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三十八章 心技一体

第三十八章 心技一体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在唐朝唱歌大多都是采用吟唱的方式,以诗歌的内容,配合音律有感情的吟诵,远不及后世用词华丽,突出感情,简单易懂。
  
      平阳公主、裴青衣都有一些音乐功底,前者是世家大族出身,或多或少都有涉猎,后者因师傅红拂女之故,也习得了一身歌舞,都能感受到罗士信这首《藏龙卧虎》的内涵。
  
      不过前者是看意义,后者是看门道。
  
      平阳公主暗忖:“好一个一腔血注解千秋史书……好一个降大任,苦心志,劳筋骨……好一个担道义,著文章,展抱负……这罗士信抱负不小,有勇有谋,还豪气不阿,与原来真是判若两人。”
  
      裴青衣也在一旁想着:“这首歌豪气干云,与剑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知能不能融入进来。”遂然道:“公主,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们的剑舞缺少一股可以震撼人心的力量,我现在知道是什么了。歌声,就是类似于罗将军这种可以融入舞蹈的歌声。”
  
      原来再过不久就是李渊的寿诞,平阳准备了一套剑舞祝寿。平阳非寻常女子,她准备的歌舞自是与众不同,以战鼓为乐,军阵为形,辅以杀伐凌厉的剑舞,是一套大型的武舞,以显李唐尚武之风。
  
      裴青衣便是平阳公主请来的剑舞教头,负责剑舞的全部事宜,听得罗士信这首高歌,立刻心有所感。
  
      平阳公主有些迟疑,在这个时代唱歌不比琴棋书画,琴棋书画是雅士,而唱歌却向来属于伶人,地位相当低下,犹豫了会儿道:“这事再看吧!”
  
      裴青衣也清楚其中关键,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罗士信浑然不觉隔壁二女的纠结,对于古代轻视唱歌这点他也知道一二,本人是全不在意。唱歌是他的爱好之一,想唱就唱,管他人怎么说。不服气,动手呗,看谁打的过谁。
  
      罗士信见郑丽琬双眼冒着小星星,自尊心大感满足,也任由丫头在一旁观看,定了定神,继续展开了对于武道的思考。
  
      为什么一首歌会引发武功的共鸣诱出武者之心?总不至于以后打架都要唱歌吧,那就太蛋疼了。
  
      诱出武者之心的应该不是歌,而是歌带来的感觉,那种目空一切的豪气,出现在精神上的东西。
  
      武功是技术技巧,武者之心是心灵的升华,两者合一即是心技一体,心不滞于一处,却将一切细微的变化都容纳于心,做到了似看非看,综观全局。
  
      想通了此节,罗士信大为激动,深深呼吸,整个心灵变得空明剔透,再无半点杂念。
  
      似看非看,综观全局。
  
      演武场中任何景物的颜色都那么鲜活,那么有层次感,放佛开了上帝视角一样,每一片树叶随风摆动的轨迹竟然都在她的眼中清清楚楚地呈现。“锵”银枪斜斜刺出,转变成一条曼妙的弧线向前刺出七尺后停止,一片飘落的叶子正稳稳当当的停在枪尖上。
  
      收枪将枪尖上的叶子取下来观看,薄薄的树叶并没有枪孔,小小的枪孔存在于树叶中间的那条筋上。
  
      那如电如光的一枪,准确无比的刺入了树叶筋。
  
      “有时间,再去找秦大哥练练!”罗士信看着树叶,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个念头,他相信下次面对秦琼,他再也不会出现那有力量无处使的感觉了。
  
      依仗全新的体会,罗士信再度挥枪舞动,招是一样的招,力量亦是一样的力量,可这一次气势截然不同。
  
      “怎么样?”罗士信感觉极佳,忍不住问了在一旁观看的郑丽琬。
  
      郑丽琬歪着脑袋想了想,道:“这枪就跟活的一样,看我的眼睛都跟不过来!”
  
      罗士信的变化就算是郑丽琬这个外行人都看出来了,用最明了的方式表达了出来:因为心技一体招式与长枪有了心灵的辅助,就如活的一样,无法预料神出鬼没。
  
      罗士信道:“小丫头眼神不错。我原来的枪法是死的,少了灵魂,现在我的枪活过来了。”
  
      “那是!”郑丽琬骄傲的仰着头,“也不看看我是谁,郑丽琬耶,怎么会错……不对,什么小丫头,我才不是小丫头。”她突然反应过来,愤怒的张牙舞爪,像只小母狮,扑上前去。
  
      “哈!吃饭吃饭!”罗士信轻松的闪开,大笑的走进了一旁的冲凉房。
  
      郑丽琬愤愤的嘟囔道:“哪里小了,人家明明都可以嫁人了。”
  
      罗士信早餐在小母狮的怒视下渡过。
  
      用过早餐,罗士信赶往右骁卫任职,先暂代右骁卫大将军处理些琐事后,便达校场训练兵卒。
  
      时近日中,校场外的护卫兵突然来报:太子求见。
  
      罗士信抹了一把汗水,让莫虎儿继续带队训练,向营外走去。
  
      温文尔雅的李建成在营外悠然而立,右骁卫的一些得到消息的官僚在一旁焦急的等着。
  
      见罗士信出来,长史胡永道:“太子殿下来了,将军的部下也不通融一下,让太子在烈日下等着,成何体统。”
  
      罗士信瞄了一眼,理都没理他,一个也不知那里冒出来的书生,混上了长史的位子,本事没有,马屁倒是在行,军营重地,太子又如何,未得允许,不让进便是不让进。
  
      他直接抱拳道:“见过太子殿下,军令如山,望太子见谅……请进!”
  
      李建成一笑,边走边道:“无妨,孤略晓兵事,晓得此理。胡长史也是好心,将军也莫介意。孤今日来也无要事,只是处理好公务,随意走走。偶然来到右骁卫官邸附近,想起了将军便来看看。当初右骁卫将军、大将军两职空闲,使得右骁卫运转不顺,孤王觉得罗将军身经百战有能力担当大任,便与父皇提议将将军调入右骁卫,特来看看情况。之前了解了一下,效果让孤自豪,孤没有看错将军。”
  
      罗士信暗叹:李建成这番话说的是漂亮之极,既赞了他,又让他知道他能进入十二卫全赖他的举荐。
  
      “太子谬赞了,末将只不过是选择了无为自治而已。”
  
      李建成笑道:“那么他们也是无为?”他手指着校场上热火朝天的兵卒,眼中闪着赞许与热切。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罗士信接管右骁卫军不足十日,兵卒总体素质提升有限,但是气氛却天差地别。
  
      一个拥有火样热情的军队,绝对不可能是一支弱旅。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