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武炼巅峰 > 第六十九章 徒弟和祖宗的区别

第六十九章 徒弟和祖宗的区别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
  
      “现在的凌霄阁,大长老和四长老五长老联合在一起,以大长老为马首是瞻,而二长老和三长老是另外一派,前者欲取掌门而代之,后者却是要维护掌门的一方。只不过大长老那边掌握的实力强大一些,二长老和三长老在这些年的明争暗斗中吃过不少亏。”
  
      听了李云天的话,杨开心中顿时了然。
  
      长辈们彼此不睦,小辈们自然也会争斗,苏木和魏庄的过节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赵虎冷笑道:“不过是老虎不出山,猴子称大王罢了。掌门若真的再现身,大长老他们又算是哪根葱?”
  
      李云天瞪了赵虎一眼道:“别在背后嚼舌头。咱们小辈弟子莫要道长辈的不是,纵然看不惯他们的做法。”
  
      赵虎吐了吐舌头,轻声道:“你不也是这么想的。”
  
      李云天道:“但是我不会说。”
  
      贡献堂处,夏凝裳急匆匆地冲了进来,梦老头笑望着她道:“徒儿,今日又来看望为师了?恩,这般孝顺,老夫甚慰。”
  
      夏凝裳急切道:“师傅,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梦无涯有些疑惑,他还从未见过自己的徒弟象今天这么慌张过。
  
      夏凝裳连忙将今日杨开等人和魏庄的过节说了一遍。
  
      梦无涯听完之后脸色阴沉:“你说,杨开那小子已经到开元境三层了?他还把魏庄给打败了?”
  
      “是啊!”夏凝裳连连点头,心想他的突破还是我帮忙的呢。
  
      “看样子他上次在黑风山中获得的奇遇不小啊,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修炼速度好快。”梦无涯微微吃惊。
  
      “师傅你就别感慨了,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把他救出来吧。”夏凝裳急切道。
  
      梦无涯听的一愣,诧异地望着自己的徒弟,神色古怪:“徒儿,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夏凝裳一愣,嗫嚅道:“我有么?”
  
      “恩,你现在就很紧张。”梦无涯点点头,自己这个徒弟冰清玉洁,思想单纯,没人比自己更了解她了,这么多年来,凌霄阁也不是没有出众的男弟子爱慕追求她,可她对那些人的态度从来都是不假辞色,敬而远之,今日反倒为一个只有开元境三层的人求助,显然不太寻常。
  
      夏凝裳道:“我只是不想他的修炼之路刚有起色便被扼杀了。”
  
      “你跟他很熟?”梦无涯顿时警惕起来。
  
      “不熟,不过我观察他两年了。师傅你也知道我在暗堂当班嘛,负责的就是他住的那一块区域。”夏凝裳实话实说,说完又央求道:“师傅你想办法救救他吧,他这次得罪了大长老,若没高人相助恐怕在劫难逃,二长老不一定就会管他的死活,师傅你就是那个高人呀!”
  
      梦无涯一脸的享受,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宝贝徒弟拍的马屁。
  
      得意了一阵,梦无涯又皱眉道:“徒儿,这事为师不好插手啊。你看,这毕竟是凌霄阁的家务事,老夫不过是个看场子的,插手进去象什么话嘛。”
  
      这倒是实话,虽然他对杨开的印象也不错,但他一个外人怎好意思干涉凌霄阁的事情?
  
      夏凝裳不回话,只是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梦无涯,虽然有面纱阻隔,梦无涯还是能看到她气鼓鼓的小脸蛋。
  
      最受不了这种眼神了,梦无涯当下苦起了脸:“哎吆喂,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别任性了。而且老夫就算不出手,二长老那边定会有安排的,这一次杨开是因为苏木才被牵扯进去,二长老若不管他,日后如何拉拢人心?”
  
      “万一呢?”夏凝裳气鼓鼓地问道。
  
      “应该没有万一吧。”梦无涯也有些不确定了,毕竟高层争斗,牺牲一两个无关轻重的弟子还是很正常的事情。
  
      “哼!”夏凝裳一扭身,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闷闷不乐道:“师傅你若是不帮他,那九阴汇聚之地我也去不了了,你徒弟一生实力恐怕也只会止步于此!”
  
      听了这话,梦无涯大惊失色,颠颠地从柜台后面跑了出来,佝偻着腰站在夏凝裳面前,伺候姑奶奶一般放低了姿态:“这话可从何说起啊?”
  
      夏凝裳撇过脑袋,沉默不语。
  
      梦无涯连忙又转了个方向,再次走到夏凝裳面前:“你跟我说说,为什么不帮他你就去不了那里了?”
  
      “反正你不管他的死活,我的死活你也别管了,师傅你就是这种薄情寡义的人!”
  
      这话犹如一支利箭,迎面射来,穿透梦无涯的心脏,让他如遭雷击,浑身一震,小心肝都碎成无数瓣。
  
      “姑奶奶,我的姑奶奶吆,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我这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你这般折腾啊。”梦无涯连连作揖,卑微的不行。
  
      这哪里是对徒弟的态度啊,分明就是对祖宗的态度。
  
      夏凝裳这才转过头来,盯着梦无涯轻声道:“他修炼的是阳属性武技,而且体内的阳元之气精纯无比!”
  
      “阳属性元气?”梦无涯神色凝重,“精纯到什么程度?”
  
      “比上次你找来的那个人,精纯五倍以上!”夏凝裳答道。
  
      “你出手试过?”梦无涯迫不及待地确认。
  
      “是!”
  
      “如果是这样,那他还真不能出事!”梦无涯的腰杆突然挺直起来,想了片刻,迈步就朝外走去。
  
      走到门口又是一顿,回头望着夏凝裳问道:“徒儿,你排斥他么?”
  
      “不排斥!”夏凝裳缓缓摇头。
  
      “那就是喜欢?”
  
      “也不是喜欢,就是不讨厌。”夏凝裳被问的面色羞红。
  
      “好好好。你也知道若要去那里你要做些什么,但是你得跟师傅保证,不会对他动心,我才会去救他!”
  
      “师傅你说什么呀!”夏凝裳扭捏不已,“我与他连话都没说过。”
  
      这话说的夏凝裳心虚不已,不由自主地想起上次夜晚的尴尬。
  
      “并非为师要斩断你的情爱,只是……这种小地方不是你的容身之处,这里也没有你能倾心的人,迟早有一天你会到达一个任何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到时候你会活上几百年,上千年,而你所爱之人会在你面前慢慢老死,为师不想你承受那种痛苦。徒儿你要记得,武之巅峰,是孤独,是寂寞,是高处不胜寒呐!”
  
      {飘天文学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