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一章 95年的张湾

第一章 95年的张湾

上一页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dd”并加关注,给《乡村首富》更多支持!
  临近9月的天,天阴沉阴沉的,西边天上黑色的云团中,那雨酝酿了几个钟头都半滴未下,教人心急,往年这个时节里雨水多得淹掉一茬茬的庄稼,今年却格外地旱。
  张湾是坝头乡偏到最西边的一个村,甚至说连一个村都算不上,只能说是白鹤村张湾大队。
  九五年这座位于中国内地的小村落仿佛是从革命年代的战火中走过来一样赤贫,满眼都是低矮的瓦房,极少见到富裕的人家起的两层水泥楼,坑洼的黄土路,八月的暴风一卷,便漫天黄土飞扬,雨水倾洒便泥泞不堪。
  此时却看到一个不过十来岁的少年,迎着风撒着手玩命似地往村头的河滩跑去,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只裹着半个屁股腚的小裤头,嘴里呜咽地哭个不停,身后追着一个不算矮的少妇,不到三十的年纪,马尾扎在脑后身量纤瘦,尽管脸色微微有些蜡黄,但是五官却生的异常清秀。
  女人脚下的步子跨得急,手中赫然拿着一把已经只剩下几根干枝的笤帚。
  “你还跑,还跑,老子今天不抽死就跟你姓了!”
  “老子就跑,你打死我算了!”
  --
  凌乱的风中,女人和孩子的叫声顺着风,从村头吹进村尾,不过三四十户门墙,百八十口子的小村,也仅是盏茶的功夫,老老少少就都知道了文林家的媳妇又在追家里的那个淘气崽子。
  张晨的脑子有些沌,就像被重物狠狠地撞了上去,有些发晕,只是还没等他理清思绪,一道黑影就劈头盖脸地往他身上抽了上去,这一抽,竟是把他打了个激灵。
  “爱平,你莫打了!”河坝下的秋田里,杨家婶子弯起身子往上面瞧了瞧就扯开嗓子喊道。
  “老子就是要打死这个混账东西!”
  “我让你去划水,我让你去划水,我今天不打死你!”
  愣愣地看了一眼抽在光胳膊上的东西,火辣辣的痛感刺激着张晨脑中似乎变得极为敏锐的神经,眼中猛地闪过一道亮光。
  随即似乎麻木了,又似乎失了知觉,只是愣愣地看着四周,远处那朦胧的湖心上,荡漾着密密麻麻的乌篷船和小舢板,飘着云朵并不显蓝的天,远处一茬茬的水稻田,还有身边,那似乎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面孔。
  “妈!”
  刘爱平气急了,手中的笤帚狠狠地抽了几下,似乎不解气一般又抽了几下,令她有些不对劲的是,往日里拼了命也要跑的儿子今天竟像是魔楞一般任由得她打,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大腿。
  见女人没有听见一般,张晨又喊了一句。
  “妈!”
  这一次,刘爱平听的真切,这一道有些不似往日的叫声顿时把她的心给叫软了,手里的笤帚似乎是触了什么霉头,被她用力一甩便扔到了坝头另一边的湖心里,水中荡起的波纹一圈圈泛开,水面上倒映的夕阳,像染红的脸笑开了花。
  轰隆!
  娘儿俩还没有搭上话,头顶的天终于雷声大作,旱了半个月的夏末,天公总算是作美一般下了场泼天的大雨。
  张晨迷迷糊糊地任由着女人拉着手,一把拽过去狠狠地在屁股蛋子上抽了几巴掌,随即便一脸铁青地往村里跑开了去。
  雨滴打在脸上,洗净了灰尘,也洗净了心里的不安和焦躁,少年的眸子里,清澈得令人心惊的眼神望着那高不过一丈的土房子,脸上竟微微带上了些许笑意。
  进了家门,一股子熟悉而又陌生的红薯味吸入鼻中,似乎有些发凉,张晨不由得打了个喷嚏,门外,豆大的雨点落在地上,还不到一刻钟,竟已经渐渐消停了。
  一抹金色夕阳的余晖挤开那渐渐消散的乌云,洒落在宁静的小村中,雨后,那天竟异样地蓝得刺眼。
  “这八月天的雷雨,来得快去得早,地里的泥巴还没湿个透!”
  三间拥挤的土房子里,张晨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在里屋的长板凳上,耳边隐约听得到女人从里屋隔壁的灶台边传来的话声。
  理了理脑中的思绪,他竟发现自己似乎还记得不少的事情,如果没记错,这肯定是九五年的那个下午。
  那天他背着母亲刘爱平去村前的河里戏水,被当场捉了个正着,只是记忆中,却不似现在这般静静地坐在屋子里,而是被母亲刘爱平逮着在湖边狠狠地揍了一顿,自此之后,便再也没有下过水。
  不错,真的是九五年!记忆中稍显模糊的土房子,一样的味道,甚至门角那由着几块木板架起的鸡窝都极为熟悉,时隔近二十年,他却难以忘记这里的点点滴滴。
  多少次梦想回到童年,多少次想追忆过去,又有多少次想重头再来,来的真真切切时,却有些不知所措,作为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张晨生在科学发达的年代,长在现代化的世纪里,却从来没有过如此奇异的经历。
  然而,墙上那厚如砖头一般的劣质日历上,正中赫然印着的鲜红阿拉伯数字,似乎在嘲笑着。
  “28,一九九五年,八月!”
  一九八六年的夏天,国家终于开始试行了义务教育制度,张晨很幸运又极为无奈地按时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小学生。
  作为坝头乡最西边的村子,应该说是大队,张湾大队最近的小学都在五里开外,说是学校,不如说是一个乡下的跑马场,甚至没有一个学校的名字,仅仅是叫做屋前学堂,学堂里只有两个年级,两个老师。
  一个近乎七十的老先生,姓杨,戴着一副老花镜,高瘦高瘦的,直到很多年后张晨都很好奇老头子那一把老骨头怎么撑得起近一米八的身体。
  而另一个却是杨老头的孙女,叫做杨彩华,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如果不是胸前隆起的胸脯,甚至没有人认得出她是个女人,近一米七的个头,方字脸,浓眉大眼,若是一个男子倒是一副好样貌,只可惜是个女儿身。
  杨老头和杨彩华爷孙俩一个带着两个年级的语文课,一个带着两个年级的数学课,而张晨则在屋前小学读过两年之后,便转到了七八里之外的白鹤村小学,暑假结束一开学,便是白小五年级的学生。
  在刘爱平眼里,儿子张晨自那一日挨打之后,便极为反常地在家里坐了好几天。
  即使她外出到田地里,由于不放心就把孩子带着,张晨也是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坐在地坝上,翻着不知道从哪家的厕所纸壁里掏弄来的小人书。
  在不过几十户人家的张湾,张老大家绝对算得上是标准的贫农,连中农的边都沾不上,一年能有个三两千块钱的收入就算是丰年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老头子张文林做包工头承包建筑工程后才得到好转。
  由于面临大湖,张湾的田地极少,老大家不过两亩的旱地一亩的水田,一家3口老老少少的口粮都攒不齐全。
  而且张家湾对面的湖水接着长江,年份不好发一阵大水便颗粒无收,要不是靠着娘家的兄弟姐妹扶持一把,只怕家里的崽子早就养不活了。
  当初嫁到张家湾,刘爱平就没想过过好日子,看中的也只是张家老大十里八乡的好口碑,人老实,只是这一磨蹭,就过了将近十年的功夫,自从嫁到张家,屋里屋外,她愣是没有个停歇的日子。
  直到如今,房子还是当初嫁过来时候的那三间土房子,桌子还是祖传下来的那张黑漆纹面四方桌,家里唯一算得上是好的家当便是旁边靠着的那辆三角架子的凤凰牌自行车和里屋的一台娘家搬回来的黑白电视。
  张家老大脑子活,做得一手好活,在90年代的张家湾更是唯一一个高中毕业的“高级知识分子”,只是为人太过老实了些,混到三十几,不说攒下多少家当,就连三间红砖造的房子都没能造起来。
  “晨子,你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怎么着?”
  刘爱平总算没憋住嘴,儿子虽能吃能喝能睡,但是这整日里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她却是没能想得到,儿子还是她儿子,只是张晨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张晨了。
  花了数日,张晨才渐渐理清脑子里的思绪,陡然从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回到90年代的赤贫小村,虽有些兴奋,但是绝对不是像后世的那些小说里写的那样雄心壮志,点石成金,大发横财。
  反而是忐忑得难以入睡,整夜地辗转反侧不知所措,甚至连吃了数日的红薯干饭后,才慢慢适应那丝毫没有油水可言的腌菜拌红薯干。
  “妈,我没事!”
  还想说些什么,棉花地里,刘爱平见他一脸淡然地低下头继续看手中的小人书,便止住了口,继续埋头挥动着手里的锄头。
  张老大家的这块地靠近河边,湖里的风一吹倒是凉爽得紧,并不如一般的旱地那般眼热,但是八月份的天,即使再凉快也是汗如雨下,尽管还是八九点的早上。
  地头上,张晨合上手里那本前几日不知道从哪里掏弄回来的武侠小说,站直了身子,看着远处,甚至极远处,那朦胧得望不到边际仿佛跟天接连的湖水,思绪飘飞。(小说《乡村首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