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三十九章 匹夫之怒 流血五步

第三十九章 匹夫之怒 流血五步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说,方凌藏在哪里?”一个腰里扎着宽足有半尺皮带的汉子,用一条满是钢刺的鞭子,狠狠的打在一个四十多岁中年人的身上。
  
      这一鞭下去,那中年人的身上就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凄惨的叫声,更是从中年人的嘴中响了起来。
  
      “大爷,别打了,我们只是方家的邻居,跟方家根本就没打过什么交道,怎么会知道那方凌躲到哪儿去了。”中年人身边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抓住汉子的肩膀,大声的哀求道。
  
      “不知道?现在还嘴硬!”汉子说话间,抡起鞭子又朝着那中年人抽了过去。
  
      那女子疯狂道:“我们不是不说,是真的不知道啊!”
  
      “不知道也好办,这样,你今天晚上好好陪陪我,我发发善心饶了你们,嘿嘿,不怕告诉你们,我家老祖已经说了,明天找不到方凌,就将你们这些人统统杀死,要用你们的血,告诉定方城的所有人,这就是得罪我们陈家的代价!”
  
      汉子说到这里了,一手扯开女人的衣襟,哈哈大笑道:“你们冤枉,冤枉什么,要怪就怪你家住在方家的旁边!哈哈哈!”
  
      女人的的哀嚎声,好像是汉子最大的享受,可是就在他准备开开心心的玩一场的时候,突然听人淡淡的道:“得罪你陈家的代价是什么,我还真想知道!”
  
      “谁?”吃了一惊的汉子,一把抓过了手边的长刀。
  
      可是当他朝四周看的时候,就见自己竟然不在小屋内,雾蒙蒙的气息让他根本就分不清东西南北。
  
      “你不是在找我吗?我是方凌!”淡淡的声音中,一个年轻的男子走了出来。
  
      虽然大汉刚才嚷嚷着要找方凌,可是听到方凌这两个字,他的心中却一下子颤抖了起来。
  
      他很清楚,方凌是直接将家主陈胜南杀了的人,就凭他,哪里是方凌的对手?
  
      “你……你不是……”大汉的话,说的有些结巴。
  
      而这时,方凌已经淡淡的说道:“听说你们陈家要向定方城表明得罪你们陈家的代价,我准备来一个东施效颦,让所有人都知道一下得罪我们方家的代价!”
  
      说话间,不等大汉开口,快如闪电的剑光,直接将壮汉的头颅斩下。
  
      将大汉的头颅收起,方凌迈步向前方走了五步,一个手持长枪的陈家汉子,正在五行颠倒阵的迷雾中,大声的呼喝着:“谁,你给我出来,我给你说,我们陈家的人,有仇报仇,谁要是得罪我们,一定不得好死!”
  
      方凌哪里有时间跟他啰嗦,剑光闪动,这汉子的头颅,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头顶。
  
      只是一盏茶的功夫,方凌就出了五行颠倒阵,而被他一次性收入西郊烟尘图内的上百陈家武士,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站在陈家大院内,方凌冷冷的盯着四周的烟火,继续向前走。
  
      “谁?”
  
      一个有着练气五层的大汉,在看到方凌的差那,沉声的问道。
  
      方凌笑着道:“我!”
  
      大汉刚刚感觉到不对,他的脑袋就诡异的掉落了下来。
  
      一柄黑色的刀,从他的脖颈处轻轻的穿过。
  
      夜幕下的陈家,就好似一头猛兽,很多陈家的人,都处在一种暴怒中。
  
      毕竟死的是陈家的家主陈胜南。
  
      几乎所有的陈家人,都知道陈家要升级,成为当鲁国最为顶级的家族。可是就在这时候,作为家主的陈胜南竟然被人直接给斩杀了。
  
      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他们要洗刷这种耻辱,他们要杀死方凌,他们要向整个定方城表明他们陈家的威严!
  
      至于说一开始是他们陈家针对方凌,他们并不认为这之中有什么。
  
      “七哥,我已经让人将城西的校场给收拾了出来,明天早晨,直接将方家那群仆人和邻居在校场杀了!”夜幕的走廊下,一个中年人沉声的向陈胜铜说道。
  
      陈胜铜点头道:“嗯,十弟,这件事情既然九叔做了主,一定要做好。对了,那个瘦猴抓住了没有?”
  
      “还没有,可能是跟着方凌逃了。”被称为十弟的陈胜霸,有点不甘心的道。
  
      “九叔说了,他们谁都跑不了。姓方的虽然能够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且不说二哥就要从九莲宗回来,就是那轻罗公子从……回来,这天地虽大,也断无他们的藏身之地。”
  
      陈胜铜说到这,拍了一下陈胜霸道:“十弟,现在陈家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咱们一定要同心协力,多替九叔分忧啊!”
  
      陈胜霸整个人虽然看上去很粗犷,但是心思却也聪慧,哪里不明白现在陈胜铜的意思?
  
      当下就道:“七哥你放心,小弟绝对不会让七哥失望的。”
  
      “这就好,哈哈,时间不早,十弟你先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忙。”陈胜铜拍了一下陈胜霸的肩膀,关心的说道。
  
      陈胜霸点头,刚刚要走,突然扭头道:“七哥,那个九叔刚才说了句玉虎,好似很羡慕,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本来笑呵呵的陈胜铜,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他本来不想言语,不过想到刚刚自己才争取到这位十弟的支持,要是现在因为这点小事情让他对自己有了意见,那就得不偿失。
  
      更何况这件事情虽然秘密,但是对十弟也没有什么好处,相信他也不会多说。
  
      “十弟,这件事情,你也就是给我说一下,以后在任何人面前,千万不要提这件事情。”
  
      “不是哥哥危言耸听,这要是传到某些人耳朵里,那可是有掉脑袋的可能!”
  
      陈胜霸脸色一变,随即道:“七哥,真有这么厉害?”
  
      “十弟,我还会骗你啊!九叔说的是玉虎血浆,六十年才现世一次,听说这血浆可以让人脱胎换骨,要不然以轻罗公子的身份,怎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玉虎血浆,这东西就产在咱们定方城附近吗?要是这样,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分上一点?”陈胜霸说到这里,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陈胜铜苦笑一声道:“十弟,这种主意我劝你还是不要想,这血浆是九莲宗等三大门派的眼珠子,谁要是碰了,那就死无葬身之地!”
  
      “七哥,这玉虎血浆的位置在哪儿?我以后躲着走,省得莫名其妙丢了脑袋!”陈胜霸吸了一口气,小心的道。
  
      陈胜铜哈哈一笑:“这个倒不用,那产玉虎血浆的密地六十年才打开一次,听说里面危险重重。就算三大门派的人,也有不少饮恨其中。”
  
      “当然,这些天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城西的谷阳岭,听九叔说那密地就在谷阳岭。”
  
      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就各自分开。陈胜铜得一臂柱,自然心情不错,悠然的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
  
      打发了准备伺候的仆人,陈胜铜就准备修炼一会儿功法,好把自己的疲劳恢复一下,明天是陈家重要的日子,他一定要好好表现,给自己争取更多的分数。
  
      现在整个陈家群龙无首,机会不容错过,他岂能不努力?
  
      刚刚闭上眼睛,陈胜铜就听到脚步声,这不由让他心中不舒服,当下怒声的道:“我不是已经说了,今天不要打扰我!”
  
      “陈总管真是好大的脾气啊!”淡淡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这句话,让陈胜铜一惊,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见一个男子已经冷冷的站在他的面前。
  
      方凌!
  
      当陈胜铜看清楚方凌的面目之后,心里就是一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方凌摸了一下下巴,淡淡的道:“我听说你们陈家四处找我,所以我就来了!”
  
      陈胜铜陡然腾身而起,一把把牛毛般的钢针,就好似漫天的花雨朝着虚空撒了下去。
  
      毒龙针,陈胜铜耗费上千两黄金打造的利器,每一枚针都是经过密炼,更在毒水中浸泡一年的时间。
  
      就算是修为达到六层的高手,被这毒龙针打中,也是死路一条。
  
      不过在钢针发出的瞬间,方凌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陈胜铜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切,就在他不知该如何的时候,一个手掌狠狠的打在他的后背上。
  
      “嘭”
  
      陈胜铜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
  
      “方凌,我告诉你,你要是杀了我……”感到自己的心肺一阵难受的陈胜铜,用力的指着方凌,可是他威胁的话还没有说完,血就从他的口中不断地吐了出来。
  
      方凌再次出现在陈胜铜的面前,虽然面容依旧平和,但是此时在陈胜铜的眼中,却好似要命的阎罗一般。
  
      “陈总管,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
  
      方凌的声音不高,却给人一种幽幽的感觉。
  
      二十分钟之后,五行颠倒阵中,陈胜铜的人头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而站在他身边的方凌,整个人却陷入了沉吟之中。
  
      此时方凌想的,只有一件事情,或者说,是一个名字。
  
      景阳冈烟尘!
  
      这是他从陈胜铜口中得到的一个名字。
  
      而这个名字,让他的心一阵的振奋!
  
      他的血有点沸腾!
  
      他要用自己的行动告诉那些自以为能够随意主宰他命运的人,什么叫做匹夫一怒!
  
      他不能血流千里!
  
      但是他能血流五步!
  
      ps:感谢各位读者兄弟的支持,感谢各位大神级作者的关注,老猫给大家鞠躬致谢了!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