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娇妻在上:墨少,轻轻亲 > 第682章:“太太,两天一夜了,你气

第682章:“太太,两天一夜了,你气

    她想起他早上问他的问题——
  
      【温薏,你爱我么。】
  
      她闭上眼,这张她十多年前熟睡的床因为熟悉的回忆而让她生出一种安全感,对这个问题也好似徒然有了答案。
  
      如果他们就一直这么冷战下去,直到这段关系心照不宣的走到尽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跟结果。
  
      她可以没有他,这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唯一不妥的是,她似乎总是无法抗拒来自他的诱惑。
  
      …………
  
      温薏第二天待在温家,陪着温母聊聊天,逛逛街,买买菜,一个人的时候就窝在自己的书房里看书,日子倒也过的消遣跟舒适。
  
      傍晚温寒烨回来的时候,温薏跟叶斯然坐在一起聊天逗猫儿,他挑了挑眉,一边拖着身上的西装一边迈着长腿朝她们走了过去。
  
      叶斯然撑着下巴,看着男人走近,然后托腮露出甜甜的痴汉笑,“老公你回来了。”
  
      温寒烨瞥了自己妹妹一眼,然后伸手去摸叶斯然的脑袋,随意懒散的道,“老公渴了,去给我端杯茶过来。”
  
      叶斯然眼珠滚了滚,看了看他,又瞧了眼温薏,笑眯眯的道,“薏儿,你要喝吗?”
  
      温薏微笑,“好啊。”
  
      叶斯然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扑到男人怀里踮起脚尖毫无顾忌的亲了他的唇一下。
  
      温寒烨站着没动,低头瞟她一眼,“我妹妹在你也这么不害臊。”
  
      “你山区里长大的乡巴佬么,大街上到处接吻的,我一天没见你了亲一下有什么好害臊的,”叶斯然仰着脸嗔道,说完后又凑上去亲了一下,“你是我的,想亲就亲。”
  
      “亲完了?”
  
      “完了。”
  
      “去端茶。”
  
      她眨眨眼,旁若无人的道,“你也回亲我一下呗。”
  
      温薏默默的别过了脸,看向远处。
  
      温寒烨低眸轻飘飘的瞟着她。
  
      “快点。”
  
      男人舔了舔唇,唇上染上了点弧度,有些想笑又无奈,最后还是单手扶着她,直接深吻了下去。
  
      持续半分钟。
  
      分开后,见她还巴望着他,温寒烨低头靠近她的耳畔,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嗓音哑声道,“晚上吻个够,行了吗?”
  
      她重重点头,蹭蹭蹭的跑回屋子里去了。
  
      待她的身影消失后,温寒烨才在温薏的对面坐了下来,扫了她的表情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那男人联系你了吗?”
  
      温薏这才重新回过头,“没有。”
  
      “你们这是准备冷战到底了?”
  
      “他不是忙着找李千蕊么,没时间理我,他满世界的找其他女人,我也不想搭理。”
  
      “你要不干脆去公司帮我算了。”
  
      “……”
  
      他手骨敲着桌子,“你接受了这么多年的精英教育,三十岁都没有就退休的话,不是太浪费你这修炼了十年的本事?”
  
      “开心就好,哪有什么浪不浪费?”
  
      温寒烨眯了眼睛,似笑非笑,“你如果跟墨时琛离婚了,不还是要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去别人家做事难道比在自己家做事好?我们家的位置随便你挑,你想要我的这个位置哥哥也拱手相让。”
  
      “哥,你就这态度,信不信我待会儿就去跟爸告状?”
  
      “……”
  
      温寒烨嗤了一声,也没在意,他视线随意一瞟,就瞟到了不远处的一抹身影朝他们走来,他唇角勾起,弧度一下就更深了,“哟,妹妹,来了稀客。”
  
      温薏开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不期然就看到了眼熟的颀长身影。
  
      这会儿本来就是傍晚时分,夕阳正是西下的最后时刻,橘红的柔和光线很美丽,将男人的身形拉得极长,他穿着考究的定制黑色长西装,下身是同色系的西裤,修身又矜贵,气息淡然,但视线专注的看向她的方向。
  
      墨时琛径直的走到了他们跟前,他的视线自他们身上扫过,朝着笑的意味不明的温寒烨淡淡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温寒烨眼睛眯得更狭长了,藏起了眼底的内容,一副懒散的语气强作出意外的态度,“墨公子今天终于有空了?”
  
      墨时琛瞥他一眼,懒得会用他拙劣的演技和话里的讽刺,目光笔直的落在温薏的脸上,低低淡淡的开口,“太太,两天一夜了,你气消了吗?”
  
      温薏抬头看他,因为男人是逆着光站,所以从她的角度看有那么一两分看得不太真实,她细微的蹙起了眉,“怎么,你的事情办完了吗?”
  
      他平静的答,“没有。”
  
      温薏颇为好笑的问,“那你现在有空了?”
  
      他还是淡淡的,“你说要彼此冷静,我就给你时间消气,我还没忙到见自己女人的时间都没有,我也没说过我的工作跟她的事情比你重要。”
  
      正叼着烟准备点燃的温寒烨在打火机的火焰灭下去后,嗤的一声笑出了声。
  
      这一笑,着实突兀。
  
      墨时琛跟温薏同时看了过去。
  
      温寒烨很淡定,收起打火机抽了口烟然后缓缓吐出,他隔着青白的烟雾跟橘色的光线斜睨着墨时琛那张英俊又略显阴郁的脸,“我说墨公子,你真挺有意思的,我也想知道哪里有不用哄晾在一边晾几天就会自动消气乖乖握手言和的女人……你以前是不是还跟男人好过啊,我印象里只有男人这么善解人意。”
  
      温薏,“……”
  
      墨时琛看着他,眼神转凉。
  
      温寒烨手指弹了烟灰,细碎的灰烬散在空气中消失不见,他不温不火的对上了墨时琛的视线,唇上的笑陷得不那么正经,但没什么温度,让人读出了几分凛冽的冷意,但他语调未变,啧啧了两声,“你失忆了可能不记得,我妹以前跟你吵架冷战从来不回家的,回家就代表……她向家里的二老发出你们关系不和的信号,让他们做好她可能会离婚的心理准备。”
  
      墨时琛的眼神在他不紧不慢说完最后一句话时,骤然聚集了一股寒意,随即调转方向看向了温薏。
  
      温薏总是在某些时候会突然发现,她这个平常看上去吊儿郎当什么事都不正经的哥哥,心细如发的让她觉得可怕。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