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六十七章 一箭双雕

第六十七章 一箭双雕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翌日一早,罗士信特地换了一身带着胡人风味的武士劲服,挎着战弓,骑着高大的河曲战马,配上那高挑消瘦的身形,颇有草原人的风范。
  
      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并非没有道理,论及骑射宽松的胡服穿起来确实比中原的衣服舒适一些,更加适合马上行动。
  
      因为狩猎以游玩为主,罗士信还特地叫了苏定方、薛永、莫虎儿三人一起。
  
      苏定方、莫虎儿都是个中能手,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薛永不怎么擅骑射,又因大营不能缺少主事,婉拒了要求。
  
      罗士信亦不勉强,领着苏定方、莫虎儿两人前往中军帅帐。
  
      来到中军,矫健的女兵有序的训营,整齐的营垒环环相扣。
  
      莫虎儿早已见识,不以为怪。苏定方却不住四顾,感慨道:“早问李家三娘巾帼不让须眉,麾下娘子军战力极其强横,只看这中军布置,便知传闻不假。”
  
      罗士信与这些女兵女将并肩作战过,深知她们的战斗力,听此感慨不由得点头认可。
  
      深入中军,罗士信发现平阳公主她们一行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蹄声骤响。
  
      二十数骑由前方疾驰而至。
  
      罗士信愕然,来竟是一队全女骑士,五颜六色、争妍斗丽的武士服,把这批美娘子衬得像一团彩云,由帅帐门口远处飘了过来。
  
      一马当先的自然是鼎鼎大名的是平阳公主,她身穿黄白色夹杂武士服,要陪镶着宝石的华丽长剑,马侧挂着漆红色的战弓,配合那绝色姿容,当真是美赛天仙,英姿飒爽,有着一股不可亵渎的贵气。在她身侧的一身青衣的女子,赫然是贴身护卫裴青衣,她名为青衣似乎对青色特别钟爱,一身天青色的武士服配上一匹青色的坐骑,显得格外娇媚。论姿色她或许逊于平阳公主三分,但那完美比例的身材,配上青春少女的活力,活色生香,如同是拥有魔鬼身材的美丽天使,给人一种不逊于前者的感觉。
  
      罗士信不由心中喝采。
  
      随行的女骑士,比起她两人来就要逊色多了,但无一例外都是青春秀丽的少女,一个个都挂着期待兴奋的笑容,显是对即将展开的活动赶到万分的期待。
  
      “来的好慢!”
  
      平阳公主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照面就抱怨了句,那表情少了几分端庄多了一些少女特有的可爱:作为一个痴迷狩猎的射手,她已经记不起上一次狩猎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意外的兴奋了半宿睡不着。
  
      罗士信领着苏定方、莫虎儿正欲下马问好。
  
      平阳公主挥手制止道:“忙里偷闲,最大的忌讳是拘于礼数,过多礼,反而玩的不尽兴,不美了。”
  
      罗士信作为一个后世人最反感的莫过于古代的礼数,平阳公主这话正对了他的胃口。
  
      “走吧!”平阳公主兴致极高,似乎一分一秒都不愿意耽搁。
  
      一直出了军营,罗士信发现队伍根本不见长,惊讶问道:“就我们这几个人。”
  
      平阳公主白了他一眼道:“本来也邀请了幽郡王,人家也应承的好好的。出了昨天的那事,你觉得他还会来吗?”
  
      罗士信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再说话。
  
      军营落座在城外平原远离村镇的地方,离了军营里许便是北方特有的平原地形,最适合纵马飞奔。
  
      平阳公主一扬马鞭,高声道:“我们大伙儿比比,看谁先到恒山山脚下的那个茶棚。”说着,已经兴致高昂的扬鞭飞驰。
  
      罗士信也来了兴致呼喝一声,忙策马追赶。
  
      恒山山脉平原广及百里,一望无际,其中丘峦起伏,密林处处,河道纵横,确是行猎的好地方。
  
      最终马力角逐以平阳公主取胜,倒不是罗士信有意想让。
  
      平阳公主骑术本就极佳,她的坐骑又是西方传来带有汗血宝马血统的良驹,或许不及传说中的赤兔那样日行千里,却也是少见的名驹。罗士信的河曲战马固然不差,但相较起来却也逊色两个档次。
  
      罗士信见河边有一只棕色的野兔,大为兴奋,喜道:“都别跟我抢!”
  
      弯起战弓远远就是一箭,铁箭划过一道长虹,直射野兔所在。
  
      “有了!”
  
      罗士信箭术本有些长进,这一箭又发挥出色,感觉良好,信心十足。
  
      正当射中之时,天空传来一声,高昂的鹰叫。一头鹰有如闪电,急冲而下,锐利的爪子抓着了野兔,铁箭亦在同时射达,穿过老鹰的腹部刺穿爪下的兔子。
  
      “呃!”
  
      罗士信呆了片刻,惊喜道:“一箭双雕,一箭双雕,有没有有没有!”
  
      平阳公主:“囧!”
  
      裴青衣:“囧!”
  
      苏定方:“囧!”
  
      就连莫虎儿也是同样的:“囧!”
  
      他们无话可说,谁敢说这不是一箭双雕!
  
      平阳公主狩猎千百场,一箭双雕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这种奇葩的一箭双雕,当真是生平仅见。她的目光坐在那对悲催的猎物上,眼中突地闪过丝丝凝重。她竟然看不到箭矢,只在老鹰腹部瞧见了点点箭羽,那老鹰竟然是悬空着的,这意味着那一箭势不可挡的射穿了鹰兔的躯体犹自带有强劲的余力直接插入土地,而且还深入地表深处。
  
      以她对弓箭的造诣,不难看出罗士信这一箭就如初学者,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花样,就是稀松平常的在马上弯弓射箭……可就是这稀松平常的的一箭,却有如此强劲的力道。
  
      这……
  
      不科学!
  
      罗士信一箭双雕,志得意满,将猎物收下,四处找寻着新的猎物。
  
      平阳公主满心好奇,目光注视着罗士信跟着左右: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罗士信弯弓射箭一切动作犹如新手,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唯独拉弦的时候手指扣着箭尾会随着张弓的动作缓缓的不经意的转了一个半左右的小圈,将弓弦拉得绷紧,几乎给她一种要断裂的感觉。
  
      这是什么射箭方法?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