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四十九章 斩首

第四十九章 斩首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陌刀队一步一步如一堵墙一座山一般的向前推进,失去了冲击力的突厥骑兵无力抵挡,被迫的步步后撤。
  
      罗士信并没有如以往一样,身先士卒。
  
      比起历史上那个永远冲在第一线的罗士信,现在这个罗士信明显要高端一些。他能够理性的看清楚自己的位子,他是个将军,以指挥部下发挥全部实力为第一要务,而不是一个人没头没脑的猛冲狠杀。
  
      尤其是如今这种情况,陌刀阵讲究配合,更需要恰到及时的指挥,才能将阵型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才能应对战场上不可预料的变故。
  
      当然罗士信那骨子里的勇悍血气并未消退,而是让他强行压着,等待时机,等待合适的出击机会。
  
      思力邪万万想不到对方的大阵如此的厉害,阵法运转如此严谨。以突厥骑兵的冲击力竟然丝毫悍不动分毫,反而让他们压着推进,以至于数千骑兵挤在一处,完全发挥不出威力。
  
      思力邪高声大呼:“前面给我顶住!哈赤、哈虎,你们两个分左右两翼,给我迂回到对方左右侧翼,撼动他们的大阵。”
  
      罗士信将突厥的异动看的一清二楚,做出了针对性的布置。
  
      “所有弓弩手分列两队,对敌左右翼连环射击。”罗士信高声厉喝,陌刀阵以陌刀手与强弩手为主要战力,其中陌刀手九百名,强弩手六百名,两个兵种就占据了一大半,这也是刻意针对突厥骑兵的编制。
  
      六百强弩手分左右两队,每队又分三小组,分别以连环叠射法,射向意图脱离大部队的左右骑兵。
  
      一队弩手放射完毕,后面填充箭支的一队立即上前射击。
  
      这一下突厥的骑兵付出的伤亡更加巨大,因为这个时候的骑兵已经没有了速度,左右翼骑兵花时间转向起步的当头,正好成为了弩箭的箭靶。
  
      此时双方相聚不足五十步,弩箭的精准性与威力更是呈几何上升。
  
      因此面对如此可怕的攻击,来不及分左右翼的突厥士兵们,惟有被弩箭驱赶着向着箭支稀疏的中央地带不断靠拢,根本无力分兵,反而被劲弩压制彼此撞来撞去,自相践踏地挤成了一团。
  
      哈虎运气好,还未来得及冲出人群,保住了一条性命,哈赤体现了突厥人一贯的武勇,第一个身先士卒,不幸的让两根弩箭射穿了身躯,落下马背让踩成了肉泥。
  
      哈赤、哈虎本是兄弟,哈赤战死,哈虎双目赤红,咆哮连连,可面对陌刀阵着完全针对性的打法,一点办法也是没有。
  
      “莫虎儿,现在由你来指挥……”万军丛中,罗士信很快如愿以偿的找到个那个特殊的存在,突厥兵因为财力资源以及兵种的问题,着甲率并不高,轻便的皮甲是大多人的选择。唯有部落中极有地位的人才会身披铠甲,是故对于弩箭,他们没有半点的抵抗之力。
  
      而那人竟然穿着跟罗士信同一款式的明光铠,明光铠是在这个时代最好最优秀的铠甲,几乎能够防护身体上的所有要害,而且丝毫不有碍穿戴者的灵活性,造价非常高,即便在唐军中也未能普及。只有如罗士信这般,立了大功的将领才有机会得到一件。
  
      突厥军中有人穿着明光铠,必然是统帅级别的人物。
  
      以战况而言,毫无疑问的是陌刀阵的大成功:在逊色对方四倍的兵力下,还能形成战术压制,压着对方来打。但终究兵力差距过大,对方若选择壮士断腕,留下一部分人牵制,后排骑兵后撤,罗士信也将拿他们没辙。
  
      从一开始,罗士信就发现这支突厥兵的统帅很理智指挥的很是到位,只是从未接触过陌刀阵,不晓得陌刀阵对突厥骑兵有如此打的压制性,有心算无心下才落得如此田地。
  
      继续这般下去,对方必将后撤,他们没有足够的骑兵,无法乘胜追击。
  
      想要继续扩大战果,唯有展开斩首行动。
  
      “所有骑兵随我来!”罗士信压制住的勇悍血气全部释放出来,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张扬霸道,目空一切,望向那群突厥兵好似在看一群土鸡瓦狗。
  
      黑胄黑甲的右骁卫精骑呼啸着迎了上来。
  
      右翼的弓弩手配合的放弃了右翼的射击,加入到左翼去。
  
      罗士信领着三百精骑闪电般靠近。
  
      思力邪一眼就发现了罗士信的存在:这也是明光铠的另一个特性,明光铠被打磨的如镜子一般,在太阳的照射下会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添加威势的同时似乎还在向所有敌人述说他是统帅,向这里进攻。
  
      思力邪二话不说,取出背上的铁胎弓起拉成满月,搭箭就射了过去。
  
      思力邪弓马娴熟,这一箭去势之猛,破开重重人海,眨眼已到罗士信近前。
  
      罗士信面不改色,长枪只是向上一挑,枪尖正中箭尖,将箭羽打飞了出去。
  
      几下呼吸的功夫,右骁卫精骑狠狠地楔入突厥骑兵之中。
  
      罗士信起手一枪贯穿了周遭一名突厥兵的胸膛,催动跨下壮硕巨大的宝马良驹,硬生生排开一条血路,率领骁卫精骑不断向突厥兵阵形腹地挺进。
  
      思力邪一箭不中,又连射三箭。
  
      罗士信好似长了三头六臂,三个不同角度的箭都轻易接下,接下之余,尚有余力舞动长枪,屠杀着周边的突厥骑兵。骁勇善战的的突厥骑兵,竟然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让他一人就撕开了队阵,冲入了中心腹地。
  
      看着罗士信渐渐逼近,思力邪突然意识到罗士信要干什么,表情一阵惊恐,大喊呼叫。
  
      罗士信暗叫:“不好!”将手中银枪当做标枪射了出去。
  
      思力邪高喊突厥语,让前部压上去,还未来得及下令后部侧退,只觉得一缕锐利的杀气扑面而来,来不及猜想到是什么原因,长枪以贯脑而过,且在他身后一名侍卫的胸膛上开了个大洞。
  
      一枪双雕。
  
      罗士信随手抓过一杆刺来的长矛,唐刀出鞘寒光一闪,一名骑士的上半截身体飞了出去,顺带将长矛夺来,以摧枯拉朽之势穿透了突厥骑兵队。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