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三十四章 轻罗公子

第三十四章 轻罗公子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陈府那厚重的大门就被人缓缓的推开了。
  
      推开这扇门的人叫陈福,是陈家的门房。
  
      做了二十多年的门房,在开门时辰上,陈福从来不曾出过差错。现在,他更是不敢出错。
  
      从大公子失踪到现在,家主心中正烦着呢,上房的丫鬟桂香在院子里是多体面一个人哪,就因为老爷看书的时候打了一个盹儿,就被老爷给活活打死了。
  
      他陈福怎么能跟人家桂香比呢?为了自己这条小命,他也得尽心尽力不是。
  
      “大管家早上好。”就在陈福准备将大门口打扫一下的时候,一个面色清秀的少年,笑嘻嘻的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不大的食盒。
  
      这少年的笑容很有亲和力,陈福没想到这么早就有人上门,当即拱手道:“请问阁下是哪位?”
  
      “哦,我路上遇到一个人,他给了我三两银子,让我将这个食盒送给贵府的陈老爷。”少年说话之间,就将食盒向陈福递了过去。
  
      大早上给老爷送东西的,陈福并不是没见过。一些和老爷交好的朋友,家里做了稀罕的东西,早早的给老爷送来的事情,他陈福也不是没有遇到过。
  
      接过食盒的陈福,笑着对少年道:“你先稍等一下,我这就送给老爷去!”
  
      方凌看着拿食盒进了院子的陈福,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相信陈胜南一定会很希望他送的礼物。
  
      目光打量了一眼陈家那占地几百亩的院落,方凌扭头就好似青烟一般的离去。
  
      斩杀玄月道人,他已经耗尽了心力,此时可不想再对上陈家那位练气八层的族叔。
  
      事不可为,方凌就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大不了他带着花疏影躲进西郊动物园,或者进入那腊山秘境,他不相信陈家那位敢跟进来。
  
      食盒放在陈胜南的桌子上,已经是一刻钟之后,陈胜南比之以前,显得越加精神抖擞。
  
      在食盒送来之前,他正和自己的堂弟,主管陈府大小事务的陈胜铜商量着这次庆典的大小事宜。已经越发感到这件事情对自己家族影响巨大的陈胜南,下定决心要将这次庆典办出最佳的效果。
  
      务必通过这次庆典,让他们陈家挺进南华洲的顶级家族之列!
  
      “七弟,这邀请的歌舞团,必须是鲁国最顶级的歌舞团。不要怕花钱,我听说莲梦小姐正在清苑洲那边休养,你亲自备重礼,务必将莲梦小姐请过来!”
  
      陈胜南说到这里,接着道:“别怕花钱,钱是小事,这毕竟关系到咱们家的地位,该花的钱,再多我们也不吝啬!”
  
      陈胜铜答应一声,又拿起了本子道:“大哥,这宴会要用的青萍果,我昨天和珍宝轩商谈了一下,他们说可以按照成本价卖给咱们五十对,可是我估算了一下,好像还不是太够。”
  
      “成本价?看来珍宝轩的老李还算懂事。”陈胜南得意的一笑,以往他们陈家有筑基大修士的时候珍宝轩虽然客气,却只肯给九折的价格,现在能主动降到成本价,这怎不让他欣喜?
  
      要知道,这个价格,那可是南华洲顶级家族才能享受得到的待遇!
  
      “不要紧,去其他地方……”
  
      “家主,外面有人给您送来一个食盒。”一个彪悍的侍卫这时候轻轻的走进来,将食盒递了过来。
  
      陈胜铜看那食盒,当下笑着道:“大哥,看来,这东西是城里其他几家送给您的。”
  
      “哼,这些家伙不过是想临时抱抱咱们陈家的佛脚。”陈胜南得意的一笑,就准备打开,不过那侍卫却恭谨的道:“家主,还是让属下来。”
  
      陈胜南点了点头,示意侍卫打开。
  
      随着食盒的盖子被拿下,一股浓重的血腥之气陡然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陈胜南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难看。
  
      他的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玄月道人!”离食盒最近的陈胜铜,惊声叫道。
  
      食盒内,玄月道人的头静静的放在那里,一双眼眸,充斥着不甘和愤怒!
  
      在玄月道人的人头下,放的是十只排列整齐的耳朵。
  
      都是左耳!
  
      “家主,刚刚得到消息,城外的玄月观,昨天被一把火烧成了飞灰。”一个侍卫飞速的跑进来,沉声的汇报道。
  
      这一刻,陈胜南要是还不知道这食盒内放的是谁的耳朵,那么他就不配成为陈家的家主。
  
      斩杀玄月道人,灭绝玄月观!
  
      好辣的手段!
  
      这人是谁?
  
      一个个念头在陈胜南的心中闪动,而最终,一个名字定格在了他的心头。
  
      “方凌!”
  
      玄月道人是去杀方凌的,杀玄月道人,诛灭玄月观的人,应该和方凌有关!
  
      可是依照方凌练气四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斩杀玄月道人呢?
  
      方凌的身后,莫非还有一个修士?!
  
      一个比玄月道人还要厉害的修士!
  
      “老七,正华的失踪,可能与方凌有关,你去请九叔,现在我们就杀上方家,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帮着方凌!”
  
      陈胜南说到这里,拳头狠狠的击打在了桌子上。
  
      陈胜铜沉吟了一下,这才站起来道:“大哥,九叔正在修炼一门法术,要求我等最近不要打扰他。”
  
      “更何况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为好!”
  
      “玄月道人虽然只是练气七层,但是他成为修士已经有十年时间,就算九叔要斩杀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现在要是打上方家,很难讨到好处!”
  
      “现在是我们陈家的关键时候,不知道多少家族盯着我们,准备让我们出错!如果我们现在在方家遭遇挫折的话,那这次庆典的效果……”
  
      陈胜铜没有说下去,可是他的意思陈胜南能听懂。
  
      作为一个家主,每临大事需要冷静。
  
      “嘭”
  
      陈胜南一拳击打在了桌子上,愤恨不已道:“难道这件事情,咱们就这样忍了?”
  
      “忍?当然不能!大哥,庆典的时候,二哥就要回来,到时候更有把握。”陈胜铜说到这里,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道:“或者根本就不用咱们动手,前几天,正华让人给轻罗公子送了一幅画,轻罗公子很感兴趣!”
  
      “轻罗公子!”陈胜南嘴中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眼睛中升起了一丝羡慕、敬畏以及嫉妒蔑视的目光。
  
      陈胜铜看陈胜南冷静了下来,顿时放心了不少。他赶忙又道:“昨天晚上,狼影堂接到传书,说轻罗公子已经准备半个月之后,驾临定方城。”
  
      “好!权且让这小子多活半个月。”陈胜南一把将面前黄金镇纸抓起,内气催动间,那黄金镇纸被他直接抓成了两段。
  
      “对了,轻罗公子最好女色,七弟你下去之后,在这方面准备一下,咱们陈家以后少不得要轻罗公子照应!”
  
      “是,大哥!”陈胜铜一拱手,随即又摇头道:“恐怕准备也是白准备,咱们定方城,除了二小姐,谁也比不上花家那个丫头。”
  
      陈胜南哼了一声:“有备无患!”
  
      西郊动物园空间的一块平台上,方凌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翻看着一本丹经。这次将玄月观付之一炬,对方凌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本丹经。
  
      丹经不厚,只有三十多页,但是里面对于炼丹的各个步骤,都有清晰的记载,更有不少玄月道人关于炼丹的心得,以及二十多样的丹方。
  
      “炼丹一道,贵以专精,稍有偏差,则前功尽弃……”
  
      丹经的最后一页,玄月道人充满感慨的言语,诉说着炼丹的艰难。
  
      将丹经拿在手中,将里面的内容回忆了一番之后,方凌就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在心头模拟了一遍炼丹的过程,方凌一拍自己的小乾坤袋,一个三尺大小的黄铜丹炉就出现在平台上。
  
      丹炉三腿粗如儿臂,圆圆的盖子上,一个拳头大小的虎头,显得分外的狰狞。
  
      这丹炉同样是方凌的战利品,更是玄月道人的心爱之物,叫做金虎升仙炉。
  
      这个名字是玄月道人自己起的,开始的时候方凌还以为是什么法器类的东西。可是随着将那本丹经读完,方凌才明白这丹炉跟法器丹炉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只不过这丹炉现在对方凌来说,最大的好处是他能够用。
  
      将差不多重上百斤的盖子掀起,方凌就将准备好的炼制地黄丸的药物放入了丹炉内。
  
      “轰”
  
      随着炉火升起,方凌的第一次炼丹,算是正式开始。
  
      按照步骤计算着炼丹时间的方凌,非常小心的进行着一个个步骤。
  
      一个时辰之后,炉火熄灭。
  
      方凌满是期望的将丹炉的盖子缓缓的打开,就觉得一股烟尘味道扑面而来。
  
      定睛朝着丹炉里一看,就见丹炉内,只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ps:弱弱的求几张推荐收藏票票,给感冒中的老猫一点温暖的鼓励!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