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十一章 走近路

第六十一章 走近路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身形高挑偏瘦,并不壮硕从外表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万夫莫敌的猛将,反而有几分文弱书生的感觉。但每当他与人动手,举手投足之间将他人击垮击飞,身上有股视所有敌人如土鸡瓦狗一般令人心悸的狂烈霸气,张狂不可一世。
  
      此刻他往酒桌上这一站,低头凝望的李艺,那目光就如看一只蚂蚁,渺小不堪一击。
  
      李艺让那种目光瞧得混身不自在,心中冷笑不止,终于开口说话,“好你个罗士信,竟于突厥奸细为伍,难不成已经与突厥暗通款曲?来人,给我将这两人拿下押到平阳公主面前交由公主处置。”他终于露出了自己的闪亮的獠牙,先前无视罗士信目的就是如此:他要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罗士信与苏定方一锅端起。
  
      作为对手,李艺也深入的调查了解过罗士信,尽管他不知罗士信与苏定方是什么关系,却百分百的能肯定罗士信一定会为苏定方出头,尤其是不再说明缘由,无视他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比起罗士信,自刘黑闼让李渊下令处死之后,李艺最痛恨的人还要属于苏定方。毕竟那刻苦铭心的惨败归功于苏定方的个人秀,那恰到好处的指挥,千军劈易的武勇,以先锋军一部之力,左右战局走势,将他打的落花流水。就算与罗士信的仇恨再深也比不及亲自将耻辱刻在他身上的苏定方。
  
      李艺做梦都在想着将苏定方剥皮抽筋,是以苏定方的动向,他是下了大功夫调查的,明确的知道他跟随刘什善逃到了突厥,并且如同刘什善一样受到了颉利可汗的礼遇,礼遇的程度甚至比及刘什善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很有可能成为突厥的大将。
  
      满以为报仇日子遥遥无期,却不想今日在城中偶遇,李艺那是欣喜若狂,以城中混入突厥奸细为由,下令封锁定州所有城门要道,并且让擅于追踪的部下一路追查苏定方下落。他知道苏定方骁勇更胜他麾下的头号猛将薛万彻,为保万全特地调来了自己麾下的猛将亲兵,还以河北道行军副总管的身份命令定州所有守城巡逻兵士配合。
  
      李艺也不曾想到在这偏僻之所,不但追上了苏定方,还发现他正与罗士信坐在一起喝酒。
  
      想着自己带来的力量,李艺登时决定新仇旧恨一起算,临时改变主意要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杀苏定方报仇之余,还要给罗士信一个严厉的教训,将他当做奸细抓起来羞辱。他与苏定方坐在一起,也不算是冤枉。就算是追究起来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他在朝堂上有李建成的庇佑,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哪怕因此吃点亏也没有什么。
  
      罗士信见李艺一开口就诬蔑他与突厥勾结,以他现在的机警哪里还不明白小人的算计,大笑一声:“老子这次出征杀的突厥狗,比你满定州乱串见到的还要多,要诬蔑老子勾结突厥,你是什么东西!”他存心恶心李艺,将此次征伐的战果说出来。
  
      他大笑时已飞起两脚,将两名近前的兵卒踹飞了出去。
  
      李艺气得一张老脸成了猪肝色,正想反驳,脸色一变,脊背生出一股寒意,话也不敢回一句,调头就跑:因为在他的视线中,罗士信已经如一头冲入羊群的狼,冲进了羊群,目标锁定的就是他。
  
      勇悍的亲卫大步上前阻挡,他的掌刚挥出,罗士信的一掌就先扇在他的脸上。这名亲卫在罗士信这一掌之下,轻若无物,头朝下的重重的载了下去,脸门和地面来了个亲密的接触,当场即昏死了过去。
  
      苏定方脑子有点秀逗,罗士信这说打就打的作风让他智商有点脱节。见事情已经闹起,也不再犹豫对于铺上来的李唐兵卒也本能的挥动起了铁拳。破空的拳头挥出,立即有两个唐兵满脸开花的倒跌而出。
  
      “下重手,擒贼擒王,后果算我的!”罗士信相信小人有小人的依仗,李艺敢在这里公然于他动手,一定有后手,速战速决是唯一的取胜之道。
  
      苏定方论智完全不逊于罗士信,同样看破了这点,应了一声,拳头如同子弹一样对着涌上来的唐兵砸去,又快又狠,每一拳都带着破空与唐兵的惨叫声。
  
      “好家伙!”罗士信大赞了一句,也不甘示弱,拳脚并用手脚快若闪电,连环不断的攻向四面八方,在骨折声和惨叫声组织成的交响乐中,不断有人倒飞而出,倒下去后都没有人能站起来。就如他的风格一样,不论拳脚都大开大合,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不论是拳打还是脚踢,但凡中他一下,绝无再战的可能。
  
      四周缩在角落的无辜百姓都看呆了。
  
      苏定方自问武艺高强,这时也忍不住暗自惊叹:这是真正的一击必杀,在罗士信杀伤力惊人的拳脚下,涌上来的唐兵只挨一下就丧失了战斗力。而且他的拳脚的准确度,应变力惊人之极,几乎招招不落空,只有他打人的份没有人能够打的到他。
  
      一口气连续击倒三十六人,罗士信却皱起了眉头,形势不对。
  
      苏定方一计穿心腿将一个踢到,叫道:“这样打下去不行,我们要出去!”
  
      罗士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酒馆太小,不利于施展,就算一拳一个,打倒一百余人也要废一定的气力。李艺已然逃出了酒馆,他们还在酒馆里让兵卒缠住,等于是在给李艺时间布置准备,耗下去终有力竭的时候。
  
      消耗战,他们可消耗不起!
  
      罗士信叫道:“我们出去!”
  
      苏定方心领神会,退到窗口一个鱼跃,从狭小的窗口钻了出去。
  
      罗士信瞄了一眼,心下不以为然,有近路不走,跳什么窗?
  
      二话不说,猛的一脚踹在了一旁的木墙,木墙固然坚固,却承受不住如此一脚,破了一个半人高半米宽的大洞,他随手抓住一个兵卒,将他当做石头往大洞上岩砸去,原本就受到巨力而不牢固的墙面登时破了一人高的空洞。
  
      罗士信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如此狂霸酷炫拽的出场,登时吓得四周跑去围攻苏定方的兵卒退避三舍,不敢靠前。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