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五十章 斩尽杀绝

第五十章 斩尽杀绝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随着思力邪的死亡,胜负结果已然揭晓。
  
      失去了指挥的突厥兵只知道为他们的酋长为他们的俟斤报仇,杂乱无章的蜂拥而上。人数虽多,却无规律,乱打一通,而李唐的骁卫军却合理的运用不同兵种的配合,利用各个兵种的优势,不断的收割着突厥骑兵的性命。
  
      “杀……!!!”
  
      突然,惊天动地的怒吼在突厥兵的身后有响起,罗士信心头忍不住一颤:要是突厥来了援兵,那可就惨了。他们本就以少打多,凭借陌刀阵的优势,将突厥骑兵牢牢的吃住,令他们发挥不出优势。如果这时在多出一千突厥骑兵迂回到后方,他们严谨的大阵会因人数上的绝对劣势而告破。
  
      眯着眼睛,远远眺望,密密麻麻人影出现在地平线的另一端。
  
      远处一杆高举的旌旗正巧在太阳中心的位置,阳光透过火红的起子,仿佛在熊熊燃烧。
  
      罗士信好不容易才看得清楚,上书五个大字“平阳公主李”。
  
      来者的先头部队是一色骑兵,红色的铠甲在火红阳光的加持下,周身呈现出一种火焰外沿般的金黄光芒。伴随着雷霆般的怒吼,他们一个个雷奔电走,快马如龙,正如潮涌一般冲向突厥骑兵的大后方。
  
      为首那人一身殷红华丽的盔甲,相隔太远,面貌虽看不清,多日相处哪能认不出她来……大唐赫赫有名的平阳公主。
  
      “哈哈!”罗士信也懒得去想平阳公主为什么会出现在突厥骑兵的后方,只是知道她来的正是时候。
  
      陌刀阵确实厉害了得,此番能够以两千五百兵卒力压万名突厥骑兵,全赖此阵独特的针对性。但说来说去,陌刀阵只是一个阵法,不是什么添加了神话的东西,能够力克突厥骑兵而己方不死人的玩意。
  
      打仗免不了死人,拼的就是敌我双方的消耗。依仗陌刀阵之力,右骁卫军以弱战强,处于上风,但应有消耗的还是必不可少,只是突厥损耗的更加严重而已。此役打到这个地步,在突厥气势崩溃之前,能做的只有互换伤害了。
  
      问题在于突厥有万余之众,右骁卫只有两千五。
  
      继续消耗下去,罗士信相信赢的终究是自己,可是右骁卫军至少也要付出一半以上的代价。尽管依照比例来算,这是极为可观的大胜,但在罗士信看来即便一百条突厥骑兵的性命也比不上一条右骁卫军的性命。
  
      所以平阳公主的出现让消耗战变为了碾压战,能够挽回数百右骁卫的损耗。
  
      “兄弟们,平阳公主抄了突厥狗的后路,我们一起压上去,把这伙杂碎给碾了!”罗士信这一仗打出了他的地位打出了他的声势,这些右骁卫的兵卒因为罗士信拿武勇而心服,因为罗士信与他们同吃同练而敬佩,但这种敬服只能算是罗士信的个人魅力。直到今时今日罗士信领着他们两千五百人力压上万突厥骑兵,创造了堪称奇迹的战绩之后,所有人由原本的敬服升华到了崇拜,近乎盲目的崇拜。
  
      他这扯嗓子一吼,右骁卫上下连半分迟疑也没有。
  
      一个个士气被激发到了顶点“碾碎突厥杂碎”的怒吼此起彼伏,震耳欲聋。
  
      所有兵卒就连强弩手,也将伏远弩挂在了背上,取出不常用的短剑争先恐后的压了上去。
  
      现在已经无需什么阵型了,只要将突厥冲散冲乱,依仗前后夹击士气如虹的优势,一举将突厥歼灭击溃。
  
      本来就陷入败局的突厥,背后突然遭到了致命一击,如同压沉战舰的最后一根稻草。
  
      根本无需什么阵法兵法,在生龙活虎的两路唐兵猛冲狠杀的夹击之下,仅仅一击,疲惫不堪士气低下的突厥兵就已经溃不成军,开始了自相践踏,盲目逃散。
  
      短短不过几刻的工夫,遍地堆积得都是突厥人的死尸。战场上冲来杀去的,尽是红着眼睛只顾挥刀砍杀的唐军。
  
      “所有会骑马的,都给我上马追!”罗士信高呼一声,与平阳公主汇合。
  
      平阳公主手中握着一把长达一米的钢刀,刀锋上亦沾满了血迹,配合那英武美艳的容颜,好似盛开在血海中的玫瑰花。
  
      “公主殿下,让这些杂碎后悔吧,后悔深入我大唐腹地!”罗士信并没有时间欣赏平阳公主的玫瑰艳丽,一个照面眨眼的时间,留下了一句话,擦身而过。美丽的东西,随时都能欣赏,但追击贼寇的机会却只有一个。
  
      平阳公主深通兵法,只是一瞬间已然明白了罗士信的意思:兵法中有句穷寇莫追,是指在追击的过程中己方兵卒会因阵容松散,求功心切而露出极大的破绽,容易让敌人反戈一击。
  
      可现在完全不存在这般情况,这队突厥兵大胆的深入李唐腹地两百五十余里,压根不可能存在敌人援兵。
  
      此时不斩尽杀绝,更待何时?
  
      如罗士信一样,平阳公主也下令所有会骑马的人上马追击……
  
      原本罗士信与平阳公主合并亦不过八百匹马,现在四周无主战马数不胜数,一下子筹齐了三千骑兵,浩浩荡荡的对溃败的突厥兵展开了追击。
  
      这一追整整两天一夜,追击了一百五十多里,三千骑兵任是掉队了两千八百余人。
  
      逃窜的突厥兵除了那些单个逃跑的散兵游勇外,聚在一起的突厥兵全部歼灭。
  
      罗士信一个屁股坐在地上,骨头都要散架了,尤其是胯下大腿内处都磨破了皮,任是他体魄惊人也有点承受不住,眼神瞧着不远处的平阳公主也有丝丝的敬意。
  
      这一路下来平阳公主竟然没调队,实在出乎罗士信的意料。因为追的太凶太狠,又因女子体力与男子的诧异,平阳公主带来的娘子军掉队的尤为严重,到了最后关头只有平阳公主一人跟上了部队。
  
      一路上平阳公主展现了吧神乎其技的弓术,让罗士信这个大老爷们也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公主,你怎么会出现在突厥后方的?”罗士信问出了来不及问的问题。
  
      平阳公主展颜一笑:“就如将军当初相信我一样,我也选择了相信,仅此而已。”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