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位面代行者 > 第113章
    远坂羽寒关注着的是他预定的妻子saber,是他认可与心爱的人;李昊关注着的是形成固有结界的规则与奥秘,是世界;柳生剑圣关注着的只有——剑!
  
      虽看到万剑齐飞,威势惊人,但剑圣却不由得为剑而悲。
  
      柳生剑圣的剑,可以说是最执着、最纯粹的剑,而他本人,也可以说是最洁癖的剑者。
  
      剑在柳生剑影心中,是不可侵犯的神圣。
  
      但是呢,此时,他却看着一把把剑在被浪费着,廉价的被制造出,然后廉价的消失。
  
      不过,此时,剑圣虽为剑而悲,为剑而伤,但却也不打算阻止。
  
      因为,那两位英灵正在公平的决战,剑圣本身也是一名英灵,他明白英灵的骄傲,在证道之后,也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
  
      在剑圣的认识中,道之真意,不过是自然;自然,不过是众生生命;故守护生命,便是道之真谛,便是剑圣的剑道!
  
      那么红衣骑士的道是什么呢?
  
      那个红衣的骑士,虽然有着万剑,无数的剑,但是有那一把是真正属于他自己的呢?
  
      没有!
  
      对剑客来讲,手中持一把剑就足以纵横天下,这是他们的剑道;而对古代铸剑师而言,铸造出更完美的剑,这则是他们的铸剑之道。
  
      对红衣的骑士来说,剑,兵器,这些不过是可以轻易被制造而出的工具,那么他不是剑者,也不算真正的铸剑师!
  
      而是一个对剑不报任何情感,只知复制的铸剑者。
  
      而与古代的铸剑师相比,那个红衣的骑士就仿佛一个现代的兵器加工厂,故,他所铸造出的剑,没有丝毫意义,就如同其本人一般。
  
      其铸造出的剑,威力再强大,也没有真实的灵魂与意志,拥有的只是伪造而出的虚假罢了。
  
      不过他追求的并不能说是错的,因为他追求的目标可能也只是威力罢了。
  
      如此,那名红衣的骑士追求的,不过是胜利罢了!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这就是他的道!
  
      但是,万剑如何?无限之剑又如何?空有力量,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意志与灵魂,强大却也弱小。
  
      只有无上的剑招,才能成就剑的本心和剑道的极意。
  
      故,虽敌有万剑,无限之剑,但吾一剑一招便可破!这便是剑圣对红A的看法!
  
      而与剑圣拥有同样自信的人,还有一位,吉尔伽美什!
  
      尽管大敌当前,但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还是毫无惧色。
  
      如果说剑圣是最巅峰的剑客,拥有的是最完美的剑招;那么最古之王,则是最富有的收藏家,拥有着最强的剑!他的道不是守护生命的剑道、也不算是胜利之道,而是他自己的王道!
  
      直视万千宝具从天穹向着自己射来,吉尔伽美什嗤笑着。
  
      之前的闹剧,最古之王早已心生厌倦,原品与赝品的对射也已经看够了,敌人的挣扎与手段也看完了,那么这个荒芜的世界,便没有了欣赏与存在的价值!
  
      “虽然这份实力的确值得本王赞许,但是啊,赝品永远也无法战胜真品!”
  
      吉尔伽美什淡红的眼眸露出无比高傲的轻蔑,对红A傲然宣告。
  
      最古之王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虚空中的宝物库,但是,他却没有展开“王之财宝”,只拿出了区区一把剑。
  
      “正因如此,好好瞪大你的眼睛,看着本王是如何将你的一切毁灭的吧!杂修!”
  
      “轰!”伴着飓风的声声轰鸣,吉尔伽美什手中的剑迸发出膨大的魔力。
  
      “醒来吧,“Ea”,与你相称的舞台已经布置好了!”
  
      Ea——在古美索布达米亚神话中,是“天”和“中”的司掌大地与水的神明。
  
      被吉尔伽美什如此称呼的“乖离剑”,正是神话时代见证了创世壮举的初始之剑,它的剑锋被赋予的任务,正是将当时一片混沌的天与地一劈两半,赋予其确切的形态。
  
      如今,傲然回旋的神剑卷起阵阵烈风,正蓄势准备重演那创世的奇迹,身穿黄金铠甲的最古之王昂然宣告。
  
      “好好的看着吧,杂修!这是你永远无法仿造的剑,这就是“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天空在绝叫,大地在咆吼。
  
      膨大的魔力之束震撼着宇宙的法则,奔涌而出。
  
      吉尔伽美什将剑一挥而下,根本就没有瞄准任何人。
  
      因为已经不需要瞄准什么人了,乖离剑的刃锋所斩裂的,是世界!
  
      万剑如何?无限之剑又如何?本王将你的一切与这个世界一同毁灭就是了!
  
      吉尔伽美什大笑着,保护住身旁的臣子,欣赏着这幅灭世之景
  
      灭世之剑不仅洞穿了大地,更洞穿了天空在内的整个世界。
  
      天空塌陷!露出无数黑暗的虚空裂缝!大地崩裂!显现出了无底深渊!
  
      此刻,这个世界被斩断,虚无的空间裂缝形成了无比巨大的漩涡!
  
      仿佛一个卫星,突然在宇宙中爆炸,万物失去了引力,空气被无尽的虚空吸尽一般。
  
      又像是地球突然出现在了太阳的身边,天地倒转,无数的人与物从地面开始向着高空坠落。
  
      无数的剑都被逆卷的狂风吹向了虚无的漩涡,消失在了虚无的尽头。
  
      saber,看见此景,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无法逃脱毁灭的命运,不由得深深的为红A而惋惜,一个骑士,一个强大的英灵,却一直被她的master所忽略,蔑视,最后孤身被强敌打败,不得不说是一种不幸。
  
      他的光芒,远坂凛看不见,因为他的光芒早已经被远坂羽寒与saber的光芒遮蔽;而saber的光芒,远坂羽寒也看不见,因为他自身的光太强了。
  
      故,saber感到悲哀,因为在她的眼中,她的master看重的并不是她的实力,而是她的美貌!
  
      她想要证明自己!在远坂羽寒面前证明她的实力!让他知道,骑士之王的常胜,并不是靠着美貌而是实力!
  
      躲开蔓延的裂缝,saber体内的阿瓦隆发出金色的光芒,将骑士王与外界隔绝,然后淡淡的看着这个世界消亡。
  
      但就在此时!天崩地裂之中,失去了无限剑制的红A的脸色依旧平静,只是紧紧握着手中仅剩的誓约胜利之剑与轮回胜利之剑,发起了最后的进攻!
  
      田忌赛马最后的比斗,开始!
  
      吉尔伽美什不慌不忙地看着气喘吁吁,魔力几乎耗光的红A,释放出了他的宝藏。
  
      上百把宝具从虚空浮现,对准敌人。
  
      巴泽特站在吉尔伽美什的身边,面无表情的看着宛若求死般的英灵。
  
      “依然还打算进攻吗?”吉尔伽美什有些意外的看着红A,但是反击却已经开始。
  
      宛如流星般的宝具的轰击,不断发射。
  
      忍受着倾盆而下的宝具之雨,带来一条一条伤口,令红衣的骑士遍体鳞伤,但是其却从未后退,也从未因此而发出痛苦的呼号。
  
      只有沉默,沉默的躲闪,沉默的劈斩,沉默的突进,一步,又一步,向着敌人靠近。
  
      身体被贯穿,他将刺入身体的利剑拔出,然后咆哮着,崩裂着的荒野上狂奔,跳跃过深渊,再一次劈斩格开刺来的宝具!
  
      倒卷的狂暴气流之中,红色的身影坚定的前进着,哪怕是遍体鳞伤,也不曾退却,自始至终他都相信,胜利必将属于自己。
  
      这是孤傲的守护者一直坚持的信念,胜利!因为他明白,除了胜利之外,他别无他物。
  
      每一秒都有新的伤口出现,路途也终于前行到了终点!
  
      来到了吉尔伽美什的面前,左手誓约胜利之剑斩碎风暴,右手转回胜利之剑向前突刺。
  
      就在剑锋即将触到敌人的瞬间,红A的手脚、肩头、腰间直至剑身都被坚固的锁链束缚住了。
  
      “天之锁!”
  
      曾经杀死过亚历山大大帝、并在原著中杀死了希腊最伟大的半神的宝具,在此刻施展!
  
      吉尔伽美什用残忍的血色双眸凝视着红衣的骑士,露出愉悦的微笑。
  
      “现在,结束了,用你最后的生命来取悦本王吧,假货!”
  
      库丘林的诅咒之枪,从虚空射出,穿透了红衣骑士的心脏。
  
      就这样结束了。
  
      阿赖耶的守护者仿佛绝命于此。
  
      收回宝具,愉快的俯视着趴倒在地的红衣骑士,最古之王轻蔑的笑着,转身向着他的臣子走去。
  
      但是还没有结束。
  
      红衣的骑士露出微笑,从地上爬起,开始了突刺。
  
      “死吧!”红衣的骑士扬起两把圣剑大吼!
  
      感受着身后的危机,吉伽美什的手行动起来,虚空中浮现出那把剑——“天地乖离开辟之星!”
  
      “怎可能让你得逞!”红衣骑士举起誓约胜利之剑,然后下劈。
  
      “啊……!”黄金的圣剑,切断了最古之王试图握剑的手掌!
  
      失去了一只手,剧烈的疼痛令吉尔伽美什痛苦不堪,身穿黄金甲的最古之王,不得不捂着头脸,狼狈后退。
  
      “想逃吗?”
  
      红衣的骑士高举手中的圣剑,两者相交,发出无比璀璨的光芒,最后一击!胜败在此定局!已经确信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