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十二章 毁墙擒敌

第六十二章 毁墙擒敌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出了长街,罗士信方才发觉情况不妙,长街首尾两头已经遍布兵卒,一个个拥挤一处,将街道围得严严实实,足足有五六百人。李艺那个家伙的家伙躲在人群最后面,正带着胜利的笑容望着他们。
  
      若是六百敌人,罗士信浑然不惧,一套乱杀,未必杀不出一条血路。
  
      但是街道拥堵在街道两旁的都是唐军,而且还是定州的兵卒,并未李艺的亲卫,他的亲卫都远远的躲在后头,保护着李艺。这一个个听从命令无辜的兵,不应该死在这里的。他们没有动刀子,罗士信也下不了那个狠手,从他们尸体上踩过去。
  
      怎么样才能擒住李艺?
  
      罗士信电光火石间,心思百转,在这一刻他恨不得长出两队翅膀或者如小说中的牛人,甩个大轻功,直接出现在李艺的面前。
  
      怎么办?
  
      罗士信瞄了一眼周边,发现左右都是相连的民宅,此刻所有民宅都将房门紧紧闭着,显是怕殃及池鱼躲了起来。估算了一下距离与李艺所在位置的距离,罗士信突然有了个主意。
  
      “人太多了,我们进屋去!老子就不信了,这群杂碎能耐我们如何?”罗士信给了苏定方一个眼神。
  
      苏定方也让罗士信的“走近路”给震惊到了,可没过多久,霸气出场的罗士信又灰溜溜的钻了回去,这是什么情况,打消耗战秀逗了嘛?
  
      时间根本不许他多做考虑,李艺的命令对他可是杀无赦,少了罗士信的策应,在这狭小的空间独自留下来也只有死路一条,也没多做犹豫,重新回到了屋子里。
  
      这一回,他走的是近路。
  
      “守住门口,别让一个人进来!”
  
      苏定方这一进入酒馆,立刻得到了罗士信的命令,本能的往门口一蹲,便如门神一般。
  
      因为两人出了酒馆,酒馆里原来的兵卒也先后也涌了出去,只留下一地伤病以及个别投机取巧的躲在里面不敢出去。
  
      罗士信一手一个将余下的几人丢小鸡似的甩了出去,砸倒了一片人,趁机将酒馆的大门给关了起来,用门栓栓死。
  
      “砰砰砰!”
  
      撞门的声音此起彼伏,屋檐上的灰尘不住的下掉。
  
      苏定方莫名其妙,叫道:“这破门能挡多久?”
  
      “时间足够了!”罗士信应了一声,锐利的眼神却瞧上了酒馆正面的墙壁上,退后几步,做了一个短距离冲刺,怒喝一声,凌空一脚,整个人仿佛一头捕食的雄鹰,斜刺里坠向木墙,木墙直接炸裂,罗士信不可阻挡的出现在了隔壁。
  
      “好家伙!”苏定方已经反应过来,上前一步,兴致冲冲的守着大洞。
  
      罗士信吐了一口灰尘,一对中年夫妇挤在门口,正惊骇的望着屋子里的不速之客。
  
      罗士信很友好的笑了笑,对他们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夫妇相互望了一眼,眼中尽显恐惧,同时不做任何犹豫的点着头,双手捂着嘴巴,挤在大门口对着缝隙看热闹的他们实在想不到会真正的被殃及池鱼。
  
      两人瞧着这不请自来的恶客,也发现了他没有恶意,只是那恶客在在他们的注视下一脚踢爆了木墙,钻到隔壁去了。
  
      古代的屋舍大多以砖石为地基,木料为墙,临街的墙通常薄弱一点节省木料。但两家相邻的木墙因为考虑隔音坚固等个个原因做得会特别厚实,而且一家一层。
  
      一脚将两层厚实的木墙踢爆,这力量要是踢在身上,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
  
      “睡觉睡觉,我还没睡醒!”丈夫颤抖的拉着夫人往后院走了过去,语无伦次。
  
      夫人也傻傻的附和:“睡觉睡觉,我们这是做梦,一切都是梦。”
  
      虽然他们接二连三的听到了木墙爆裂的声音,但却自我做着催眠不闻不问了。
  
      罗士信就如一台不可阻挡的推土机,遇墙便破也不知自己摧毁了几面墙壁,只是隐隐觉得右脚已有些发麻,连续猛烈的破墙倒屋,压力最大的莫过于那条腿了。
  
      机缘巧合,这一次让李艺做足了准备,想要反败为胜,也只有将他擒住,一想到此理,罗士信一咬牙继续展开破墙大业。
  
      直至估摸着距离差不多,罗士信方才停下,见所在的屋舍是一栋二层楼房,大步走上了二楼,推开了房门,入眼却见一对男女交织在一起做着造人运动……白日宣(yin),外边那么大动静也阻止不了这对男女的激情,真有情调。
  
      “抱歉,路过,你们可以继续,当我不存在!”罗士信看着已经吓得射了的男子,尴尬的拱了拱手,不再看两人,直径来到窗口处往下偷窥,李艺便在窗口右侧,以窗口这个角度还不好跳,“要是有凉台多好”嘀咕了一句,计算了一下距离,往右走了三大步,对着木墙又是一脚。
  
      *******
  
      李艺宛如一只即将取胜的将军,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局势都在他掌控之下,苏定方、罗士信都困在酒馆中,便是他们在如何骁勇,终有力竭的时候。苏定方直接剁成肉酱,至于罗士信将他擒住以勾结突厥的名义将他绑起来,然后……
  
      “可惜了,不能将他也一并杀了。”李艺不是不想将罗士信一并杀了,只是担不起那个后果,罗士信在李唐还是很有威望地位的。
  
      “给我把门撞开,我们人多有什么可怕的。”他躲在最后面,很无耻的下着命令,正想得心花怒放时,异变突发。
  
      正上方的木墙突然炸裂开来,断裂的木块如锐利的箭落在下方的人群里。
  
      劲气压顶而来。
  
      李艺惊愕的抬起了头,却见罗士信如老鹰般急坠而下,登时惊慌失措,仓惶间手中马鞭猛力一甩。
  
      罗士信人在空中却灵活无比,左脚踢开马鞭,右脚至上而下踩在李艺的大脸上,用力一蹬将他蹬下了马背。
  
      罗士信则稳当的落在了地上,一旁的薛万彻反应最为迅捷,抢先攻了上来。
  
      罗士信“呼”的一拳,以攻破攻。薛万彻双手交错横在胸前,本欲硬接他一招,然后在设法将营救李艺,但在那刚猛无俦的拳力震撼之下让他只感半身酸麻,眼前金星飞舞,双臂酸软,“登、登、登”的往后退了十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