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五十五章 智商碾压

第五十五章 智商碾压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薛万均坐在易水河畔的石头上看着手中莫名其妙的一份信笺,信笺上歪歪斜斜的写着几个字:“是华夏子民还是李艺麾下的将领?”
  
      薛万均第一眼看到这几个字,第一个感觉第一个印象就是好丑,那字歪歪斜斜的笔画长短横竖不一。第二个感觉第二个印象就是罗士信脑子秀逗了。
  
      是华夏子民跟是李艺麾下的将领有区别嘛?
  
      难道当了华夏子民就不能做李艺麾下的将领,又或者李艺麾下的将领就不能当华夏子民?
  
      “这句话有什么深意?”
  
      薛万均与罗士信从未有过往来,也坚信他不是一个无聊的人,不会莫名其妙的写份信笺来逗他玩。
  
      “到底什么用意?”
  
      薛万均纵然智计过人,一时半伙也看不透其中关键。
  
      “将军,有突厥动向!”马蹄声急促响起,一骑从远处奔驰而来。
  
      薛万均暂时放下手中信笺,向前望去,表情严肃慎重:目光所及之处,斥候大汗淋漓,肩上还插着一根箭羽,黑亮的箭头从肩膀的另一侧穿出来,溢出的鲜血浸透了整条臂膀。
  
      “对方有多少人,向哪里去的?”薛万均大步迎了上去,亲自将受伤的斥候扶下马来。
  
      斥候无视肩上的箭伤高声道:“浩浩荡荡的至少一万以上,他们一路飞驰急行,是往易州方向去的,好像已经有了目标。就算遇上我们斥候也只是以放箭将我们赶跑,并没有过于深入的追杀。”
  
      “这没有道理!”薛万均让斥候下去治伤,眉头皱在了一处,突厥纵兵抢掠,往往是分兵多路。搜刮的范围大,收获自然多,万兵聚在一起很难抢到好东西。更何况还无视斥候,这摆明着不将他们这一千兵马看在眼里嘛。
  
      难不成他们根本没有分兵的意思?
  
      易州?
  
      薛万均突然想到了罗士信就在易州,易州境内的州县将粮食聚集至易州,由易州运达定州前线……
  
      算算时间,罗士信已经在押运粮草的路上了。
  
      薛万均看了看手中的信笺,想了想当前的局势,心头一阵恍然。
  
      “罗将军这是邀请我一同迎击突厥兵啊!”
  
      薛万均心头一阵犹豫,再次看了看手中的信笺,突然发现那难看的一笔一划,其中的含义竟然重若千斤。
  
      **********
  
      信,确实是罗士信寄的。
  
      不为别的,只为能多杀几个突厥兵。
  
      突厥在中原最为疲软的时候崛起,为了阻碍中原一统,为了自身的利益,给中原造成了难以磨灭的伤害。
  
      两个国家的血海深仇,不是什么狗屁仁义就能盖过的,就如一首歌唱的“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猎枪”。
  
      突厥有胆子深入中国境内抢掠,那就要用尽一切办法将他们彻底的消灭干净,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他追杀突厥追的那么狠的原因。
  
      北方的秋天渐渐转凉,强风侵袭大地,吹的旌旗猎猎作响。
  
      罗士信悠哉悠哉的押着粮草前进着,他已经得到了突厥出兵的消息,也没有必要赶路保留着充足的体力备战,至于薛万均会不会来,他完全不在意。能做的都做了,薛万均不来他也没办法,又不是打不过,只是骑兵不足,不能够更大的杀伤来敌而已。
  
      “将军,突厥来了!”
  
      根本无需斥候,远处那如雷鸣一般的马蹄声,那遮云蔽日的尘土已经预示着大波骑兵的袭来。
  
      罗士信望着那汹汹来势,忍不住低呼了声:“好快!”
  
      突厥奔袭的速度确实快!
  
      依照路程计算,罗士信满以为突厥会在午饭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现在竟然足足早了半个时辰一个小时。
  
      如此速度,也只有马背上的民族才能拥有吧!
  
      罗士信想着,果断的下令布陌刀大阵。
  
      英勇无畏的千名陌刀手站在最前沿,追魂夺命的一千两百名强弩手藏着他们强弩,畏畏缩缩的躲在陌刀手的身后,三百长枪手护着左右翼,两百刀盾兵与三百精骑在最后方支援。
  
      因为得到了特别的资助,罗士信多了足足五百张伏远弩,索性一股脑的分配给弓箭手,让他们混着用,需要平射的时候用强弩,需要抛射的时候用弓箭,奢侈的换着。
  
      马蹄声越来越近,地表也渐渐抖动了起来。
  
      “又要重复那一幕了?”罗士信不由自主的在心头想着。
  
      事实表明,他想错了。浩浩荡荡的骑兵出现在了地平线上,没有任何的休整没有任何的停步,声势浩大的突厥兵竟然意图以一波流直接冲垮陌刀大阵。
  
      “这?”
  
      罗士信有些傻眼了,剧本貌似跟想象中不太一样。
  
      这只突厥部落的统帅貌似比死在他枪下的那人自负的多。
  
      “碾过去,碾过去!让愚蠢的中原蠢货见识见识什么是狼神的子孙,什么是真正的战士!”德温傅舞动着弯刀,呼喝着族人突击冲锋。
  
      四百步……
  
      三百步……
  
      两百五十步……
  
      “卧倒!”
  
      这一次罗士信根据不同的情况提前了五十步发动陌刀阵,当陌刀兵卧倒的时候,猛冲而来的突厥兵早已冲入了两百步的间距内。
  
      “射!”
  
      伏远弩弓弦的震响声,密集的声音仿佛奏起一篇死亡的乐章。
  
      面对漫天而来的弩箭,仅以皮甲护身的突厥骑兵完全没有半点的抵抗能力,成片给弩箭洞穿栽下马来然后让后边挤上来的人马踏成肉泥。
  
      成百上千的突厥骑兵倒了下去,倒在了凶狠犀利的伏远弩下。
  
      “撤,快撤!”德温傅脸色苍白,再也没有了那股不可一世,心疼的滴血,那一位位被强弩射死的族人都是他称雄草原的筹码,这样损耗下去自己的部落如何承受的住?
  
      德温傅统领的部落介于大部落与小部落之间,大部落不敢小觑,小部落不敢欺负,在草原上颇有名望。所以他不敢消耗,怕自己损耗过量沦落为人人可欺的小部落,一见对方拥有如此强大的弩阵,脑袋一片空白,只有一个逃字。
  
      在弩阵面前撤退?
  
      罗士信看穿了德温傅的意图,意识到自己这是遇到一个二逼对手了。
  
      乐平那一战,敌将指挥水平极佳,面对针对性的陌刀阵依旧能够打的像模像样,如今这个对手……
  
      只有四个字……
  
      智商碾压!!!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