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四十章 得罪方家的代价

第四十章 得罪方家的代价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破开天际黑暗的,总是那一抹好似鱼肚般的白!
  
      这个时候,一般很少有人起来!
  
      但却不是没有人起来。
  
      定方城最中心的城主府,定方城城主靳尚明已经坐在了茶室内,静静的喝着早茶。
  
      靳尚明五十多岁,体型有点胖,那圆圆的脸,好似永远在笑,但是在定方城的普通居民眼中,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他,就好似神一般的存在。
  
      喝茶,是靳尚明的嗜好。
  
      脚步声中,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士,轻轻的来到了靳尚明的旁边。
  
      靳尚明的眼睛都没有抬,继续喝他的茶。
  
      而那位文士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这才沉声的道:“城主,还是没有方凌的消息。”
  
      靳尚明没有言语,好似没有听到文士的禀报一般。
  
      那文士沉吟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道:“陈家说,在太阳升起之前,如果方凌不现身,就把抓住的方家仆人和方府一里内的居民统统杀掉。”
  
      “以属下看,他们不像是开玩笑。”
  
      靳尚明眨了眨眼眸,端起水壶倒了杯水道:“这茶要温了才好喝,你尝尝。”
  
      文士接过茶,并没有喝下去,而是拿在手中道:“大人,这可是上千人……”
  
      “你想要我怎样?”靳尚明猛的站起来,那本来温尔文雅的样子,一下子变的有点狰狞。
  
      他点着文士道:“你是想要我找到方凌让陈家千刀万剐,还是让我强行阻止陈家?”
  
      “那方凌不是个傻子,这小子虽然年轻,却是一个狠辣的角色,他既然已经逃了,绝对不会因为几个仆人以及一些邻居的死跑出来。”
  
      “陈家都找不到她,你让我去哪里找他!”靳尚明说到这里,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道:“让我去阻止陈家,我怎么能够阻止得了,我只是一个普通城主,陈家的身后,那可是有一个金丹真人!”
  
      “就算是国王陛下,在遇到金丹真人的时候,那也要恭敬的行礼。我一个城主算得了什么?”
  
      “我只要蹦出来说句话,那陈家就会第一个拿我开刀!他们家主死了,需要更多人的血,洗刷一下自己的耻辱。”
  
      像泄气的皮球一般坐在椅子上的靳尚明,冷笑着道:“虽然我在国内,也算是一个大臣,可是陈家杀了我,绝对不会有人给我出头,甚至还有可能给我安个什么罪名,让我这一家子都死无葬身之地。”
  
      中年文士想要开口,但是他张嘴,却任何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很清楚,刚才靳尚明的话,都是真的。
  
      靳尚明看着沉默的下属,再次端起茶杯道:“喝茶吧,既然无能为力,那咱们就看着。”
  
      中年文士喝下了那苦涩的茶,放下茶杯的他,忍不住沉声的道:“难道就没有人管了吗?”
  
      “谁管得了。”靳尚明说话间,神情上多了一丝落寞……
  
      城东一个精致的小院内,一个人直挺挺的跪在小院中间。
  
      夜间的露水虽轻,但是这个人的鬓发间,依旧带着淡淡的水痕。
  
      不过此人却并没有理会那些露水,他就好似一块石头,静静的跪在那里。
  
      “滴答”
  
      一滴露珠从他的脸上滴下,声音很轻。
  
      “师弟,你这是何苦?”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走过来,看着那跪地的人,轻声的说道。
  
      跪地的人没有开口,依旧重重的跪在那里。
  
      中年人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师弟你稍等,我去师傅那里帮你再去求一次。”
  
      那跪地的人,眼神之中一下子多出了一丝喜色。
  
      轻轻的走进正屋,中年人刚刚准备向闭目养神的赵仙师求情,就听赵仙师道:“你师弟这件事情,为师也无能为力。”
  
      “要是平常的时候,陈家也许会给我点面子,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去的话,只是多一个死人而已。”
  
      中年人震了一下,嘴中有点不敢相信的道:“师傅您说陈家敢将您……”
  
      “他们有什么不敢的?现在他们要的是立威,你懂吗!他们要将自己丢的颜面补回来!”赵仙师说到这里,朝着中年人一挥手,充满无奈的道:“要怪就怪你师弟家住方家太近了。”
  
      赵仙师居所的这一幕,并不是唯一,在定方城,很多地方,都在上演着相同的故事……
  
      校军场外,早早的就站满了人。
  
      一般只要人一多,乱糟糟的声音,就会让人耳朵难受。
  
      可是今天,校军场外,上万人的聚集,竟然有一种鸦雀无声的冷清。
  
      就是那任何时候都要做买卖的生意人,都不见了踪影。
  
      所有的人,都看着一个方向,那就是校军场的门。
  
      这些看向校军场门的目光,除了冷漠,就是愤怒!
  
      一种悲愤至极,却无可奈何的愤怒。
  
      太阳慢慢的升起,可是那校军场的门依旧没有打开。
  
      当太阳升起一竿子高的时候,校军场内,依旧没有任何的声息。
  
      “不是说太阳升起的时候吗?这都过了半个时辰,怎么还没有人开门!”聚集的人群中,终于有人开口啦!
  
      这个开口,就好似点燃的火药捻,一下子打开了众人说话的阀门。
  
      “是啊,怎么还不开门!”
  
      “是不是在拖时间!”
  
      “这是怎么啦!”
  
      ……
  
      议论声杂乱,各种话也都生了出来,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于将那虚掩的校军场的大门推开。
  
      他们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人呢?”
  
      一道身影,犹如苍鹰一般的从远处飞扑而来,那人在人群的头顶上飞驰而过,转瞬间来到了校军场的门外。
  
      “轰”
  
      那人在离校军场还有三丈的时候,猛的伸出手掌,一道青气瞬间撞在校军场的大门上。
  
      木制的大门,瞬间分成了七八块碎片,掉落在了地上。
  
      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朝着校军场内看了过去。
  
      这一次,目光里看到的东西并没有让他们失望。
  
      一个有一丈高的小山,稳稳的堆积在校军场上。
  
      用人头堆积而成的小山!
  
      看着这些人头,不少人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因为他们知道,这里面有他们的亲朋好友!
  
      “啊啊啊!”
  
      轰开校军场大门的男子,仰天发出了一声悲痛至极的长啸。
  
      这长啸声震九天,让人有一种心神剧烈的感觉。
  
      不少人虽然听着这啸声异常的难受,可是他们的心中却带着一丝欢喜。
  
      他们觉得,这次陈家惹来了一个对手。
  
      “那不是陈家的九仙师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突然沉声的说道。
  
      他的这句话,让不少人也认了出来。
  
      “是陈家的九仙师,他刚才……”
  
      “这是怎么回事?九仙师怎么自己来了!”
  
      “咦,你看,最上面的那个人头,好似是陈家的管家陈胜铜!”这个惊叫好似一下子提醒了所有人,接着就听到有人大声的道:“哎呀,那下面的不是陈胜霸吗?”
  
      “是陈家的三虎!”
  
      “是陈家的老六!”
  
      ……
  
      一声声惊讶而带着一丝庆幸的声音中,站在人头景观前的陈元禄愤怒无比。今天,本来是他和子侄定下的洗刷陈家耻辱的日子。可是等他醒来,一个陈家的人都没有看到!
  
      觉得不妙的他,在找遍陈家没有结果之后,就第一时间跑到了校军场。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等着他的,是一片人头景观。
  
      都是他陈氏家族成年男子的人头!
  
      “方凌,我陈家与你不死不休!”
  
      “看,那是什么字?”一个汉字指着校军场上一行隐隐约约的字道。
  
      他的问题,很快让一个文士给解决了,就听那文士大声的道:“这是得罪我们方家的代价!”
  
      “这是得罪我们方家的代价!”
  
      “这是得罪方家的代价!”
  
      几乎校军场外所有人都喊出了这张血话,在这喊声中,更有人显得激动不已。
  
      虽然只是一个判断,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事情是谁做的!
  
      是方凌,这一切都是方凌做的!
  
      陈家要在校军场杀人立威,方凌就直接将陈家上千族人的人头摆在了校场上。
  
      这是何等的豪情!
  
      何等的爽利!
  
      ……
  
      谷阳山!
  
      三座不高的山峰,就好似品字一般将一个占地十里的山谷包围在怀抱内。
  
      平常很少有人来的谷内,此时站了六个人,四男两女!
  
      “轻罗公子,你的眼睛要是再乱瞅,我就将你的眼睛挖掉!”一个年轻的女子,率先打破了山谷的宁静。
  
      这女子身材修长,娇俏的面容中带着一丝冷厉。
  
      轻罗公子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许师妹如此绝情,我的心都快要碎了!”
  
      “你轻罗公子是什么东西,你自己清楚!最好还是别在我面前自称君子。”女子说到这里,声音不觉大了点:“三年前青阳城,数十名良家女子被人掠走采补,虽然全都回家了,却全部自杀身亡,这件事情,轻罗公子不会说跟你没有关系吧!”
  
      轻罗公子的脸没有丝毫的异样,相反他哈哈大笑道:“许师妹,那些女人能够得到我这修士看重,那是她们的福气。至于寻死,那是她们想不开。”
  
      “不瞒师妹说,就在这定方城内,我还看上了一个不错的女子,准备回去之后纳为炉鼎。等此件事了,师妹不如跟我一起去看看。”
  
      “你……”
  
      许师妹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他旁边另外一名笑颜如花的女子淡淡的道:“许师妹,不要因为凡人的事情和轻罗道友争执,接下来你们还要同心协力。”
  
      “秦师姐说的对,时间差不多啦,咱们还是准备一下进入秘境的事情吧!”站在轻罗公子身边的马师兄,呵呵一笑道。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其他四人的响应。在他们这些修士的眼中,凡人的死活,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事。
  
      可真的不是一个事吗?
  
      他们不知道,就在远处十里外的一座山峰上,一个少年正静静的等待着……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