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四十三章 特别的想法

第四十三章 特别的想法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瞪了郑丽琬一眼,忍不住道:“看你这话说得,真难听。”
  
      “不就是嘛!我又没说错。”郑丽琬毫不客气的回应了过来,小嘴儿嘟了起来,一脸的不爽,想到那老女人就讨厌。
  
      罗士信拍了拍脑门,自从一个星期前给郑丽琬说了尹阿鼠被整倒的经过,郑丽琬就对平阳百般苛刻,只要一提到她,就忍不住的嘲讽几句。
  
      不就是作为旁观者,洞悉了她的手段,先一步以公主的身份将事态稳住吗,多大点的事情,好像平阳欠她百八十万似的,这女人啊,心眼就是小。
  
      郑丽琬瞄了瞄罗士信,愤然道:“不理你了,我看书去!”走的时候,嘴里还不住的嘟哝:“死老女人,臭老女人……”一想到:罗士信对平阳的评价,心底就特别的不舒服:“什么女中豪杰,什么智勇双全,什么巾帼英雌,还不就是个老女人。我郑丽琬比她聪明多了,也不见怎么赞赞我的……那讨厌的家伙不会是迷上那老女人了吧……不可能不可能,那老女人有什么好的。”
  
      郑丽琬小脑袋胡思乱想着,感觉一片混乱,剪不断,理还乱。
  
      突厥强势来袭,李唐王朝的整个机构强行运转起来,各地的府兵纷纷集聚,粮草辎重亦不断筹备。
  
      九月十一日,经过连日准备,聚集长安的十万大军宛如窝在洞穴里的蚂蚁一样,正式出战迎敌。
  
      当然李唐不仅只有十万大军,这十万是长安附近十二军的兵力,余下部队皆在前线折冲府聚集,不用特地赶来长安汇合大部队,大部队也免去了等他们的时间。
  
      开动前夕,长安城外汇集了送亲人出征的百姓。
  
      罗士信意外的在人群里瞧见了郑丽琬,她打扮的有些严实,裹着头巾,一副怕人认出来的样子,躲在人群中俏脸儿挂着几分担忧,也亏得罗士信能找得到。
  
      他象征似的招了招手,做了一个安心的手势,领着两千五百余右骁卫,开赴战场。
  
      李世民、平阳公主两人并肩而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往东北方疾行而去。
  
      至于李建成他负责的是豳州道的偏师,豳州位于长安北部,与李世民负责的蒲州道、平阳负责的河北道不再一条道上,在长安门口便于李世民、平阳分道扬镳,赶往属于自己的战场。
  
      大军一路疾行,因救兵如救火,行军速度极快。地方官员也全力配合,沿途官僚早已在约定地点备下熟食,大军一到,休息食用,继续赶路,晚上也不安营扎寨,就地而眠,不浪费多余的时间不耗费多余的体力。
  
      直至抵达黄河南岸,李世民方才决定靠岸扎营好好休整一日,免得赶到战场无力战斗。
  
      一路行军,饶是罗士信体魄过人,也略感疲累,这刚一入夜就躺在床上和衣睡觉。
  
      迷迷糊糊间,却听莫虎儿叫道:“将军,将军,平阳公主请将军过去议事!”
  
      罗士信搓弄眼睛,心道:“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吧!”穿好了衣服,大步走向中军帅营。
  
      与一般的帅营不同,平阳公主的中军帅营内外由清一色的女子护航,是一队雄赳赳气昂昂的女儿军团。可别小觑这些女儿军,这些女儿军多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绝大部分是当初跟随平阳公主混战关中的娘子军,都是有着战斗经验的老兵,实力相当的不俗。
  
      一路直接来到帅帐外,还未通报,帐内传来平阳公主的声音:“是罗将军么,赶紧进来!”
  
      罗士信大踏步走进帅帐,帅帐非常宽大,帐内可容数十人一起围坐。帅帐外面左右两边分别点着八支巨大的火炬,映的帐内温暖明亮。
  
      刚进帐篷映入眼帘的是大帐中央的一张巨大案几,案几上左右支着两支粗如儿臂的烛火。红光闪动下,李世民、平阳公主高坐案首,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张绘制详细的大唐疆域图。
  
      李世民的右侧站着名动天下的房玄龄、杜如晦两大谋士,平阳公主左侧站着一员仰着脑袋,眼孔朝天的家伙……燕郡王李艺,也就是耳熟能详的罗艺。
  
      他见罗士信进来,很不客气的哼了一声,脸上挂着不满。
  
      罗士信向前一步,先向李世民、平阳深施一礼,大声道:“罗士信见过秦王、公主殿下!”随即对着房玄龄、杜如晦作揖一礼:“房先生、杜先生!”然后无视了李艺这个郡王,来到他下手站定。
  
      一时间,帅帐中除了李艺呼呼的急喘气声再没有任何响动。
  
      罗士信向来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李世民、平阳、房玄龄、杜如晦待他都不错,唯独李艺这家伙不知道是前世欠了他什么,从来没有一副好脸色,罗士信也懒得理会他。
  
      这一幕自然在李世民、平阳、房玄龄、杜如晦几人眼中,也没有什么奇怪。人与人的相处不可能是铁板一块,终有合不来的双方,只要无碍大事,大多是睁只眼闭只眼。
  
      李世民率先道:“今夜请两位将军来并无紧急军情,只是这次突厥集结二十万精骑来犯,实乃我大唐立国以来遇到的最大危机,关乎我李唐未来,世民集思广益想听听两位将军的看法。”
  
      李艺豪气干云的道:“秦王殿下别高看了突厥,突厥骑兵虽厉,却不擅于攻城。只要我们前线部队,坚清壁野,据坚城而固守,令突厥掠无所获,迫使突厥攻城,以守代攻,定可破敌。”
  
      李世民不以为然,他不否认李艺这确实是破敌之策,可坚清壁野一句话说的简单,但损失呢?
  
      所有兵马百姓缩在城里,任由十数万的铁骑在乡镇田地肆虐,那得付出多大的代价,百姓还要不要过日子了。如果连百姓都庇护不了,让他们活不下去,李唐干脆亡国算了。
  
      也不佛李艺的面子,李世民点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办法!”
  
      李艺颇为嘚瑟的退了下去。
  
      李世民瞧着罗士信一眼道:“罗将军有什么看法?”
  
      罗士信想了想道:“末将到是有个特别的想法,觉得没必要考虑的那么复杂,就算我们愿意打,还得看看人家突厥愿不愿意。”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