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十章 打脸与踩脸

第六十章 打脸与踩脸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布袍男子这一说出他的大名,罗士信整个人都有种傻眼的感觉。
  
      苏定方,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如晴空里的一道疾雷劈在他的脑袋上,给他带来了无比的震撼。
  
      苏定方一个在演义里极度丑化的大反派,一个在历史上威名赫赫外战将军。征东(突)厥苏定方是第一个攻破颉利可汗的牙帐,随之灭西突厥,平定思结阙、疏勒、朱俱波、葱岭四国威震天下,其后又讨平百济,大破高句丽,南镇吐蕃,纵横万里,所向披靡,都是他统帅三军的杰作。
  
      在唐朝璀璨的将星中,苏定方取得的成就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的对外战绩有他那般出色。
  
      眼前这人竟然是赫赫有名的苏定方,那是堪比卫青霍去病甚至更加出众的外战英雄。
  
      想起苏定方的事迹,罗士信也只能以崇拜两字形容。
  
      苏定方瞄了瞄窗外,没有心情顾及罗士信异样的目光,继续道:“当初我还在汉东王麾下效力的时候,为先锋官与罗艺大战保藁城下,将他打的大败,还擒住了将薛万均、薛万彻两兄弟。汉东王劝降不成,把两人剃成了光头赶了回去。罗艺小鸡肚肠,落在他手上,哪里还有活路。”尽管罗艺改名为李艺,但在苏定方这些人看来还是罗艺叫的顺口。
  
      其实罗士信也是一样,只是在大场合克制注意了。
  
      罗士信认可的点了点头,对于罗艺的脾性他算得上的了如指掌,心胸狭隘是人所共知的性格,视保藁城的惨败为奇耻大辱,只要对他稍微了解也能看出一二,任何人只要在他面前提上“保藁”二字,都能构成他翻脸的原因。苏定方落在罗艺手上,绝对讨不了好。以苏定方汉东军旧部的身份,配上罗艺的地位,要他死太容易借口太多了。
  
      “这么说你是在躲罗艺?你倒好,跑到城里来了,这不是羊入虎口嘛!”
  
      想起近来一系列的遭遇,苏定方摇头苦笑:“运气差,喝凉水都塞牙。”当初洺水之战,他因为水性绝佳,并非如常人一样溺亡,而是从容的渡过了洺水,跑到了刘什善所在的翼州城,随刘什善一同逃往突厥。与刘什善不同,苏定方跑到突厥来只为保命,从未想过助纣为虐帮助突厥对付中原。在突厥过了月余,得知突厥即将南侵,佯装生病,等大军出征后,独自逃了出来,预备绕远路回老家避避风头。只待风平浪静,李唐确确实实不在追究汉东军旧部以后,再行出山,一展抱负。
  
      谁料在途径易州的时候,巧遇薛万均。薛万均虽然是个人物,但他因为干不过苏定方让他擒住以致给剃了光头,这口气也不是说咽下就咽下的,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擒拿的命令。好在苏定方从突厥出来的时候顺手牵羊的弄了匹好马,给他逃过一劫。
  
      苏定方行踪暴露,也不敢潜回老家了,正好在定州有一伙值得信任的亲友,便打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在罗艺的眼皮子底下避避风头。在进城的时候无巧不巧的与罗艺擦肩而过,让罗艺认了出来。不得已绕了一大圈,结果又悲剧的在偏僻的小巷里遇上了罗士信,踩了一天的狗屎。
  
      遇到罗士信几乎是将苏定方逼到了绝境,再往前走就是他朋友的去处,此时往前逃等于陷朋友于不义,往后走又恨可能会遇上罗艺的追兵。瞻前顾后,还是决定进酒馆与罗士信喝一杯。毕竟两人没有深仇大恨,罗士信也没有罗艺那么小鸡肚肠。
  
      苏定方隐去朋友一段,将情况细说,罗士信也报以了同情的目光,这家伙运气真背。
  
      “应该就在这附近,给我挨家挨户的搜!”李艺那雄浑讨厌的声音传来,上百急促的脚步声涌向了这条街道。
  
      苏定方面色一变,罗艺竟然亲自来追,可见他心头攒着多大的火气,此次凶多吉少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决然,起身欲做最后一搏。他怕死,却不惧死。怕是因为还年轻,一身本事一身才华抱负还未实现,不惧则是如他这般人物,必然存有那股大无畏的精神。
  
      “坐下,喝酒!”罗士信招呼店家要了一个杯子,给苏定方满上,风轻云淡的道:“你是我请的客人,我罗士信不是什么大人物,却也不喜欢让人当众打脸。”
  
      苏定方意外的看了罗士信一眼,不明白罗士信为何要保他。
  
      他却不知道就凭“苏定方”三个字,足以值得罗士信出手,更别说要弄他的人是不对盘的罗艺。
  
      罗士信目光中出现了气急败坏的罗艺,他一步一步横冲直撞,大有一往无前的气势。
  
      “李将军!”罗士信叫了一声。
  
      李艺顿住脚步,目光落在罗士信身上,闪过不自然的温怒。但随即让苏定方那道背影给吸引住了,双目死死的定住了那道背影,那是做梦也的忘不了身影:那场战役败的那么惨,完全是因为他咬的太紧,打的太狠,不给他们还击反击的机会,以致一败再败。最后关头若不是薛万均、薛万彻为了护他安全,冒着必死的决心殿后,那一战指不定他都会成为阶下之囚。
  
      “走!”
  
      李艺一步一步领着十余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酒馆,“将他给我拿下!”他竟然理也不理罗士信,直接下令动手拿人。
  
      “谁敢!!!”罗士信低喝一声,感觉自己被打脸了,竟然无视他的存在。
  
      李艺带来的兵卒都是追随他多年的心腹,只听一人号令,全然无视罗士信的低喝。
  
      罗士信再次觉得让人打了脸,左脸一下右脸一下,火辣辣的疼啊。
  
      两名奉命的兵卒已经到了近前。
  
      罗士信一跃跳上了餐桌,出脚如电,隔着苏定方一人一脚重重的踩在了他们的脸上。
  
      敢打我脸,老子就踩你们的脸。
  
      罗士信才不理会什么打狗看主人的话,出脚又重又狠,直接将两人踩得在空中翻了一圈,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酒桌上,四分五裂,酒肉横飞。
  
      从怀中摸出一袋大钱丢到了柜台上道:“店家,别心疼,所有的损失,算在账上。”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