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大唐虎贲 > 第八十一章 计出攻城

第八十一章 计出攻城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裴青衣现在很愤怒,想着自己纠结了一个晚上,找了千万个让罗士信上床睡觉的理由。结果……结果那个让他纠结的混蛋竟然一夜未归……而她竟如一个守着空闺的怨妇,带着各种古怪的思想,傻傻的等候了一夜!
  
      怨妇!
  
      裴青衣只能想到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这一整夜的表现了!
  
      到了第二天,裴青衣发现自己竟来不及生气,担心一身近乎天下无敌的罗士信是不是出了意外,忍不住在门口翘首以盼,直到他的出现,心中悬着的那颗落实终于落下。
  
      随即那股不满犹如决堤的黄河之水,一涌而出,一头钻进屋子里去了。
  
      罗士信正想找裴青衣、齐华说着昨夜离奇的经过,不想裴青衣直接钻进屋子里去了。
  
      “这?”
  
      罗士信有些莫名其妙,“青衣这是怎么了?”
  
      齐华作为过来人,还是看出其中一二的,那位裴大侠女明显是对面前的这位少年英雄暗生情愫了,只是作为当事人还有些懵懂不知而已,上前两步轻声道:“你一夜未归,青衣担心了一夜,怕你出个意外。自然生气了,女人嘛,好好哄哄,给他点甜头也就是了。”
  
      罗士信明悟的点了点头,当真就走进屋里去哄裴青衣了。
  
      齐华目瞪口呆,还想着以罗士信那硬朗的风格,应该不屑对女子低声下气的讨好,还在想用什么说辞劝说,却不想罗士信直接屁颠屁颠的去了。
  
      他那里知道,作为一个后世人,对于男女的看法是平等的,并没有半点男尊女卑的想法。因为突发事件,没能及时报个平安,让他人担心,本就是他的不对。这错了道歉陪两句不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在他心底跟颜面什么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罗士信很自然的进去跟裴青衣赔不是了,道了歉后,跟着也说明了逼不得已的原因。
  
      这一下轮到裴青衣手足无措了,她发牢骚有各种原因,但从未想过罗士信会来哄她跟他认错。毕竟在隋末唐初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依旧很强,更何况罗士信是闻名遐迩的少年英豪,最年少的十二卫将军,前途无量。而她固然有两个名动天下的师傅,可论及出身不过是一个护卫,与罗士信的身份天差地别。
  
      罗士信屈尊向她道歉,这是裴青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事实就摆在面前,也不容不信。
  
      裴青衣手足无措,手忙脚乱,一副要哭的表情忙道:“将军大不必如此,将军行事自有分寸,是青衣乱使性子。”
  
      罗士信摇头道:“让你担心确实是我的不对,下次会注意的,有事情知会你们,不使你们担心。”
  
      裴青衣心里甜滋滋的,罗士信的这份尊重给了她莫大的感触,那份异样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跟齐华睡一起的两兄弟已经外出干活,他们是猎户,刮了一天两夜的风雪停息后,会有许多动物钻出洞穴觅食,正是狩猎的机会。能够多猎得一点猎物,对于穷困的他们便意味着冬天能过的更好一些。
  
      兄弟的妻子都住在隔壁屋子,趁着这个机会,罗士信将齐华叫了进来,说了昨晚的事情。
  
      齐华苦笑:“也不知,该喜该悲!”他们明确的得到了孙思邈的消息,对方却发生了意外成为了高句丽的阶下囚。世事难料,莫过于此。顿了顿道:“想要逼高慧真就范,并不容易。高慧真此人天性凉薄,为人重利忘义,热衷权势,在这危急关头,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值得高慧真妥协的。”
  
      罗士信诧异的望着齐华,想不到他对高慧真了解至此。
  
      齐华解释道:“干我们这行,最关键是有门路。找个权臣做靠山,可保来去万全。我虽洗手不干了,道上却还有几个原先一同合伙的故交。他们越做越大,引起了高慧真的窥视,从中分了好几层。我没少听他们抱怨,对于高慧真知道一些。”
  
      罗士信点头表示明白,随即又道:“那危急关头是怎么回事?”
  
      齐华道:“这就说来话长了,当年杨广三征高句丽,高句丽王高元为了应付危机,给予了麾下诸多大将极大的权力,让他们自主募兵,自管钱粮,甚至坐拥城池,相当于我们中原的封王。形成了诸多类似于诸侯一样的势力存在,高句丽的王权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威胁。飞鸟尽、良弓藏不只存在我们中原,高句丽也是一般。新上任的高句丽王收回诸大将权力的意图早已不是秘密,正盯着高慧真这类权力过大的将军犯错,要抓他们的把柄收他们的权力。在这当头,想要高慧真妥协可不容易。”
  
      “不对!”罗士信双手一合道:“照你这么说,让他妥协就更加容易了。知道他怕的死穴,哪有打不出致命一击的道理。他怕在军事上犯错,我们就在军事上入手。高慧真的巢穴是国内城,你说如果我们将国内城给拿了下来,跟高慧真换孙思邈与左天成,他会不会换?”
  
      齐华傻眼了,呆呆的瞧着一脸兴奋的罗士信道:“这个是必然的,只是国内城不是说拿就拿的吧!这国内城在百年前一直是高句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迁都平壤城后低位固然有所下降也是高句丽的陪都,哪有那么容易拿下。”
  
      罗士信自信笑道:“未必不能!在有所准备的情况下,攻取一城很难,但在全无防备的情况下,下一城不难。高慧真以左天成诱李云聪、孙增佑他们劫囚,必将会抽调国内城的兵力。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相比正面对上有准备的高慧真,不如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去打他的巢穴。以城易人,多划算的交易。”
  
      他思绪大开,若孙增佑打探回来的消息没有更简洁的办法,攻打国内城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当天夜里,罗士信带上裴青衣、齐华一同去酒馆喝酒。
  
      孙增佑已然回来,神色并无多大喜悦,以高慧真那无情无义的脾性,想要通过以人易人的法子,着实把握不大。
  
      罗士信将攻打国内城的想法说出来。
  
      李云聪、孙增佑的神色徒然大动。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