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七十三章 草原巧遇

第七十三章 草原巧遇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一首《敕勒歌》尽显罗士信此刻所遇景象。
  
      在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后,罗士信与裴青衣两天携带一名叫做齐华的中年男子踏上了寻人之旅。
  
      为了方便行事,罗士信与裴青衣扮作一对年轻的突厥夫妻,齐华则是他们大哥,因为家里母亲重病,特往太白山寻医求诊。最初罗士信想过直接以李唐的名义让高句丽、新罗举国协助。后来细细一想,却也放弃了。新罗到没什么,关键在于高句丽。
  
      当年杨广三征高句丽,以百倍之势摧残东北小国,固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反而还让对方占据了辽东一地,但实打实的损耗却非高句丽能够忘怀的。根据可靠消息,高句丽已经打算在辽东建千里长城以防止中原夺回属于他们的领地,这敌对之心,昭然若揭。同时他们与突厥有着很深的交易往来,如同盟友一般,利用自己从中原学来的科技,扩充突厥军备。
  
      若消息传开,高句丽受到世仇影响,加上突厥煽风点火,背地里阻挠,找到孙思邈的可能更是渺茫。
  
      索性佯装成突厥人,借助突厥、高句丽交好的便利,找寻孙思邈的下落。
  
      他们三人不动声色的穿过了高开道的领地,这一出了幽州,罗士信即感觉到了与中原大不一样的景象。
  
      草原的波澜壮阔尽入眼中。牧民们驱赶着成百上千的的牛羊在草原上放养,纵(情)高歌,令人神往。
  
      罗士信道:“见多了中原的秀丽风景,乍见这草原的壮阔,有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即便是一路为平阳担忧的裴青衣,这时也从心底涌出一股难言的感觉,暂且放下了担忧道:“想不到草原也有如此美景,若有机会日后定要再来一趟,细细浏览。”
  
      罗士信道:“你,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会来的。这片土地本就是我汉人的,自春秋时期,燕国就在这里立足了。现在因隋末动乱,我华夏边境皆落入异族之手,作为华夏儿郎,哪有不讨回来的道理。”
  
      裴青衣哼声道:“将军莫要小觑我们女儿家,你们上得战场,我们一样能行,也好叫塞外蛮子见识一下我裴青衣的双剑。”
  
      两人边走边说,行不过里许。
  
      一直闷头赶路的齐华突然道:“在过前面就是辽东疆界,是高句丽的领土。高句丽人民占城而居,以渔猎为生。他们上下领土意识极为严重,若让他们听到辽东的中原汉人的领土,八成会令他们拔刀相向,对我们的目的,大为不利。”
  
      罗士信心中不岔,却也知道轻重,不再言语,只是暗忖:“待日后灭了你高句丽,看他们还猖狂的起来。”
  
      对于齐华的提醒,罗士信也表示感谢:不得不承认,李艺办事能力还是挺强的,找得几个向导都很有本事,对于高句丽、新罗的国情很是了解,经常说一些注意的小细节,让他们注意。
  
      最初裴青衣还有些质疑:她对李艺有偏见,觉得李艺找的人可能不可靠。
  
      罗士信却觉得李艺心眼是小,经常干一些很蠢的事情,但他这个人能够混到现在这个地步,绝对不是真的蠢。只是作威作福习惯了,为人处事喜欢以势压人。奈何运气不好,碰上了喜欢以强破势的罗士信才屡次吃亏。
  
      换做他人,在酒馆让李艺如此设计,十有八九会给强加的通敌罪名,先惩治一番再说。
  
      李艺不会蠢到在向导上坑他们,因为向导坑,坑的不是他们,是平阳公主。
  
      果然齐华老道的表现,让罗士信确实自己的判断无错,就连裴青衣也取消了对齐华的疑虑。
  
      罗士信、裴青衣也不再聊这些敏感的话题,谈论起了武艺。
  
      裴青衣经过虬髯客、红拂女两大传奇人物言传身教,武学理论无比扎实。
  
      罗士信一身武艺大多来自于承传,理论什么的正是他的短处,说起这方面远远不是裴青衣的敌手,几次相对争辩都以大败告终,令他受益匪浅,很多不解的地方豁然开朗。
  
      裴青衣也不是全无所获,罗士信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对于力学的原理有些研究。武学的基本就是用力,如何用力,如何有效的用力,这方面相信就算是虬髯客、红拂女也没他有经验。随意透露几招,也能让裴青衣琢磨好一阵子了。
  
      罗士信突然拉住缰绳,扭头往后瞧去:后面烟尘滚滚,显是有群骑奔驰的迹象。
  
      不过片刻五十余骑士出现在罗士信的视线中,他们纵马奔驰追着一个身穿黑袍的瘦长青年。
  
      “……………………”追击的最紧的一位魁梧汉子,高举长刀,大声呼喊。
  
      因为说的是突厥语,罗士信也不知说些什么。
  
      “别跑……夷男小儿,像兔子般逃跑吗!你的族人都死了,你应该像你的族人一样战死最后,而不是给他们蒙羞!”
  
      齐华很快的执行了翻译的任务,将话翻译给了罗士信。
  
      “夷男!”罗士信突然记起他从李世民哪儿听过这个名字,当初他用李世民对付突厥的方法忽悠李世民的时候,曾听李世民说过薛延陀的首领正是叫夷男的,莫非是同一个人?
  
      一支劲箭穿过瘦长青年的肩膀,瘦长青年蛮横的将箭尾折断,转身弓弦连响,射倒了两名突厥兵。
  
      “这样下去,早晚就被追上!我们是撤,还是救?”裴青衣看着罗士信有出手的念头,出声询问了一句。
  
      “若这夷男是所知的那个夷男就真该救了。不管了,救!”
  
      罗士信眼中杀气一起,就算不是那个夷男,杀几条突厥狗也算不得亏。
  
      “齐哥,你先躲好了!我们去去就回!”
  
      罗士信信心十足拍马便冲了上去,裴青衣也紧随其后,双剑依然出鞘。
  
      罗士信与夷男错马而过,直奔魁梧汉子,唐刀骤然出鞘,以圆弧线劈砍而出。魁梧汉子反应不可谓不快举刀格挡,罗士信冷冷一笑,直接长刀上挑,一招两式直接将魁梧汉子的半个脑袋消了下来。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