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五十九章 布袍男子

第五十九章 布袍男子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对于平阳公主的相邀,罗士信是满心期待,一来是美人相邀,二嘛也因兴趣爱好,想着自己没有把趁手的强弓,索性去市场转转,物色一下。现在他用的弓是从突厥缴获来的铁胎弓,就是思力邪的那张强弓,最后成为战利品落在了罗士信的手中。一般的铁胎弓并不是字面上以钢铁为材质的弓,而是指一种铁制模具,将竹片切为竹篾,用其他木材辅助,刷上鱼胶,用该种模具加紧,形成弓体形状。
  
      但思力邪的铁胎弓却不一样,同样是以竹篾为基,但竹篾与竹篾之间却用了特殊的工艺,夹杂了柔韧的铁皮,大幅度的加强了韧性与张力,论质地还是很不错的,堪称一流的良弓。
  
      罗士信羡慕平阳那出神入化的弓术,用着它根据平阳公主教他的射箭方法当早课一样,每日练习。也许是因为历史上罗士信的身体素质过于(变)态,后世附身来的罗士信接受能力又强,两两合一,配合平阳祖传下来有效合理的练习方式,不说进步神速,却明显的感觉到了成长。唯一觉得不满意的还是弓,怎么用都有些别扭,怎么拉都感觉弓弦的劲力不够,没用多少力气弓弦就被拉得绷紧,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用的不够顺手。
  
      那张铁胎弓确实不差,但他需要的是一张更好劲力更大的强弓。
  
      定州依靠恒山太行山脉,又在于古时燕赵中心地,向来不缺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狩猎是当地的风气,是故当地的造弓技艺亦是一绝。
  
      罗士信在市场上游荡,果然发现各个铁匠铺兵器铺售卖的兵器皆以强弓猎弓为主,金线弓、麻背弓、黑漆弓、黄桦弓可谓应有尽有,但无一例外,没有适合他所用的,质地张力甚至还不如家里的铁胎弓。
  
      想来也是铁胎弓毕竟是战弓,在射距威力上有特别的加持,而市场上的弓箭大多是猎弓,狩猎用的弓箭,如何比得上战弓?
  
      逛了大半天,罗士信确认了这点后不得不带着遗憾扫兴而归。
  
      走在回军营的路上,罗士信突然闻到了浓郁的酒香,味道还异常熟悉。
  
      “这是是千日醉?”罗士信在程咬金的培养下,已经有了闻香识酒的功底。突然想到定州可不就是古时候的中山国,不正是千日醉的发源盛产地。他大半天没吃东西了,早已饥肠辘辘,出来月余,也不过喝了顿喜宴,酒虫勾起,循着香气寻去,转了一个弯,只见偏僻的拐角处一落座着一间毫不起眼的小酒馆。
  
      阵阵酒香肉气就是从小酒馆中喷出来,罗士信也不管店大店小,钻了进去。
  
      酒馆太小,跑堂的伙计也没有,老板亲自上前招呼。
  
      罗士信笑着要了壶酒,随便点了几个小菜,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酒馆地理位置极差,生意却不错,十余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喝酒闲聊。他在易州几乎人尽皆知,但定州却没有几个认识他的真容,也没有引起轰动,店里的客人大多都因为多了一人而瞄上一两眼也就过了。
  
      酒菜上的很快,罗士信找着靠窗的位子自斟自饮。
  
      这里的千日醉与平常喝的不大一样,味道多了份辛辣,有点点的苦涩,但这种苦涩并不影响口感,不免问道:“店家,你这千日醉与我在长安喝的不大一样。”
  
      店家客气的回道:“客官一看就是好酒之人,你们喝的千日醉经过那些大酒馆特别加工,去掉了原本特有的味道。本店的千日醉十足的原汁原味,自家酿制,味道确实不同。”
  
      罗士信点头道:“难怪别有味道。”他望着稀疏的街道,突然目光一凝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年岁在二十五六之间,方面大耳,鼻正梁高,轮廓有种充满男儿气概的强悍味道,因长期曝晒的黝黑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他一身灰色旧布袍,已微有破烂,可掩不住那一身的英武气概。
  
      布袍男子脚步轻快,移动迅捷,但行动起来却毫不见赶路姿态,好似平常行走。
  
      “他是谁,到底在哪见过?”
  
      布袍男子六识敏锐,竟发现了罗士信这道视线的存在,目光随之落在了他的身上,那对瞳孔忍不住的一缩,本能的偏离了视线,故作不认识的继续走着。
  
      他装的极像,但那细微的举措,依然没有瞒过六识更加出色的罗士信。
  
      “喂,那边赶路的兄弟!过来喝一杯!”
  
      罗士信热情的发出了邀请。
  
      布袍男子停下了脚步,左右瞧了瞧,指着自己道:“兄台可是叫我?”
  
      罗士信欣然点头道:“就是你,我认得你,过来喝一杯?”其实他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但在意识海里隐约的觉得这个布袍男子给了他不小的映象。
  
      布袍男子笑道:“兄台定是认错人了,你我素未谋面,怎会认得。我有要事,不敢讨扰,谢兄台好意。”
  
      “这么不给面子,那我们可要比比脚程了。”罗士信起身欲追。
  
      布袍男子面上游移不定,想了想点头道:“我喝就是了。”
  
      他不再迟疑,走进了酒馆在罗士信面前坐了下来。
  
      “罗将军,你我并无深仇大恨,当日对立实数立场不同,何必赶尽杀绝?”布袍男子根本无心喝酒,一坐下来便低声说道。
  
      罗士信怔了怔,恍然大悟,点头道:“我记起来了,你就是刘黑闼麾下的将军,当初是你在洺水城下救出了让石灰迷眼的汉东军。”因为只有远远的一面之缘,所以他想不起来,但是布袍男子当初给他的映象又很深刻,在脑海里又有他的存在。
  
      布袍男子这才发觉上当,苦笑道:“实在想不到多日不见,将军不但威名更胜,心思也变得如此细腻。我算是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罗士信白眼道:“我就是看着你眼熟,想请你喝杯酒。你不愿意来,就逼着你来,想哪去了,杀你剐你有什么意思?刘黑闼已经死了,朝廷也表示对于汉东军的旧部既往不咎,你怕什么。”
  
      布袍男子苦笑:“不是谁都有将军这样的胸襟的,我让罗艺受了奇耻大辱,他又怎会放过我?”
  
      罗士信大感兴趣,让罗艺受辱,那不是同一阵营的战友,忙问道:“还不知道你是谁呢,说说怎么让罗艺那老家伙受辱了?”
  
      布袍男子道:“我叫苏定方!”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