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七十五章 太白山下

第七十五章 太白山下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驾!”
  
      罗士信骑着夷男送的良驹,来回奔驰,自是喜不胜喜。他特地测试过这匹马儿的能耐,果然无愧怀有汗血宝马血统的这个耀眼特性,不论速度还是爆发力以及耐力都远远地胜于他原来的那匹河曲大马,将会在战场上给予他更多的助臂。尤其是在冲刺的时候,以自己那千军劈易的武勇,辅以这匹马儿的爆发力与速度,破阵杀敌,还不易如反掌,探囊取物?
  
      “看把你高兴的,不就是一匹马儿嘛!”裴青衣有些看不下去,现在的罗士信就如到手了一个得到玩具的小孩,乐得不舍放手。
  
      “裴姑娘这就有所不知了,一匹好马可是一员悍将毕生追求。”齐华欣羡的目光在马上扫荡了会儿有感而发。
  
      “就是!”罗士信不满的附和强调道:“什么就说一匹马儿……是一匹宝马,一匹有着汗血宝马血统的坐骑,可是千金难求的宝贝。想当年汉武帝还曾为了汗血马特地发动了战争呢……只是拥有汗血宝马的血统的混血马就有如此特性。若是一匹纯种的汗血马,那该是何等景象。只怕就如传说中项羽的乌骓,吕布的赤兔那般,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了吧!要是我能拥有一匹,那该多好。”
  
      他不理会没品的裴青衣,自我陷入幻想中去了。
  
      一路向东,罗士信都陷入得到良驹的喜悦中,还苦思良久,综合了裴青衣、齐华的意见给它取了个名字……赤骠。
  
      行至辽东玄菟城时,不大不小的麻烦找了上门,赤骠世间良驹,千金难得,辽东苦寒,大多马驹都是吃苦耐劳的矮小马,类似于赤骠这般高大壮硕的品种,极为罕见,一入城立刻就引起了轰动,意图买马的豪商蜂拥而上,想方设法从罗士信手上购买赤骠。
  
      若非齐华以流利的扶余语系老道的装作本地人,劝退了所有豪商,指不定还会遇上强买的情况。
  
      本还想着在城里住上一宿,不得已匆匆出城。
  
      “一群没见过好马的土包子!”罗士信一直忍着打人的冲动,若不是有要事在身,铁拳早就挥过去了,土鳖还敢打老子宝马的注意,“这样不行,土包子难缠,赤骠太显眼了。有什么法子将赤骠送回定州,或者寄放在某处。”
  
      齐华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忙说:“我有一个可信的朋友就住在玄菟城外,可以代为照顾。”
  
      罗士信欣然道:“那就这样吧……”他掏出了一块金子递给了齐华,让齐华的朋友好生照料。金子并非通用货币,但任何地方都需求这玩意,可以随时随地的换取地方钱币,此行他身上就没少带这玩意。
  
      将赤骠安置好了,齐华又入城买了三匹辽东马代步。辽东马很像蒙古马体形矮小,其貌不扬但耐劳,不畏寒冷,生命力极强,能够在艰苦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但是爆发力速度就可圈可点了。
  
      在辽东还真只适合以辽东马代步,其他的马驹受不了恶劣的气候,多半会死去。
  
      李唐第一次征伐高句丽也就吃了大亏,当时唐军士气如虹,先后攻克取十城,新城、建安、驻跸三大战更是斩首四万之众,自己却仅仅只付出了两千兵卒的代价,但是出征的战马却折损十之七八。
  
      这里恶劣的环境,可想而知了。
  
      三人在野外住了一宿,翌日一早,径向东行。
  
      少了赤骠的吸引眼球,罗士信、裴青衣又低调又低调几乎不怎么开口说话,一路都交给齐华打理。
  
      齐华早年是个投机份子,往来幽州、高句丽、新罗做走私生意,后来娶妻生子人心思定,便踏踏实实的在幽州定居生活。那一身的干略也在那时候锻炼出来的。罗士信暗自给的命令吩咐,他都能很痛快的完成,让人挑不出毛病。
  
      这一路上当然以打探孙思邈的消息为主,形势要远比罗士信他们想象的乐观。
  
      孙思邈的消息,竟然轻轻松松就得到了。
  
      类似他那般人物当真就如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以他走到哪医到哪的风格,没有因为对方是高句丽人就无视他们的生死,一如以往的耐心救治。
  
      以他的医术,大病小病疑难杂症,入得他手大多都能够得到缓解改善,个别医不好的几乎等于是判了死刑。
  
      这么一个人物,怎么可能让人忽视。
  
      每一城每一县,多多少少都能打探到他的消息。
  
      也如陆问明提供的消息一样,从消息的渠道来看孙思邈的目的地毫无疑问是太白山。
  
      罗士信拟算了一下时间,发现孙思邈在地方逗留的时间是根据病人的多少来的。若病人实在多了,他会逗留个三五十天,直至所有病患过手一遍,方才赶路。也意味着,他未必就已经上了太白山。
  
      于是决定一路上不管任何情报消息,先一步赶到太白山再说。
  
      风餐露宿,来到太白山山脚,罗士信他们发现下雪了。
  
      大雪倾盆而下,银装素裹,将天地都点缀成了一抹白。
  
      尤其是太白山山上,更是炫丽无比。
  
      罗士信此刻却无心欣赏美景,想不到这太白山的雪下的如此不及时,才不过十一二月,整个山脉都让大雪覆盖了。他却不知道在太白山这里,十月是正常的下雪月份,现在是十一月下旬,雪早已数尺厚了。
  
      三人走进了太白山山脚下的小村庄,
  
      “希望我们赶在了孙大夫的前头,不然可就麻烦了。不知是喜还是悲啊!”罗士信让齐华先一步入村去打探消息。
  
      从行囊中取出了两块干饼递给了裴青衣一块,大口的啃咬起来。
  
      受气候冷冻过的面饼又干又硬,吃的还是满嘴的粉末,没咬几口就干渴难忍,对着水袋灌了一大口,那冰冷刺骨的感觉直通心肺,便是罗士信体格强如熊虎,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裴青衣终究是女子,细嚼慢咽,没有那么干渴,瞧了瞧罗士信的反应,望着自己的水袋,犹豫不定。
  
      罗士信怜花惜玉,自信一笑道:“我去打些热水来!”
  
      这些天闲来无事天黑之后,便跟着齐华学说扶余话。
  
      作为一个后世人有学习英语的经验,扶余话又远较汉话英语简易,十几日下来,以能进行一些简单的对话,让齐华这个老师暗暗称奇。
  
      PS:明天安全文明驾驶考试,为了个驾照,终于走到最后一关了。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