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四十七章 灵血炼身,练气六层

第四十七章 灵血炼身,练气六层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玉虎石雕之下,方凌盘膝而坐,一股股血色的虚影,将他缓缓的笼罩其中。
  
      这血色越来越浓厚,到了最后,甚至将方凌整个人都笼罩在了血云之中。
  
      “喝”
  
      一声轻斥,方凌大嘴一张,那些血云犹如潮水般没入了方凌的口中。伴随着最后一丝血云消失在方凌的嘴中,方凌轻轻的睁开了眼眸。
  
      方凌自己并没有感到,在他的眼眸睁开的刹那,竟然闪过了一丝淡淡的血光。
  
      轻轻一飘,方凌就从地上站起。他的身上,此时充满了黑色的泥垢。不过现在这个时刻,方凌顾不上这些泥垢。他稍微沉吟了瞬间,陡然劲力一催,在他的身上,就出现了一道犹如甲胄般的白气。
  
      凝气成甲,练气六层!
  
      通过吸收玉虎血浆,方凌硬生生的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了练气六层。
  
      和练气五层相比,方凌就觉得自己的内气何止是凝练了一倍。在内气重新吸入体内的刹那,方凌陡然腾身而起,整个人就好似一只大雁,在虚空中飞腾了起来。
  
      “一步,两步,三步……”
  
      虚空中,方凌一直连走了十七步。
  
      当十七步走完的刹那,一只宽有一丈的白色鹏鸟虚影就出现在了方凌的身后,伴随着这鹏鸟的出现,方凌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轻了一半。
  
      好似在这空中,都能够停留一刻的感觉。
  
      金雁功大成。
  
      不,应该是自己已经超越了金雁功大成的境界。
  
      当年丘处机虽然留下了金雁功,但是他在内气方面,绝对没有自己现在深厚。
  
      轻轻笑了笑的方凌,从虚空中缓缓落了下来。
  
      从西郊烟尘图内弄出一个大水缸,方凌整个人就跳了进去,只是半刻钟的时间,水缸里的水就变的无比浑浊。
  
      一刻钟后,方凌从第三个水缸里出来。看着三个水缸中浑浊无比的水,方凌有点感慨。他从来没有想到人体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污垢。虽然这玉虎血浆只是提升了他一层的修为,但是他真正的感到自己浑身上下变的不一样。
  
      究竟何处不一样,他说不出来。
  
      但是这种异样,真的存在。
  
      巨大的玉盆内,又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血痕,看着这些玉虎血浆,方凌沉吟了瞬间,还是决定再次用血浆洗练一下自己的身躯。
  
      虽然知道作用会减少,但是有一份作用,总比没有的好。
  
      再次将血浆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的身躯上,一股灼热的感觉再次从他的皮肤上升起。
  
      不过这种感觉,比起上一次小了很多,也弱了很多。
  
      一天之后,玉盆内的血浆已经空空如也,那巨大的玉虎雕像,也不再滴出一滴血浆。
  
      经过了三次炼体的方凌,就感到自己的精气神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他这具身体,随时动作一下,都有一种惊人的爆炸力隐含在其中。
  
      不过可惜的是,除了第一次让他内气突破第六层之外,这两次的吸收,虽然让他的内气稍有增加,但是要想破开练气七层的台阶,还有一定的距离。
  
      这玉虎为什么会有血浆流出呢?
  
      方凌目视着玉虎雕像,沉吟间就准备走过去。
  
      可就在他要接近那玉虎的刹那,玉虎陡然开始下沉,只是眨眼功夫,已经消失在了景阳冈的山岭下。
  
      只有一个玉盆,依旧留在那里。
  
      方凌很想跟着追进去看看,可是他没有那样的神通。相信当年发现此处的三宗前辈,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想法。
  
      既然难以探究玉虎雕像的秘密,方凌就将目光放在那棵诡异的大树上。
  
      上一次大树入体,海量的灵气还记忆犹新,不知道这次,灵气是不是还能够给自己带来晋级的好处。
  
      练气七层!
  
      方凌想到这个名字,眼睛就有点发亮。
  
      只要晋级练气七层,那对他来说将是另外一通天地。
  
      这种能够期待,让方凌的手落在大树上的时候,有一种小小的颤抖。
  
      “轰”
  
      大树拔地而起,一切都和方凌想象中的一样。
  
      海量的灵气,一如以往一般,疯狂的灌输到了方凌的体内。
  
      一刻钟之后,方凌睁开了眼眸,不过他的脸上,却出现了一丝失望。
  
      涌入他体内的灵气,虽然让他的修为达到了练气六层的顶峰,但是并没有让他突破练气七层。
  
      练气七层,内气转化为修士可以御使的灵气!
  
      这是一种质的转变!
  
      除了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支撑外,更和修炼者的根骨有关系。有不少人虽然积蓄了大量的天地灵气,但是一辈子也没有将腿迈进练气七层这一个关口。
  
      在大树没入景阳冈旅游图中的时候,方凌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次进入他体内的灵气,足足支撑他冲击练气七层。
  
      可是最终,这些灵气却白白的消耗掉。
  
      这个结果,让方凌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这具身体,并不适合修炼。
  
      不适合修炼!
  
      这对于大多数的修炼者而言,不啻于一种晴天霹雳!
  
      辛辛苦苦晋级练气六层,最终却因为资质的原因被卡在练气七层的坎上。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一种让人无可奈何的悲哀。
  
      这种结果,让方凌的情绪同样不是太好,他吸了一口气,将自己这种负面的情绪甩到了脑后。
  
      事情既然出现了,那就要面对!
  
      自己还有九转入道丹的丹方!
  
      更何况从开始,自己就想着用九转入道丹突破练气七层的。
  
      “嗖”
  
      一卷长有三尺九寸的图出现在了方凌的手中,这张图和西郊烟尘图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区别,不过图的名字却换成了景阳冈烟尘。
  
      整张图内山岭起伏,一如将整片空间印入图中。
  
      这张图的作用,和西郊烟尘图几乎完全相同!有了这张图,方凌更是可以随时进入这景阳冈的空间。
  
      带着留恋的朝着景阳冈空间看了一眼,方凌一展手中的烟尘图,人就消失在了这片空间内。
  
      ……
  
      定方城陈家大院,本来热闹非凡的院落,此时却是一片死寂。
  
      不过在这死寂中,并不是没有人。
  
      在陈家的议事厅内,此时站满了人。
  
      要是有熟悉定方城的人来此一看,一定会为现在的情况吓一大跳。此时在议事厅内站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比如赵仙师,比如城主靳尚明,比如定方城内另外几个修士……
  
      虎威武馆的馆主管无伤,只有在大厅边角的位置上站着的资格。
  
      而这些在定方城跺跺脚都可以让大地震颤的人,此时一个个都规规矩矩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
  
      而他们的目光,都恭敬的看着坐在方家大厅正中间的男子。
  
      这男子猛一看上去,就好似陈胜南重新活了过来。
  
      要是将四周站立的人群换成陈家那些已经被杀的族人,那就是陈胜南在陈家召集下属。
  
      不过很显然,这男子不是陈胜南。
  
      陈胜南在定方城没有如此大的权势!
  
      男子闭着眼睛,一声不吭,好似在魂游天外,而在他的身边,则站着陈家唯一的元老陈元禄。
  
      陡然,一柄飞剑从男子的身后飞出,凌厉的杀机,直接弥漫了整个大厅。
  
      大厅内的赵仙师等修士,还能够勉强站立。而其他修为低下的人,一个个都浑身打颤。
  
      管无伤的心也在打颤,他想要运转自己的内气抵挡这种压迫,但是才刚刚催动,就发现自己的内气竟然运转不了。
  
      这就是筑基期修士的威压!
  
      头更低了不少的管无伤,连抬头看的力量都没有。
  
      这股肃杀之气足足在大厅中笼罩了一刻钟,这才随着飞剑没入那很像陈胜南的男子衣袖中,消失了开来。
  
      “扑通”
  
      一个胖墩墩的中年男子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他想要爬起来,但是双手和双脚却好像不是他的一般,根本就不听他的使唤。
  
      坐在中间的男子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而是朝着靳尚明道:“靳城主,有消息吗?”
  
      靳尚明摸了一下自己头顶的汗渍,恭敬的道:“大仙师,今天本官发动了三千人手,但是并没有发现一个像方凌的男子在活动。”
  
      “哼”男子不满的低哼,让靳尚明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
  
      “大仙师,本官从明天起,立刻增派人手,绝对让整个定方城一只鸟都飞不进来。”
  
      靳尚明的解释,男子好似听进去了一点,他将目光放在了另外一个男子身上道:“左帮主,你们惊龙帮有消息吗?”
  
      左帮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枯瘦男子,他同样恭恭敬敬的道:“大仙师,我们惊龙帮所有的弟子,现在都在搜寻那人的消息,只要一有消息,立刻向您汇报。”
  
      “所有弟子?”男子冷哼一声,那柄飞剑陡然朝着左帮主飞了过去。
  
      在飞剑的笼罩下,左帮主的脸色变的无比难看,他大声的道:“大仙师饶命,大仙师……”
  
      剑光过,那左帮主的头一下子滚到了地上。
  
      不过诡异的是,分开的身子,却没有半滴血!
  
      男子冷笑道:“昨天惊龙帮只派出了二百名弟子搜寻那人的下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淡淡的声音,让大厅中的所有人脸色更加的难看。
  
      当男子的目光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头都低的更狠!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