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十八章 血魂刀

第十八章 血魂刀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中午的定方城,就好似笼罩在火炉中,别说是人,就连狗都不愿意叫上几声。
  
      作为定方城最大的药店,神药斋也没有几个客人,几个伙计也都闲散着喝茶聊天。
  
      “昨天那情景,啧啧,真是壮观哪,三百多条虎威武馆的汉子,全都被打断了右臂。”一个年轻的小伙计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大声的感叹道:“要是我有那本事,我非得把我们胡同里的刘二牛好好修理一顿。”
  
      “行了吧你,还准备修理人家刘二牛,要知道人家刘二牛他大爷,那可是虎威武馆的总管!”有人轻声的讥讽道。
  
      “总管咋啦,他们馆主,还不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对了,昨天晚上虎威武馆可是给咱们预定了三大车跌打损伤的药,嘿嘿,这次有你们忙活的啦!”
  
      年轻小伙计幸灾乐祸的话,让另一个面目朴实的伙计很不高兴。他沉声的道:“小左,你小子别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等一会我就向于管事说一声,让你跟我们一起配药。”
  
      那年轻小伙计知道这是给他开玩笑,但是脸上还是做出一副怕怕的样子道:“刘大哥,您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除了嘴巴坏点,其他没有什么的。”
  
      “行了,别装可怜啦,快点干活吧!”那面目老实的伙计沉声的说道。
  
      小伙计嘻嘻一笑道:“谢谢刘哥。”
  
      说完这句话,小伙计犹豫了一下道:“刘哥,帮我出个主意,我听说方府招仆人,你说我过去怎么样?”
  
      那刘哥愣了一下道:“哪个方府?”
  
      “还有哪个方府?就是昨天一个人将三百人全部打趴下那个方府。”小左说到这里,眼中直冒金光。
  
      刘哥拍了拍小左的肩膀道:“兄弟,虽然哥对那位方公子也很敬佩,但是方府还是不要去的好,毕竟那边现在正是事情多的时候,说不定啊……”
  
      就在这时,乱糟糟的四周,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安静,他两人放眼看去,就见刚才那些还和自己等人吹牛的同伴,此时一个个变的非常认真起来。
  
      包药的包药,算账的算账!
  
      这两人对视了一眼,赶忙停下话头认真工作起来。
  
      “哈哈,于管事,以后方公子需要什么药材,尽管来我们神药斋,我们一定给贵府最大的优惠!”牛掌柜那浑厚中带着一丝精明的声音,从里间传了过来。
  
      伴随着话语,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走在前面的,并不是胖胖的牛掌柜,而是一个好像猴子一般精瘦的年轻人。
  
      “谢谢牛掌柜,以后少不了叨扰牛掌柜。”
  
      年轻人的话说的很客气,让牛掌柜觉得很是享受。他拍了拍那精瘦年轻人的肩膀道:“于老弟,这大热的天儿,你又何必急着赶回去?要老哥说,不如咱们找个地方喝两杯再回去不迟。”
  
      “要说喝两杯,也是我请牛掌柜您,不过公子那边要的紧,咱们等下次有机会。”精瘦的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
  
      牛掌柜好像没有听出这是推托之言,直接当成人家说的实话,大声道:“好,那咱们一言为定,过两天我给老弟联系。”
  
      说话间,牛掌柜又朝着一个打算盘的伙计道:“镇远,去将我那辆马车牵出来送于管事。”
  
      小左虽然是一副认真包药的样子,但是他的目光却小心的打量着牛掌柜以及牛掌柜身边的人。
  
      这个人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因为他的角度看不清那人的脸,小左一时间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就在这个人走出神药斋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这个人是谁来。这不是和自己住一条巷子的瘦猴吗?他现在怎么就成了于管事啦?
  
      “牛掌柜,这是谁啊?挺面生啊!”一个在神药斋呆了不少时光的老师傅,大声向牛掌柜问道。
  
      牛掌柜对这老师傅挺客气,他笑着道:“赵师傅,这是方府的于管事,你们都记清楚啦,以后少不了打交道。”
  
      “方府?咱们定方城还有方府吗?”那赵师傅有点疑惑的问道。
  
      牛掌柜的脸一沉道:“赵师傅,这句话在咱们神药斋,只可以出现这一次,以后谁也不准再说这样的话。”
  
      “方府,就是昨天将虎威武馆给打了一遍的那位方公子的府邸,知道了吗?”
  
      牛掌柜背着手,缓缓的向自己的小屋里走,一边走一边叮嘱道:“以后在咱们定方城,这位也是爷一般的存在,我们神药斋不得罪,也得罪不起。”
  
      看着牛掌柜那胖胖的身影,小左猛的一攥拳头,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
  
      以往自己在巷子里,那是人人羡慕的对象,瘦猴跟自己那根本就没法比。现在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翻过来,自己也要去方府投身,不在这神药斋当这种没有前途的伙计。
  
      下定决心的小左,找了一个理由就离开了神药斋,可是当他来到方府门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真是来晚了。
  
      方府外,此时已经站满了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
  
      这种情况,让小左的心不由得一沉……
  
      ……
  
      “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陈正华怒视着下方的仆人,厉声的喝道。
  
      那仆人的心跳的飞快,他知道陈正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当下就有点结巴道:“少爷,那个……那个现在街上不少人都说,说……说那个方家要重新崛起,还……还有人说方家要重新成为定方城的第一世家!”
  
      “嘭!”
  
      陈正华一脚狠狠的踹在了仆人的身上,嘴中骂道:“第一世家?定方城的第一世家只能是我们陈家!他方家算什么东西,就剩了一个小子,一个活不了多少天的臭小子!”
  
      仆人根本没有什么修为,再加上陈正华这一脚,根本就没有留手,单单这一脚,就将仆人给踢得满嘴流血。
  
      面对疯狂的陈正华,仆人嘴上迎合着,心里却暗骂:你他娘的有本事去找那姓方的,跟我发脾气有个鸟用!
  
      陈正华又一脚将仆人踢到在地之后,就无比焦躁地在房间里踱起步来。他最近心情很不好,腿伤虽然因为灵药养好了,可是他心中仇恨的火焰,却是越来越旺盛。
  
      他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个姓方的小子打进地狱里去!
  
      可惜的是,那姓方的小子现在却是越活越滋润。
  
      昨天自己让虎威武馆的管无伤教训一下多嘴的瘦猴,却没想到那姓方的竟然将虎威武馆的三百弟子打了一个遍。
  
      这在其他人看来,丢人的是管无伤。
  
      可是在他陈正华看来,这次被打脸的,却是他陈大公子。
  
      不能再这样啦!让这小子再嚣张一天,他就难受一天。
  
      迈步走出房间,他就来到了父亲的书房。还没有走进书房,就听里面传来了一阵笑声。
  
      这笑声很是爽朗,也很熟悉,是陈家家主陈胜南的笑声。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陈正华走进去的时候,就见自己的父亲正和一个身材胖大,穿着一身红袍的汉子说笑。
  
      见有外人,陈正华正准备退出去,陈胜南已经沉声的道:“正华,过来见见你余叔。”
  
      虽然刚才很暴虐,但是陈正华在自己老爹面前表现的还是很恭谨,他朝着那大汉小心的道:“余叔好。”
  
      在打了招呼之后,他才细细的打量这大汉,就见大汉红色的面皮,长相异常的凶恶,那披散在胸前的红色上衣,露着黑黑的,足足有一寸长的胸毛。
  
      和这些相比,最让他注意的,却是大汉练气六层的修为。
  
      “哈哈哈,陈大哥,这就是小华啊,不错不错,年纪轻轻达到练气四层,说不定以后还能够成为修士。”那大汉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脯,嘿嘿笑着道。
  
      陈胜南淡淡一笑道:“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急躁,磨练一下对他更好。”
  
      说到这里,陈胜南朝着陈正华看了一眼道:“你过来有什么事情?”
  
      “父亲,这个……这个没什么……”因为有外人,所以陈正华犹豫着是不是将方家的事情说出来。
  
      陈胜南一皱眉,随即道:“你是不是来说姓方的事情?”
  
      “是。”陈正华见陈胜南点了出来,这才肯定的说道。
  
      陈胜南朝着陈正华瞧了两眼,这才道:“让虎威武馆教训瘦猴,是你指使的?”
  
      看着老爹阴沉下来的脸,陈正华心里一阵的忐忑,他最终咬牙道:“是我让人做的,那个……”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陈胜南一拍桌子,刚刚准备说话,就听那余性大汉道:“陈大哥,虽然小华做事有点莽撞,但是我却觉得很对味道。”
  
      “那小子不是嚣张吗?我的刀,可是最喜欢杀这种人,老哥你说,当他被我这柄血魂刀分成十块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情形?”
  
      随着这句话,一柄血红色的刀光,犹如闪电般的在房间中升起,伴随着这刀光的挥舞,一个放在书房中间,至少价值万金的瓷瓶,被斩成了上百块大小相同的碎片。
  
      “哈哈哈,余老弟的赤魂刀更进一步,真是可喜可贺!”陈胜南看着那碎片,哈哈大笑道。
  
      而余姓大汉得意的道:“大侄子,那个让你讨厌的家伙,叔叔保证他活不过今晚。”
  
      看着满地的碎片以及脸上带着笑容的父亲,陈正华也露出了笑容。他觉得,自己和父亲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今天,就给他上了一课!
  
      不过更关键的是,那个小子,他活不过今天。
  
      你威风什么?有练气六层的顶尖高手,你还有什么可威风的!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