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山神 > 第八十一章 谈经会

第八十一章 谈经会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五日之后,方凌再次从珍宝轩走出。这一次他的小乾坤袋内,已经多了一万块中品灵石。这一万块中品灵石,就是一个金丹真人也不见得能拿出来。如果有人知道方凌的手中有这么多的中品灵石,十有八九会有杀人夺宝的想法。
  
      方凌这次走的依旧很隐秘,尽管这次交易和珍宝轩进行的很秘密,但是他一路上,还是换了七八次伪装,并借助西郊烟尘图的空间,将自己隐藏了四五次。当方凌回到七星峰之时,天色已经黯淡下来。
  
      七星峰灵气虽然一般,但是整个都属于方凌自己所有,将洞府外的阵势全部开动,方凌就直接将一万块中品仙石从储物袋里倒了出来。中品仙石里隐含的灵气是下品仙石的百倍,从颜色上看,也不像下品仙石那般驳杂不纯。在洞府的灯光下,一万块中品仙石,不断地闪动着晶莹的光芒。
  
      方凌拿起一块中品仙石,就感到一股股的灵气不断的从仙石中传出。用中品仙石修炼比用吸纳灵气来得迅速,看着这一堆仙石,方凌甚至有一种再炼制一堆九转入道丹的冲动。不过这种冲动,还是被他压在了心里。
  
      他知道,这次用九转入道丹和珍宝轩交易,其实已经冒了险,要是在这样下去,说不定就会被人打了主意。先不想其他,现在最重要的,是筑基。
  
      万星筑基阵的奥秘,方凌已经参悟的七七八八,一些布置阵法的物品,更是收集了两套。不过就在他冲动着准备布置万星筑基阵的时候,一件事情陡然出现在了他的心头:谈经会!三天之后,就是该自己主持谈经会的日子了。
  
      这谈经会肯定是那白羽琪故意针对自己的,既然躲不过去,那就好好的谋划谋划。
  
      这两天,方凌对白羽琪的身份也有了一个了解。真道宗大长老,金丹真人李正奇的关门弟子,筑基初期修为,一直以来都跟在李正奇的身边,深得李正奇的喜爱。正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在真道宗中很少有人招惹他。再加上这个人性格狭隘很是护短,以至于他那些子侄在真道宗横行霸道。这次谈经会,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教训。而且还是当着真道宗大多数弟子的面,将自己狠狠的打落尘埃,从而树立他的威严。
  
      方凌不愿意惹事,但是他并不怕事!一个个念头,开始在方凌的眼中闪动,随即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眸……
  
      对于所有的仆役弟子和外门弟子而言,谈经会是一年中最大的事情之一。因为这一天,核心弟子登台讲法,很多困扰他们多时的问题,都会在这个谈经会上迎刃而解。因此,这谈经会,对真道宗来说,那就是一个大日子。就是已经达到了筑基的内门弟子,十有八九也会过去听一下,毕竟核心弟子的领悟,他们也需要参考。
  
      谭小童是西暝峰的杂役弟子,以往都是睡到五更天的他,这一天三更天就早早的起来了,手脚麻利地将所有事务收拾干净,然后趁天还没亮,就去找自己的好友朱三顺,两人说好的一起去参加谈经会。
  
      本来谭小童以为自己的这好友已经起来了,却没想到他推门进去,朱三顺还在那里呼呼大睡。“你这家伙,忘了今天是谈经会了吗?”一把抓住朱三顺的耳朵,谭小童不满的责怪道。
  
      核心弟子的法力都不错,就算离得再远也能听得到,但是这些杂役弟子们,还是愿意坐在更接近这些师叔师伯的位置。因此,以往的谈经会甚至出现过深夜占座的情况。
  
      “你松手,快点松手啊!”朱三顺一把推开谭小童的手,不满道:“哎呀,这次的谈经会,不用占座。”“咋回事?”谭小童愣了一下,疑惑道。
  
      那朱三顺抓起杯子喝了一口水,随即骂道;“你不知道?这次主持谈经会的是那位七星峰的方师叔,他刚刚进宗门才一年,又没有人传授,你说他能讲什么!”
  
      谭小童的神色,顿时布满了失望。要知道他盼着谈经会,可是盼了一年。
  
      “怎么会是他主持谈经会呢?这不是开玩笑嘛?”“可不是嘛,要不然你说我怎么睡到这个时候。”朱三顺说话间,又往床上一躺道:“趁着天还没明,再睡个回笼觉。”
  
      “这次谈经会你不参加啦?”一脸失望的谭小童,哪里肯让朱三顺睡好,一把掀开他的被子,犹豫着问道。朱三顺被他扰的睡不着,干脆坐起来道:“参加!怎么不参加?这次有好戏,不看白不看。”
  
      “好戏?”谭小童颇感意外。
  
      “知道为什么这次谈经会会让那位方师叔主持吗?这是有人要收拾他!白惊涛他们已经放出话来了,说这一次白羽琪师叔,要给那位方师叔一个教训!”
  
      “嘿嘿,核心弟子被打,这事情在咱们真道宗那可是百年不遇,这种热闹,怎么能不看看呢。”
  
      朱三顺说到这里,摇头晃脑道:“我还听说,有人为此事开了赌局呢。”
  
      “赌局?”谭小童对赌一向不感兴趣,但是这时候还是忍不住问道:“赌啥?那位师叔赢?”
  
      “拉倒吧,要是赌这么幼稚的问题,庄家还不得赔死?是白师叔究竟将那位方师叔打成重伤、还是轻伤!”朱三顺说到这里,又笑嘻嘻的道:“我下了赌注,是重伤,嘿嘿,白师叔那么霸道,他可不是留情面的人。”谭小童点了点头,他虽然只是一个仆役弟子,却也明白白羽琪在真道宗的霸道。
  
      “在谈经会上被打的话,那方师叔以后还怎么在咱们真道宗修行啊?”
  
      朱三顺摸了一下脑袋,笑嘻嘻道:“爱怎么修行怎么修行,我可是赌了一百块下品仙石呢,等赢了请你吃顿好的。”
  
      “哦,反正没什么事情,咱们去谈经台吧!奶奶的,看清楚点也好,这次看热闹的人也不少。”……
  
      赤火峰高有五百多丈,论高度虽然比中元峰要低,但是要论起区域,比之中元峰还要大上九分。因为地底有火脉,赤火峰一年四季都是郁郁葱葱。对于整个真道宗的弟子而言,这赤火峰就是他们心中的圣地。当然,这个弟子是男弟子。
  
      赤火峰作为金丹长老许立琼一脉,以女弟子为主,几百个莺莺燕燕生活在这里,怎不吸引男弟子的目光。不过许立琼此人素来性格强势,因此断然没有男弟子敢来这赤火峰撒野。
  
      “师姐,您不是要闭关三个月炼制赤炎烈火旗吗?怎么现在就出关了?”一个二十多岁,看上去面目姣好的年轻女子,朝着身边另外一个红衣女子说道。
  
      这红衣女子看上去比说话的女子还要小,整个人身材修长,红色的衣裙虽然宽大,却包裹不住女子那越加显得丰润的身材。这红衣女子的个头,比之一般男子还要高上两分。她站在那里,就算不说话,也给人一种压迫感。
  
      她笑了笑道:“今天谈经会,白羽琪用飞符给我传讯,让我过去一观。这种小事,怎么也要给他一个面子。”
  
      第一个说话的年轻女子哼了一声道:“那家伙这次准备对七星峰姓方的动手,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
  
      “掌门师兄也是的,我不信他看不出这姓白的用意,还帮着他,让人家主持什么谈经会,这分明是想让那新来的小子从此在整个真道宗成为笑柄。”
  
      红衣女子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她淡然笑道:“季师妹,白羽琪在大长老那里很是受宠,掌门怎么也要给他一个颜面,这是小事情。”
  
      季师妹看着红衣女子淡淡的神情,心中有点不舒服。不过她也清楚,那个被扔到七星峰等死的年轻人,对于执掌宗门大权的人而言,不论如何丢人,都是一件小事情。
  
      “好了,这些话也就是咱们姐妹说一下,其他人面前不要说。”红衣女子凤目转动,淡淡道:“咱们虽然不怕那姓白的,却也不要得罪他。”
  
      季师妹点了点头,那红衣女子手中法诀掐动,一道红光将两人托起,朝着谈经台的方向飞起。而就在红衣女子和季师妹说话的时候,同样有不少人在谈论着这次谈经会。甚至在中元峰后山的那个山洞中,正在修炼阵法的三位金丹真人都说起了这件事。只不过这件事情在他们的眼中,只有两个字:胡闹。胡闹说的是谁,自然不会是方凌。这个被他们刻意遗忘的核心弟子,连胡闹两个字都配不上。
  
      谈经台位于中元峰下,是一片占地上万亩的平台,此时平台下,已经有不少弟子聚集。和以往谈经会的认真不同,现在的弟子们很热烈,一副我们都是来看戏的摸样。
  
      “看,那是东耀峰的焦师伯!”“哎呀,西暝峰的胡师叔也来啦!”“啧啧,赤火峰的师妹越来越水灵了,你看中间那个红衣……”
  
      那盯着赤火峰女弟子的男子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旁边的人狠狠的拍了一巴掌:“老弟,那可是赤火峰的郑月妍郑师叔,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
  
      三大核心弟子聚集,这对于真道宗而言,那可是几年也难得一见的省事!
  
      ps:呼唤推荐收藏票票支持!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