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二十章 化魔宗

第二十章 化魔宗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斩”
  
      一道灰白色的剑光,在余泽仁刚刚冲出的刹那,冲着他的身躯犹如闪电般斩了过去。
  
      余泽仁哈哈一笑,处在内气防护罩下的他,并不认为这如电的一斩能将自己怎样。
  
      “雕虫小技,也来献丑,乖乖的……”
  
      最后几个字还没有等余泽仁说出口,那白色的剑光已然从余泽仁被红色内气包围的身体穿了过去。
  
      剑光过!
  
      余泽仁的身体从脖颈处分成了两半。
  
      而那还没有说完的话,也永远说不出来了。
  
      看到倒地不起的余泽仁,方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此时的他,有一种瘫倒在地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大松了一口气,而是刚才那一剑,已经费劲了他身体内所有的内气。
  
      强忍着体内的不适,方凌掐动法诀,将那枚林木成赠送的金剑符收了回来。
  
      金剑符有点暗淡,上面三道红线,更是只剩下两道。
  
      这让方凌有点心疼。
  
      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剑符收起来,方凌的目光就落在了那倒在地上,眼睛却睁得大大的余泽仁尸体上。
  
      对于余泽仁的死,方凌的心中并没有任何的怜惜,他有的只是感慨。
  
      余泽仁练气六层,论起修为来,甚至可以说比虎威武馆的管无伤更高上一筹。但是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却挡不住林木成送给自己这柄剑符的一击。
  
      怪不得练气七层的修士看不起其他练气六层以下的人物,就连自己,现在对于修炼武技的人也有些看不起。
  
      一定要突破练气七层,成为修士中的一员。
  
      方凌攥了一下拳头,随即就开始收拾余泽仁的尸体,这余泽仁显然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因此他的主要家当,都放在自己身上。
  
      五十万两金票,让方凌吃惊不小。虽然他在药材上大挣了一笔,但也只是十几万两的黄金,这余泽仁还真是够富裕的,光金票就有五十万两。
  
      《血屠功》一本,只有二十多页,里面不但记载着余泽仁修炼的功法,更有余泽仁施展的泣血神爪等功夫。
  
      方凌已经在修炼家传的培元功,自然不会将培元功废掉,重新修炼这血屠功。而泣血神爪之类的招式,方凌倒是可以练练,只不过没有血屠功做基础,这泣血神爪的威力要小了很多,基本上是一个鸡肋般的存在。
  
      就在方凌准备将血屠功放在一边的时候,那最后一页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燃血诀!
  
      只有一页,字数也只有二百多字,可是看在方凌的眼中,却犹如珍宝一般。
  
      这燃血诀并不拘束使用者究竟修炼的什么功法,它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燃烧施展者的精血,将施展者的功力瞬间提高一倍。
  
      虽然后患无穷,但是在关键时刻,却是能够救命的东西。
  
      方凌默默的将燃血诀记在心中,然后就掂着余泽仁的尸体,准备找一个地方埋了。
  
      可是当他抓起余泽仁的红色衣衫时,手的感觉告诉他,这衣服之前,好似夹杂着什么东西。
  
      “呲啦”
  
      方凌一把将余泽仁衣服的上层撕开,一张写满字的布料就从衣服之间飘落了下来。
  
      对于这布料,方凌很是上心。毕竟对于自己修炼的功法,余泽仁只是随意的放在衣兜内,独独将这张块布小心的夹藏在自己的衣衫内,可见他对于这块布是多么的重视。
  
      将图上的文字看完,方凌陷入了沉吟。
  
      并不是说这图上的内容让他失望,而是这图上的内容让他生出了一丝惊喜。
  
      这副图,是化魔宗一个弟子留下的。
  
      准确的说,这是一个化魔宗漏网之鱼的弟子留下的。在一百年前,化魔宗被鲁国四大宗门联手剿灭,这弟子因为修为不高,浑水摸鱼逃了出来。
  
      知道化魔宗弟子的身份难以生存下去,这位化魔宗的弟子就将自己练就的十二具炼尸藏在一处隐秘山谷,然后进入了普通人的世界。
  
      世间也因此有了神剑山庄。
  
      这副图,就是记载十二具炼尸所在位置的地图。
  
      当年开创神剑山庄的化魔宗弟子,在留下十二具炼尸的时候,本来还存着以后启用的心思,但是随着娶妻生子的稳定生活以及四大宗门对化魔宗余孽无情的追杀,这位化魔宗弟子最终还是没有将炼尸启出。
  
      余泽仁将神剑山庄屠杀殆尽,得到了这张地图。这些年来,他一直按图寻找,直到最近,才找到了那名魔宗弟子藏尸的山谷位置。
  
      鹿鸣山!
  
      这三个字是余泽仁添在地图上的!
  
      在定方城长大的方凌,知道这鹿鸣山,就在离定方城一百五十里远的地方。
  
      对于这十二具威力可比练气七层的炼尸,方凌心中充满了向往。炼尸不算是活物,要是能够将这七具炼尸收入西郊烟尘图内,那烟尘图的威力将会增加很多。
  
      将图收起来沉吟了一番之后,方凌就提着余泽仁的头颅,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这时,天已经蒙蒙亮啦!
  
      天刚刚亮的时候,对于修炼的人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趁着此时修炼,能够比普通时候强上三成。
  
      陈正华身下的侍女死死的搂着他,似乎想让他长在自己身上。这个小侍女越来越丰腴光鲜了,里里外外被他滋润得如同鲜嫩的水豆腐一般,陈正华尽管很享受这种压豆腐的感觉,但还是一点点地从侍女的身体里退出来。这个时刻,他需要好好的修炼。
  
      可是今天,他却没有修炼,而是一大早就兴致勃勃的朝着方家走了过去。
  
      血流成河呢,还是堆尸如山呢。
  
      可惜啦,像花疏影那样的美人,被余泽仁辣手摧毁,实在是可惜。一想起这个小美人儿,陈正华就心猿意马,无奈老爹不支持,他自己可不敢和余泽仁这种凶人讲条件。
  
      “公子您快看,方府门口站了不少府衙的人。”就在陈正华想着花疏影这一朵娇艳的花儿要怎么样凋谢的时候,跟在他身后的仆人沉声的说道。
  
      有府衙的人?嘿嘿,看来这次方家够惨的。
  
      “走,过去看看。”城守虽然是定方城官方的最高领导者,但是在定方城这里,他能够干下去还要看陈家的脸色。
  
      甚至有几个不听话的城守,最终都死得不明不白。
  
      而且最终的结果,是死了就死了!
  
      所以府衙的人对于陈家来说,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压力。
  
      “陈公子好!”一个带着刀的衙役,在看到陈正华的瞬间,脸上就笑得好似一朵花一般,恭敬的打招呼道。
  
      对这衙役的神情,陈正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淡淡的,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神色道:“发生什么事情啦?你们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
  
      “出大事啦!我们也不想这么早来啊!”那衙役一脸倦容的说道。
  
      陈正华心中越发舒坦,这余泽仁不愧是有名的凶人,干起活来就是干净利落。
  
      他点了点头,刚刚准备问话,就见虎威武馆的管无伤一脸黑色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满脸沉重的管无伤,陈正华升起了一丝疑惑,这家伙怎么来的这么早?
  
      莫不是他也听到消息啦?
  
      应该是这样的,管无伤这家伙是定方城的地头蛇,发生了什么事情瞒不过他。这家伙发愁,应该是发愁当替罪羊的事情,毕竟昨天方凌才拳打了他们虎威武馆的三百弟子,今天就遭到了灭门。
  
      任谁都会第一个想到虎威武馆。
  
      官府的追究管无伤也许不在乎,可是方凌身后那个大修士,却不能不让管无伤心惊。
  
      证据是官府要的,而一个大修士要杀管无伤,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老管,发生什么事情啦?”陈正华装模作样的向低头思索的管无伤说道。
  
      管无伤抬头看到是陈正华,脸就变的很冷,不过随即他又笑了笑道:“没事,没啥大事。”
  
      还没什么大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嘿嘿,这次的事情,也够你喝一壶的。虽然牺牲了你有点可惜,但是一条狗而已,我陈家最不缺少的,就是狗。
  
      陈正华呵呵一笑:“小事就好,小事就好。”
  
      就在他准备和管无伤再说两句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这脚步声中,走出来三个人,第一个是赵仙师,第二个是定方城的捕头王刀儿。
  
      对于这两个人走出来,陈正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可是当他看到第三个人的时候,整个人却呆在了那里。
  
      清秀的面容比以往多了一丝英气,整个人和以往看去就是天差地别。走在赵仙师和王刀儿旁边,现在这两个人丝毫不能将这人的气势压下去。
  
      “方公子,这次贵府斩杀余泽仁,真是大快人心,我一定将此事上报洲衙,将余泽仁的赏金送到方公子府上。”王刀儿满面春风,话语中更是讨好的说道。
  
      此时的陈正华已经没时间注意他的表情了,他的脑子里,回旋的是王刀儿说的那句话。
  
      斩杀余泽仁!
  
      余泽仁竟然死在了方府!
  
      被他寄予最大期望的余泽仁,竟然死了!
  
      “王刀儿,你说什么?余泽仁竟然死了!”陈正华难以保持自己的冷静,大声问道。
  
      王刀儿看到急匆匆的陈正华,脸上出现了一丝狐疑。不过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以自己的位置,最好还是不要得罪陈家,当下嘻嘻一笑道:“是啊陈公子,这余泽仁昨天晚上自寻死路,跑到方公子家行凶,被当场斩杀!”
  
      “这……这怎么可能?!”陈正华喃喃的说道。
  
      “怎么不可能,有余泽仁的人头,一些人总是异想天开,但是我希望这种事情还是少点的好!”赵仙师的话,说的阴阴的,一副话里有话的样子。
  
      这让陈正华更加的难受,他明白,这是赵仙师在警告自己!
  
      一个仆役托着小盘,上面放着余泽仁的人头。看着这人头,陈正华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接着,他看到了方凌的笑容。
  
      PS:新的一周,票票真的好悲惨,求兄弟们给力,让咱们再冲上去啊!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