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七十八章 更强而已

第七十八章 更强而已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罗士信踏着风雪而归,他转身离去也并非是有先见之明,看破了李云聪的算计,只是自身那超乎常人的警觉性。
  
      夜幕已经降临,森林中的可视度近乎于零,若森林当真是对方的大本营,少不了陷阱重重,暗哨遍布。在这种环境下去一个危机四伏的森林,便是罗士信自持技艺高超,也要掂量一下后果。
  
      回走了近千步,罗士信意外发现脚印已经让风雪覆盖,没有任何痕迹,茫茫四野,能见度不过二三十米,东南西北已经辨别不清了。
  
      罗士信有些汗颜,自己只顾着尾随,却没有留意方向,这完全不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
  
      左右瞧了瞧,罗士信发现了一块让风雪覆盖凸起的巨石,眼睛一亮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有着二十一世纪的知识,不然可真就糗大了。
  
      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将巨石两侧厚厚的积雪都挖空,巨石四侧都长有苔藓,但右侧的苔藓明显要多余左侧,其他两边相差无几。依照植物生长定律,苔藓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长的尤为茂盛,而饱受太阳照射的方向,苔藓必然稀疏。是以右手边湿长着苔藓的一方是北方,左侧苔藓稀疏的方向为南方。
  
      辨出了南北,东西自然不在话下。
  
      太白山位于小村东面,只要往西走,一定能走出太白山,回到小村。
  
      罗士信选定了西方,毫不犹豫的大步走着,一路上树木石头皆能成为他的向导,偶尔不得已绕路走偏也能很快修正,掌握正确方向。
  
      花了大约半个时辰,罗士信眼前豁然开朗,他竟下了太白山。
  
      “这……难道?是被发现了吧!”罗士信心下恍然,他一路跟着李云聪,走了一个多时辰,现在他独自一人只是半个时辰就下了山?对方是带着在山上他兜圈子呢。
  
      罗士信琢磨着,突然笑了起来,前方风雪中隐隐约约的十数条人影六七根火把正向他这里逼近,来得极快。
  
      他毫不犹豫的走了上去,这正面接触才是他喜欢的方式。
  
      十步!
  
      双方打了照面,罗士信瞧着为首那人,正是自己跟随许久的英武男子。
  
      “你们一起上吧!”罗士信悠然自得的拍了怕身上的积雪,也没有任何解释的念头,反而做出了一战的架势。
  
      “狂妄!”李云聪心中暗怒,他一直在远方利用雄鹰来掌控罗士信的动向,越跟越觉得不是味道,看着走了千百遍的道路,郝然发现正是下山的近道。他满以为自己用复杂的地形绕圈子困住了罗士信,结果罗士信却意外的找到了最近的道路,直接往山下的方向走去。
  
      不得已,李云聪只能绕过罗士信赶到前方阻截,他已然将罗士信视为高句丽的密探,现在正是危机时刻,他需要各种各样的情况,难得遇到突破口,并不打算错过这次机会。
  
      “动手!要活的!”李云聪将双戟握在手中,以戟面砸向了罗士信。
  
      罗士信轻轻一笑,身形闪动,避开了这一戟,反冲向了一个持着火把瘦如猴子的人物,出手如电一手以空手夺白刃之法,抢过火把,一手抓着瘦猴的衣襟将他甩了出去。
  
      瘦猴倒顶也就一百来斤,在罗士信看来就跟小鸡没啥区别。
  
      “呼!”的劲风再起!
  
      李云聪一击不中,双戟连环,一前一后。
  
      罗士信小退,戟尖从他衣襟前划过,斜刺一步疾走,后一戟打在了空处。
  
      “不错!一路来抹黑着走!有根火把,挺好,借我一用!”罗士信很客气的道谢。
  
      又有一人来到近处,火把当做武器直刺而来。
  
      罗士信后发先至火把抵在来人手上,烫的他叫了声,赶忙撒手。
  
      罗士信浮空将火把借住,笑道:“太热情了,一手一个,有点奢侈!”他大步迈前,以肩膀顶着那人前胸,猛一发力,将他撞飞出去。
  
      李云聪再度攻来!
  
      罗士信再次散过,脚下出如电,两人应声而飞。
  
      他一边躲着李云聪的攻击,一边闲庭信步般走着,同时仅凭一双脚,将其他人逐一踢倒。
  
      “你……究竟想怎样?”李云聪终于停止了攻击,看着四周一个个倒在地上,相互搀扶起来的同胞,心中泛起了一股无力的感觉。
  
      “不想怎么样!只是向你表达一种态度,我没有恶意。”罗士信很诚恳的说着。
  
      李云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信:若罗士信一开始百般解释,就算他巧舌如簧,在这危急关头,他也不会选择相信,拿下再说。可现在他却信了,不得不信。
  
      对方用的方式那么简单,却是那么残酷!
  
      自封双手,只凭一双脚,不仅闪避过了自己所有的攻击,还将自己带来的人轻描淡写的一个个打倒!
  
      如果对方存有恶意,直接以腰间的武器迎战他们,李云聪相信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活到现在。
  
      面前这个跟他差不多打的青年很强,强大的超过了他的认识。
  
      不论他的师傅,还是几个叔父都比不上他,应该说是远远不如。
  
      “重新认识一下!”罗士信将手中的火把插在地上,上前两步道:“山东历城人氏,李唐右骁卫将军罗士信!”
  
      李云聪犹豫了片刻道:“关中下邦李云聪……”他先介绍了一下自己,随即疑惑的道:“山东历城,我知道,但是李唐是什么?一个朝代?中原现在到底如何?杨广那暴君,是否依旧坐着天下?”
  
      罗士信并不以为怪,高句丽敌视中原李唐,与李唐之间又隔着一个高开道,李云聪他们又为了躲避高句丽的围杀,藏身太白山中,与世隔绝。对于世间变故,自然不可能知晓。
  
      “杨广早就让宇文化及杀了,群雄逐鹿,最终由唐国公取得天下,中原姓李不姓杨了。至于隋朝,杨广的孙子杨政道依靠突厥的支持,勉强维护着可怜的国祚而已。”
  
      李云聪呆立了半响,当年他为杨广强征入军,最后在山林中顽强的存活下来,一晃多年,竟是沧海桑田,连朝代都变了,复又想起自己引以为豪的武艺,竟如此的不堪一击,忍不住道:“多年山林生涯,不想成了井中蛙。”
  
      罗士信知道这话中有话,如实的道:“这个倒不用在意,你还是很强的,只是我更强而已。”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