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二十一章 鹿鸣山

第二十一章 鹿鸣山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鹿鸣山的得名,和这两句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之所以叫作鹿鸣山,是因为这座山整体看上去,就好像一只低头吃草的鹿。
  
      山不是很高,但是二十六座山峰却是各有各的陡峭。特别是一些危险之地,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这鹿鸣山出产不多,更不是什么名胜,因此,整座山四周除了十几个小村子靠山吃山之外,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这里。
  
      这一天,通往鹿鸣山的大路上,多了一个少年的身影!
  
      日正当午,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但是那炙热的阳光落在少年的身上,却是没有半点的作用。
  
      少年皮肤白皙,不但没有烟尘,更没有丝毫汗珠。
  
      走到一棵大树下,少年看了看前方的鹿鸣山,就将放在腰部的水囊拿起,轻轻的喝了两口水。
  
      水很甘甜,淡淡的蜂蜜味道,让方凌很是回味。
  
      不过更让他回味的,还是花疏影将这水袋给他系好时的表情。
  
      距离斩杀余泽仁,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这一段时间内,方凌除了修炼,就是处理方家的事情。
  
      随着余泽仁的被斩杀,方家再次成了让定方城的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话题。一些原本对方家心存忐忑的人,也开始和方家慢慢接近,这其中最明显的就是管无伤。
  
      十天前,定方城主靳尚明带着全城的头面人物来到方家,不但将悬赏余泽仁的五千两黄金送上,还给方家送了一块百里牌!
  
      所谓百里牌,除了利益,更代表着身份。
  
      在鲁国,对各大世家有一种严谨的分级制度。百里牌,代表着拥有此牌的家族,是百里内的名门望族,享受利税减半的优惠。
  
      在定方城内,拥有百里牌的家族,也不过只有区区十家。
  
      在这块百里牌重新挂在方家的门**时,花疏影激动的想哭。对这种牌子方凌虽然并不在意,但是眼见花疏影如此的在意,他也就顺着花疏影的性子大张旗鼓地办了一场聚会。
  
      向整个定方城昭示:那个没落的方家,再次回到了定方城的顶层家族之列。
  
      这十几天来,方凌的修炼并没有太大的进展,除了燃血诀修炼有成外,其他的只能说是稍有精进。
  
      对于来鹿鸣山将那十二具炼尸取出来,方凌心里虽然十分迫切,但是为了稳重,他还是强压着性子,在昨晚深夜偷偷的离开了定方城。
  
      毕竟炼尸见不得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按照地图记载,这十二具炼尸藏在鹿鸣山定军谷的一个洞穴之中。方凌原本以为自己到了鹿鸣山,就能够直接进入定军谷。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鹿鸣山连绵百里,哪一个山谷是定军谷呢?
  
      作为一个好的导游,不知道就问。
  
      因此,一刻钟之后,在鹿鸣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内,就出现了一个采药的少年。
  
      这少年风度翩翩,笑容灿烂,还给主人送上了山里最需要的盐巴,四十多岁的猎户主人,很快就将少年当成了自己人。
  
      不但奉上了山里的水酒,还让自己的老婆将那块挂在屋檐下的腊肉割下一块来下酒。
  
      而猎户那和少年年纪差不多的女儿,本来就红扑扑的面孔,也变得更加的嫣红。
  
      当方凌很有技巧的从一个药材问到定军谷的时候,那猎户汉子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定军谷?什么定军谷?我在这鹿鸣山上打了一辈子的猎,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小凌,是不是你师傅记错地方啦?”
  
      方凌做出一副肯定摸样的道:“陆大叔,我师傅应该不会记错,我这次临来之前,他还特意叮嘱我,让我去定军谷,说前些年他去的时候,有些药材还不够年份,这次一定要把那些药材采回去呢!”
  
      那陆姓猎户挠了挠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帮你去问问。”
  
      猎户淳朴厚道,说做就做,当下就出去帮方凌去问关于定军谷的事情。
  
      不过很可惜,半个时辰后,猎户给了方凌一个否定的答案:这鹿鸣山,根本就没有定军谷这个地方。
  
      难道是余泽仁找错地方了?!
  
      方凌心中思索着那张地图,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入山找一找。这十二具炼尸对提高他的实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只要有一线希望,方凌也不想放弃。
  
      猎户听说方凌进山采药的想法,就拍着胸脯,邀请方凌一起进山,正好他们村里准备集体出去捕猎。
  
      对这种邀请,方凌并没有反对。
  
      在这件事情上,方凌不指望一蹴而就。猎户对整座山都熟悉,跟着他们走,找到定军谷的可能性更大,更何况隐藏在狩猎队伍中,也会让自己显得更不起眼。
  
      在村里休息了一晚之后,狩猎的队伍就开始在村子的打谷场聚集。对这个叫陆家村的小山村而言,男人们出外狩猎,那是一件大事。
  
      整个村子的人,全都聚集在这里,正着脸色呼啦啦全跪下了,一只香炉摆在地上,一个年长者走上前,点起三柱香,朝着东西南北四方,恭恭敬敬的拜了几拜,然后虔诚地叩头。
  
      作为过客,方凌一直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祭祀仪式。
  
      陆家村这次狩猎一共出动了三十多条汉子,一个个骨肉强大,按照方凌的评价,这些人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修炼,但是每一个人,都有着练气二层的修为。
  
      “小凌,万事一定要小心!”就在方凌准备跟着队伍出发的时候,陆大叔的女儿陆月英突然跑到方凌的身边,朝他怀里偷偷塞了一颗烤山药蛋,从热灶洞里扒出来的山药蛋有一股好闻的草木烟火气,烫着他的身子,“看到有猛兽,你别靠前!”
  
      这温顺羞涩的丫头一句话,引来了一阵哄笑声。一些粗俗的汉子,更是笑得意味深长,前仰后合。
  
      方凌虽然是穿越过来的,在大学时代有过一两段**的感情纠葛,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这女孩儿亲热的举动,还是让他的神情不由自主的有些发窘,又不忍心拂了这丫头的好意,当下赶忙点头。
  
      就在这时,就听有人道:“陆叔,我们这次去打猎,可不是带人游玩,我看,与其带着这个连猎刀都拿不起来的小子当累赘,还不如让他好生在家里呆着呢!”
  
      这人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有人迎合道:“虎哥说的对,陆叔,这狩猎不是儿戏,到时候谁顾得上管他!”
  
      这种夹棒带刺的话,要是放在以往,方凌可能会为自己争辩几句,但是随着修为的提高,或者说随着他心境的提升,对于这些尖刻的话,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就在他准备耍两招证明一下自己完全有自保能力的时候,就见那陆月英双手叉腰,冲第一个说话的人泼辣的反驳道:“王虎,咱们山里人,讲的是与人为善,更何况小凌还是一个药师呢!你胡说八道什么嘛!”
  
      “药师?哼,叫采药小童子还差不多!”那叫王虎的汉子,是一个高有八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野兽气息的壮汉,尽管这汉子依旧处在练气二层,但是方凌却能感受到此人的力量,至少要比其他汉子强上三成。
  
      “你……”陆月英气的脸色发红,手指指点着王虎,那发育良好的胸脯剧烈起伏,不断跳动着。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吵了!”陆大叔挥了一下手道:“帮助药师采药是咱们猎户的规矩,快准备一下,进山。”
  
      这位陆大叔在猎人中还是挺有威信的,他的话一出口,就是那桀骜不驯的王虎,也不敢再多言语。
  
      一行人沿着崎岖的小路进了山,这些猎人对于进山已经习惯了,因此大多数人都很轻松。王虎几个年轻人大声的谈笑,更有人一边走一边唱歌!
  
      而这些人中,没有几个理会走在队伍后面的方凌,特别是一群年轻人。他们的话语中,不时的传出两句讥讽之言:瘦的没有几两肉,别说老虎和狼了,就算一条狐狸,也得追着满山跑……
  
      方凌苦笑,这些年轻人针对自己,应该是因为陆月英吧,那个长相姣好的姑娘,这可真是冤枉自己了。
  
      好在方凌也不想和这些猎户有太多的交流以,他们的态度正好可以让方凌保持沉默。这一路上,方凌倒也装模作样的找了几样药材。
  
      领头的是陆大叔,他对于这鹿鸣山异常的熟悉,对各个猎人的职责分工更是有条不紊。
  
      “大家休息一下!”在来到一个山坡的时候,太阳已经升到了头顶上,陆大叔看了一下天色,沉声的说道。
  
      本来就走得挺累的猎人们,三三两两的坐在石头上,闲聊喝水休息。方凌也拿出水囊喝了两口水,进山这一上午的经历,让他有点失望。
  
      和定军谷相似的地形,他半点都没有看到。
  
      “小凌,你别跟那帮小子一般见识!”陆大叔走到方凌的身边,一边将一块肉干递给方凌,一边笑着道。
  
      方凌接过肉干,笑了笑道:“陆大叔放心,我没事。”
  
      “哈哈,没事就好,对了,过了这段路,可能会有猛兽出没,你走在队伍中间,就算遇到猛兽,也不要慌,站在中间知道吗?”
  
      陆大叔说到最后,神情肃穆。
  
      方凌明白陆大叔的好意,点头道:“陆大叔放心,在这鹿鸣山上,我还是有点自保之力的。”
  
      陆大叔用力的拍了拍方凌的肩膀,笑着道:“大叔相信你,但是你最好还是按我说的来!”
  
      方凌无奈,对方前面那句话,明显是在安慰他。可人家一番好意,他还不能说别的。
  
      “啊!”
  
      一声惊骇的叫声,突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ps:新书期,还请各位兄弟点击推荐收藏多多支持!小猫给各位鞠躬致谢了!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