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七十章 唯有一人

第七十章 唯有一人

    旧疾,血块!
  
      就算罗士信不通医理,也知情况的严重,不过疑乎的眼神瞄着老大夫,怀疑他的话是否靠谱。不诊脉不问情况,望闻问切不来一发,只是摸摸脑袋就得出病因来了?
  
      “你这大夫别瞎说,公主殿下吃好住好的,怎么可能有旧疾。你就这么摸两下,又能诊断出什么来!”裴青衣关心则乱,听到了坏消息,也顾不得分辨真伪,逮着一点点可能就怒斥而起。
  
      老大夫稀稀落落的山羊胡气得不住抖动,哼声道:“爱信不信,反正话就放在这里了。”
  
      罗士信赶忙上前说好话道:“姑娘家关心则乱,不懂事,大夫见谅。”
  
      “哼哼!”病人是平阳公主,老大夫也真不敢跳的太厉害,顺坡而下道:“老朽行医五十年,不敢说医术有多高明,基本的从医经验却也非一般人能够比及。途中老朽听将军说过公主殿下以前也曾晕阙过,毫无症状毫无迹象,莫名其妙的晕倒,连公主自己也不明所以。”
  
      罗士信点头道:“确实如此。”
  
      老大夫道:“皇宫里的御医可算是天下医者中最为拔尖的存在,老朽自问比不上。晕阙在我们这行是一种严重的病症,一般来说只有某种疾病到了严重的地步才会出现。而以公主殿下的身份,老朽完全相信任何病症都不可能在她身上慢慢发展成为严重。故而一开始便判断公主这毫无症状毫无迹象,莫名其妙的晕倒是旧患,而且在头部。只有藏在头部的旧患,才能令皇宫里的御医察觉不出来。初见公主的模样,心中揣测也中了三分。是以从头部开始调查,果然发现了后脑勺存在的血块。”
  
      老大夫分析的头头是道,以经验探入病情说的有理有据。
  
      便是罗士信这类的外行人也听得明白。
  
      裴青衣作为江湖中人,粗通急救,更能听出个所以然来,赶忙作揖赔罪:“小女子孟浪,言语多有得罪,还请神医见谅。不知神医是否能够施以妙手,救我家公主。”
  
      老大夫亦不予裴青衣计较,只是摇头道:“病在头部,以老朽这点微薄医术实在是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只有以针灸通脉法助公主疏通经脉,令她短时间内不至于恶化。”
  
      裴青衣退后了三步,失望道:“怎么会这样!”
  
      罗士信深深看了犹自昏迷的平阳,隐隐记起历史上的平阳公主就是在李建成平定刘黑闼前后病故的,现在历史有了改变,刘黑闼先一步让他擒住了,推算下时间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打着精神道:“有劳大夫。”
  
      老大夫在平阳公主头部的几个穴位以细长的银针轻刺,好半会儿才收手吐气,豆大的汗珠遍布额头。
  
      “辛苦大夫了!”罗士信当即吩咐女骑士将平阳公主搬上马车,留下裴青衣在车中照看。
  
      罗士信让老大夫坐在车前,亲自驾着车往左人城赶去。
  
      左人城的县令早已备好了清幽干净的房间,只等苏定方、莫虎儿的消息。
  
      李艺得到莫虎儿的消息吓得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那里还顾得与罗士信的仇怨,赶忙将定州所有有名望的大夫一并找了来,自己先一步策马赶到左人城探察情况。
  
      有了老大夫的诊断结果,后一步赶到的大夫也有了定向目标,细心的检查平阳公主的后脑勺,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此事也经由平阳公主麾下的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三将证实了。
  
      李仲文失魂落魄的道:“怎么会这样,不是早就没问题了嘛。”
  
      听得他们细细说来,罗士信方才了解情况。
  
      原来当年李渊反隋,柴绍抛下平阳前往太原。平阳公主女扮男装,自称李公子,将当地的产业变卖,赈济灾民,很快招收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当时隋朝灭亡在即,天下叛兵乱兵数不胜数。区区几百人,根本不足以掀起风浪。
  
      平阳公主自知实力浅薄,到处联络反隋的义军,以游说的方式招募义军,扩充兵马,凭借高超的手段几乎兵不血刃的收编了何潘仁、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部。
  
      平阳公主将门之后,精通用兵之道,手上兵马一多,即展开整顿,军纪严明,令出必行。只是所谓义军说的是好听的,其实大多都是趁乱打劫的大盗贼寇。面对各种各样的约束,部分人起了反意,偷袭了平阳。
  
      平阳固然有所准备,在第一时间内扑灭叛乱,后脑勺还是挨了一下。
  
      当时平阳公主身为反贼,生存环境恶劣,也没有得到合理有效的治疗,事后也没有什么问题也就不去在意了。
  
      “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这么说公主这是累积了五年的旧患复发!”丘师利表情苍白,说话都有些颤抖。
  
      一名姓贾的大夫听他们这么说起,叹道:“就是这样才可怕!因为当初救治的不及时,这个旧患一直存在脑处,怕是连公主自己也不记得了。日积月累,血块得不到消除,越积越大,最终导致晕眩,酿成后果。”
  
      三将忙问可有解决之法。
  
      贾大夫为难的摇着头道:“千病万病,最难医的莫过于脑病,一个不慎就是一条性命,何况是累积五年的旧疾,更是非同小可。在下才疏学浅,实在是无能为力。我们相互商议良久,也只能拟出一套活血通络的疗法。只能治标,难以治本。以我之见,应当尽快将公主送还长安,也许京中御医有能力一展妙手。”
  
      “御医!”李艺突然想到一人叫道:“我记得前御医陆问明年前告老还乡,隐居易州。陆问明医术超凡,可谓天下第一,现任太医署上下两百余人都尊他为师。他若出山,公主可救。”他立刻吩咐麾下将士去易州请前御医陆问明。
  
      过了一日,往易州找大夫的苏定方先一步将陆问明请了过来。
  
      陆问明这一走进院内,院里所有商讨病情的大夫都闭口注视,以表敬意。
  
      陆问明仿若孤高的孔雀,在注视中走进了房间。
  
      半响,陆问明一脸凝重的走了出来,摇头道:“公主的旧疾,我也医不了。普天下之,能救公主的在我看来唯有孙思邈一人。”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