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五十一章 小恶劣的性格

第五十一章 小恶劣的性格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选择了相信!”
  
      平阳公主的话给了罗士信小小的震撼,被人信任的感觉真心不错。
  
      罗士信打趣道:“公主就不怕我坑了你,扛不住突厥的攻势,撤回原先说好的埋伏地点,结果没有伏兵,导致全军覆没?”
  
      平阳公主自信一笑道:“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罗将军久经沙场,本就非易于之辈。突厥若能将你击败,对方的首领一定有些水准。我已经让部下各领百人埋伏于左右山道。待合适时机,摇旗呐喊,虚张声势。我相信对方不会为了将军败退下来的残兵而冒着中伏的危险强行入谷。”
  
      罗士信以前只是听说平阳公主的事迹本事,只知道她很厉害,今日亲自体会其智其勇,由衷的竖起了大拇指道:“了不起,当真了不起。公主殿下这一招两全其美,罗士信佩服。”
  
      平阳公主摇头道:“我这点不过是小聪明,将军以两千五百人在原野上力克过万突厥兵马,才是真正的了不得。说实话,我现在犹如做梦一样,实难想象以两千五百兵马只有不足三百的骑兵能够正面击破万余突厥精骑。”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如战国李牧以兵车破匈奴一样,主要是做了针对性的布置。突厥骑兵擅射,我以强弩克之。突厥骑兵冲击力强,我以陌刀阻挡。让他箭不能射,突击又取不到效果,自然如同失去爪牙的老虎。”罗士信说的时候有点嘚瑟,虽然说这陌刀阵在历史上是李靖弄出来的玩意,但他也只是知道个大概,细节方面的种种了解的也不详细,有许多东西都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能够取得如此成效,也是对他付出的一种认可。
  
      平阳公主兴趣盎然的让罗士信说说破敌的经过。
  
      罗士信弄出陌刀阵的本意就是让大唐对上强大的突厥在平原上有一战之力,也没有私藏,将陌刀阵的一些奥妙变化细说。
  
      平阳公主听得是叹为观止,感慨道:“这陌刀阵若是推广开来,我大唐再也不惧突厥野战。”说道这里,她突然起身作揖到底隆重的道:“罗将军创出的这陌刀阵对我大唐的贡献实在难以以言语表达,平阳代表我李唐向将军致敬。”
  
      “我也不过是从书上得到的启发,经过改良而已。”罗士信赶忙站起,摇着手让平阳不必多礼,心底也有些不好意思:陌刀阵应该是李靖的东西,不过现在的李靖一直在南方跟着李孝恭安抚南边,还没有与突厥交过手,陌刀阵十之八九也没研究出来,也不好说从他那里学的。他这也不算说谎,陌刀他确实是从书上学来的,不过是后世的书。
  
      平阳公主见罗士信不但智勇双全,还谦逊有礼,好感大生,休息之余,也与之详聊起来。
  
      罗士信比历史上的那个武痴健谈的多,阅历也多得多,天南地北一套聊,彼此关系也亲近了许多。
  
      罗士信还趁机讨教了弓箭的技巧:说来也怪,一般来说弓马娴熟,常常出现在历史上各个将军身上,常用来形容他人的武艺。罗士信有万夫莫敌之勇,骑术也极其出众,偏偏箭法稀松平常,令人忧伤。
  
      平阳公主追击突厥兵的时候,或是左右开弓,或是连珠齐发,一箭一个百步穿杨,看的罗士信是眼馋羡慕的要死。
  
      这关系一拉近,罗士信忍不住厚颜求教。
  
      平阳公主哑然失笑,心中又颇为得意:能让名动天下的猛将开口请教,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平阳公主也不私藏,详细的讲着一些射箭的技巧。
  
      李家世代将门,对于射箭极有研究,李家几代人都以善射出名:平阳公主的太爷爷李虎以骑射称雄,爷爷李昞百步穿钱孔百发百中,父亲李渊“雀屏中选”百步外直接射中孔雀屏风的两个眼睛。平阳公主的两个弟弟李世民、李元吉也是出了名的神射手,尤其是李世民史书记载他用的箭羽都与众不同,叫做秦王大箭,据说是相当的生猛,让善射的突厥人都“以为神”。
  
      他们祖传下来的训练方法射箭方式,极其合理有效。
  
      罗士信牢记在心,决定日后要在这方面下下苦功夫。
  
      休息了一段时间,罗士信、平阳公主策马回赶,一路上召集掉队脱队的兵马。
  
      经过最后的统计,此役万余突厥兵唯有独自逃亡的百十骑幸免于难,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伤亡惨重之极。
  
      而右骁卫军只折损了五百余兵马,至于平阳公主带来的奇袭军更是只伤亡了百人,胜得不可谓不轻松漂亮。
  
      他们在原地休息了一夜,将缴获来的战利品整理齐备,重新往河北战区行去。
  
      因为巧遇突厥兵耽搁了三天的功夫,他们加快了行军的速度。
  
      过了井陉关,直往定州赶去。
  
      行至恒州真定,罗士信接收到了定州前线传来的消息。当然罗艺传来的战报并不是给他的,只不过他恰好在一旁,凑巧听到而已。
  
      罗艺这个少根筋的二缺得意洋洋的在战报中秀着他的战绩:他从幽州调了万骑旧部,已经三次将突厥驱赶出了定州疆界,获取了三百多首级,战报中充满了自得与对突厥的不屑,表示突厥一见他旌旗所在就望风披靡。
  
      罗士信笑抽了,这老货耍无赖,听了自己的分析,厚颜无耻的的先一步赶到前线抢功,结果遇到一票兵来我逃,兵退我抢的突厥骑兵,那么久了才获取可怜的三百多首级。
  
      反观他们,老家伙走了不久,突厥万骑送上门来,让他们斩杀近万。
  
      “殿下,你看这罗大人忙来忙去,也怪不容易的,要不我们大方点,送他千八百个首级玩玩?让他的战绩稍微好看那么一点点,免得差距太大,弄得老家伙心里不平衡?”罗士信本来就愉悦的心情,现在更加高兴了。
  
      平阳公主忍不住白了一眼,几日相处下来,她发现罗士信那琢磨不透的性格中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恶劣,尤其是对那些看不顺眼或是得罪他的人,会毫不吝啬的抹黑挤悦。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