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十章 金剑符

第十章 金剑符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在定方城,作为珍宝轩的执事,张贵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个人物。
  
      可是现在,他的人头却作为一个礼物被送到了方凌的面前。
  
      看着这颗依旧带着一丝恐惧和不甘的人头,方凌没有同情,有的只是一颗变强的心。
  
      他没有开口,坐在一边的林木成却淡淡的道:“李掌柜,我兄弟受的委屈,是这么一个人头就可以解决的吗?”
  
      “林仙师说的是,这张贵的人头,只是我们珍宝轩向方公子的赔礼,至于方公子所受到的侵扰,我珍宝轩还有其他礼品奉上。”说话间,那李明利轻轻的拍了一下手掌。
  
      这一次,走进来的是四个手托盘子的白衣童子。第一个白衣童子的托盘上,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玉瓶;第二个白衣童子的托盘上,是一柄带鞘的长剑;第三个童子的托盘上,是铺满了盘子的仙石;第四个托盘上,则放着一本发黄的小书。
  
      在四个童子站定之后,那李明利就笑着道:“林仙师,方公子,这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希望能够弥补我珍宝轩对方公子造成的伤害。”
  
      林木成一伸手,那本发黄的小书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虚空取物,这种晋级练气顶峰才能够施展的手段,在林木成施展起来,就好像喝水一般的轻松自然。
  
      他随手拿起那小书翻看了一下,脸上就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小凌,这本分光剑法很不错,很适合你现在修炼。”
  
      说话间,他就将小书递给方凌,然后目光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其他三个托盘上的东西,却没有再动手。
  
      很显然,这三个小托盘上的东西,并不能让他心动。
  
      李明利的心抽搐了一下,这三个托盘里的东西,都是他精心挑选的,别的不说,就那一百块仙石,就价值十万两黄金。
  
      这十万两黄金,足以在定方城买下一条街。
  
      可是就算如此,人家都看不到眼里。
  
      这让他在感慨之余,突破筑基的愿望,也变得更加的浓烈。
  
      只要突破了筑基,他就不用在这定方城当一个小小的掌柜,他接触的东西,也就会变的更多。
  
      方凌没有理会李明利神色的变化,他接过林木成递过来的剑谱,粗粗的看了一遍。
  
      分光剑法,适合练气期修炼,讲究的是一个快字。这分光剑法修炼到大成期,一剑九锋,剑剑必杀。
  
      虽然还没有修炼,但是方凌能够感觉出来这套剑法的价值。
  
      这种剑法,比自己家传的那套只有十招的青杨剑法,实在是好太多了。
  
      要是珍宝轩将这种剑法出卖的话,怎么也少不了十万两黄金。
  
      而现在,这种剑谱,却轻而易举的落入了自己的手中。
  
      “林仙师,方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只要能够办到,我珍宝轩一定在所不辞!”李明利恭敬的一抱拳,继续客气的向方凌两人说道。
  
      虽然自己排在林木成的后面,可是方凌知道,这没有自己发言的余地。
  
      林木成点了点头道:“李掌柜,这次的事情你不知情,就这么着吧,我这小兄弟以后还要在定方城生活,还希望李掌柜多多照顾。”
  
      “哈哈哈,林仙师您太客气啦,方公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心里已经有了再出点血准备的李明利,笑眯眯的说道。
  
      随着四个盘子被轻轻的摆在桌子上,李明利满是笑容的告辞离去。虽然这次珍宝轩损失不小,但是能够凭着这些财务平息一个筑基修士的怒火,他认为还是很值得的。
  
      “这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惜啦!”林木成说到这里,将那小瓶子抓过来,闻了闻对方凌道:“这增气丹虽然质量一般,但是让你修炼到练气四层还是够了。”
  
      方凌对练气丹倒没有太多的在意,他乾坤袋里存着不少药材,他在意的是林木成对李明利的评价。
  
      “林大哥,为什么李掌柜可惜啦?”
  
      林木成笑了笑道:“踏足筑基,除了需要药物,更需要一颗向道的心,李明利这个人心思太灵活,就算有筑基丹,成功的可能也只有半成。”
  
      练气九层的李明利,成就筑基的可能性只有半成,这让方凌的心有点发冷。
  
      怪不得筑基修士如此的风光,练气九层本来就不容易达到,而达到练气九层的人中,成就筑基的竟然更少。
  
      林木成读懂了方凌目光中的意思,他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丝自得。
  
      “啊……”
  
      凄厉的叫声,从屋外传来,随着这叫声,就听有人沉声的道:“陈家陈胜南,求见林仙师。”
  
      陈胜南,陈家的家主,在整个定方城,那都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
  
      也正是因为他这种说一不二,造就了陈大公子飞扬跋扈的性格。
  
      林木成说了句进来,从外面就有五个人就走了进来。
  
      不,应该说最后面的一个人,是被拖进来的。
  
      那被拖进来的人,正是陈家的大公子陈正华。
  
      之所以被拖进来,是因为他的双腿已经被打断啦。
  
      滴滴答答的血,流得方家满地都是,一声声或高或低的惨叫声,就是这位陈公子发出来的。
  
      走在他前面的,是一个和陈正华有七分相像,但是本身看起来,却更加阴冷的老者。
  
      这老者朝林木成看了一眼,随即拱手道:“林仙师好。”
  
      林木成点了点头,并没有开口。那陈正南对林木成的态度虽然不满意,但表面上还是恭谨的道:“林仙师,犬子无知,得罪仙师,实在是陈某管教不严,还请仙师赎罪。”
  
      说话间,他拿出了几张纸,轻轻的递上来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仙师恕罪。”
  
      方凌朝着那纸上扫了一眼,就见上面写满了字迹还有几个鲜红的印章,一时却看不出来是什么。
  
      林木成看着那几张纸,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他朝着那趴在地上犹如死狗一般哀嚎的陈正华看了一眼,这才淡淡的对陈胜南道:“陈家主,这儿子既然生了,就要管好,不然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不但儿子没有啦,就连一家人都没有啦!”
  
      这次跑过来给林木成赔礼,陈正南心中已经很不舒服啦,更何况在进门的时候,他还将自己儿子的腿给打断了。
  
      断腿长好并不难,关键是他陈家的脸,已经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他觉得这已经够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位林仙师,竟然如此的不给他面子。
  
      不过,在倍感羞辱的同时,他心中也有点战栗。以林木成筑基的修为,如果在城内大开杀戒的话,他们陈家哪里抵挡得了?
  
      虽然他的弟弟同样是筑基期的修士,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心中颤抖的陈胜南,在林木成的威压之下,不得不收起自己的骄傲,更加恭谨的道:“林仙师说得对,回去之后,我一定会好好管教这畜生。”
  
      说话间,又狠狠的在陈正华的腿上踹了一脚。
  
      “啊!”
  
      陈正华本来已经够委屈的了,现在老爹又在自己的腿上来了个雪上加霜,这让他在肉体倍受折磨的同时,心里更加的难受。
  
      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方凌!
  
      都是因为这个小子,才让他丢尽了面子。
  
      他刚刚回到家里,就被自己的老爹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
  
      紧接着,就被拉到这小小的方家赔礼,而他的双腿,更是在方家的门外被人硬生生的打断。
  
      “嗯,你们可以回去啦。不过有一点,我不希望方凌在定方城出什么事情。”林木成看着陈胜南,声音之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陈胜南点头如啄米道:“林仙师放心,我保证我们陈家一定会和方家和平相处。”
  
      在陈胜南父子离去之后,林木成这才将手中的几张纸递给方凌。方凌一看,这纸不是其他东西,而是一些契约。
  
      方家四周的房屋,也就是原先方家大院的契约。
  
      这是方家在没落之后,被人用各种手段弄走的房子,现在,这些房子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中。
  
      重振家门,本主最大的梦想,其中一条,就是要将方家的房子全部要回来。
  
      这个在本主看来,需要奋斗一生的梦想,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完成了。
  
      林木成看着方凌那带着一丝喜悦的神色,淡淡的说道:“小凌,事情既然已了,我这边要赶回宗门炼药,以后你要好好修炼,好好过日子,虽然你的灵觉不错,但是那腊山秘境,还是不要再去的好。”
  
      “谢谢林大哥。”林木成这几句话说的挺平常,但是方凌却从中听到了真诚。
  
      他明白,林木成这是怕自己再入险地,毕竟善于游泳的人很多都是死于水中。林木成这是怕他凭着灵觉去采药,最终死在腊山秘境之中。
  
      林木成点了点头,从衣袖中又拿出了一张符咒道:“这是一张金剑符,有危险的时候,可以比拟练气七层修士的全力攻击,不过最多能用三次,你放好了。”
  
      将符咒放在桌子上,林木成不等方凌接着说话,人已化成了一道剑光,从方家飞了出去。
  
      御剑飞空,瞬间十里。
  
      出了定方城,林木成叹了一口气,虽然方凌的灵觉不错,但是资质一般,想要成为修士,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介绍他进入宗门,那是害了他,还不如让他老老实实的过一生呢。
  
      PS:兄弟们,转型不宜,请多多支持,小猫在这里拜谢啦!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