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二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第二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dd”并加关注,给《乡村首富》更多支持!新书阶段,推荐尤其重要,小白向大家撒个娇卖个萌,推荐收藏都走起来。
  重来一遭,十岁的身体里装着三十岁的灵魂,张晨不知道自己是早慧还是个怪物,但是刘爱平发现,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儿子张晨几乎不用让她操任何心,不仅如此,甚至已经相当于半个当家的好手了。
  早上从地里回家,锅里已经煮好了饭菜,晚上从田里回来,晾晒的衣服已经收回来分类叠好,猪栏里已经有了猪食,锅里也有热饭菜。
  家里虽然仍然拥挤不堪,但是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甚至屋顶的玻璃透光瓦,张晨都从屋后的伸展过去的树枝上爬上去擦洗过,三间土屋子里竟也显得格外亮敞。
  乡下的孩子谁不会干点农活,洗衣服做饭也不是什么值得诧异的事,但是张晨却着实把刘爱平唬住了。
  不知不觉离九月开学已经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时日,此时的小学虽然课业很少,作业也并不多就更不说考试了,不是因为老师不布置,而是因为学校太穷,甚至买不起作业买不起试卷。
  但是张晨仍然记得,此时一个礼拜六天课(从这年夏天开始是双休)雷打不动,按理说只有语文数学加起来两本书,就是头猪也能当学霸的年代,他的整个小学生涯仍然是考试求及格,回家怕老子揍的痛苦经历。
  直到开学近一周之后,张晨才慢慢从这个记忆中有些熟悉但是却又异样新奇的节奏中适应了下来。
  早早地放学回家后,他不紧不慢地绕过校后不高的院墙,沿着河边水脚的砂砾河滩往回走,几里地对半大的小子来说不算远。
  张晨仍旧记得脑中曾经看到过的地图,如果从放大的地图上俯视着往下看,就会发现白鹤村除了东边留着的一条通往乡里的黄沙路,其余三面都被湖水包围。
  一条江堤将湖泊跟长江隔开,九八年长江洪峰最高的时候这江堤便被炸开泄洪,也正是这一年的那场洪水才让老张家陷入了长达二十年的债务清偿泥坑。
  事情的起因便要从张晨的父亲张文林九五年回家说起,老张家的这口子在外打工近十年,都没挣下多少钱,
  直到包工程后才攒了几万块的血汗钱,在90年代初的早些时候,别说是张湾大队就算是在偌大的白鹤村,都算得上是初步发家致富了。
  几万块钱的家产在二十年后无异于远近闻名的小富之家了,但是,好景不长,由于性子和善,被自家兄弟坑了赔了一个不小的工程,先前挣的都扔了进去不说,还欠了不少工人的工钱,张文林只能被迫回了老家。
  之后的几年一直在百崇县里敲敲打打,这才攒下了几万块钱。
  再次回张湾后,张文林卯着劲一个心思要搞水产养殖,从九五年春节开始筹划,承包了乡里掐着所有权的白湖湾。
  白湖湾是张湾大队一处面积最大的蓄水塘,由于张湾边上的湖泊成v字形,一条大坝封住了v字口,造出了一个面积近千亩的水泊。
  这大水泊最深处不过三五米的样子,加上不浅的烂泥,生长着极多的水草和菱角菱白甚至莲藕,极为适合养殖。
  在早些年大集体的时候就被分割了出来,用大坝填起来划割出了大大小小的荷塘,到后来水多了就慢慢变成了一片浅水湖,说浅也有好几米深了。
  后来一连近十年都没人过问,长江流域一旦发大水便被淹没,水中慢慢地积下不少成年的老鱼鳖。
  张文林九五年花了不到两千块钱承包了其中一块水塘,把剩下的钱都投入进去买了不少的鱼苗。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张文林在96年大收捕鱼的时候彻底揭开了白湖湾的秘密,这是后话。
  97年年初的时候因为前两年的行情很好,老张大胆将连本带利再加上从母亲爱平娘家兄弟筹借的将近十余万全部投了进去,还央着村里的一些人出面借了将近十万块钱的利钱,如果天公作美,说不定老张家真要发达了。
  但是赔了就不仅仅是欠债的问题,十万块钱在97年能起五栋三间两层的楼房,更别说利钱了。
  偏偏98年长江流域那场百年难见的洪水,不仅仅将老张家的那片鱼塘尽数淹没,更将老张家几乎所有的财富都付诸一炬。
  发达时笑脸相迎的朋友哥们在患难时一个个都掩面退走,甚至不愿跟张家搭上任何关系,不过十万块的利钱,利滚利在2000年左右竟翻了好些倍。
  张晨在刘爱平兄弟姐妹的帮衬下读完了高中到大学,而老张家两口子一辈子都活在债务中,利滚利整整偿还了近二十年债务。
  看着眼前被分割得错落有致,大小不一的水塘,张晨只觉得千头万绪忽然便涌上心头,有些发堵,这里不仅仅会成就老张家的辉煌,也会让老张家坠入深渊。
  沿着河岸的沙滩慢慢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家里那三间土房子后远远望去已经飘起了袅袅炊烟,张晨忽地笑了笑便往前跑开。
  重来一次,什么都还来得及。
  “绝计不能再让那场罕见的洪水毁了老张家!”
  张晨在心里缓缓念叨着。
  “妈,我爸这几天有没有回来?”
  晚饭的时候,张晨低着头似乎是随意地问道,刘爱平放下手中的碗筷掐着指头算了算才说道:
  “你管他回不回来,你发狠念书就是了,年底考得好回头让你爸给你五块钱,考得不好初中就不要念了。”
  五块钱!
  听在耳中,张晨觉得有些异样的感动又有些难言的心痛,国家国家,国家穷困小家如何富裕,不经历90年代的中国贫困农村生活,都极难想象得到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
  刘爱平并未察觉到儿子眼里的神色。
  田地少,家里的农活并不多,刘爱平虽然身体并不壮实,但是干起活来是一把好手,所以老张家之前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繁忙的季节。
  张晨平日里下学之后,多半是躲在家里翻那些老头子存下来的旧书,都是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甚至还有一些课本,再次翻看起这些泛黄的老本本,也别有一般滋味。
  但是今年由于家里承包了鱼塘,所以几乎所有的家务都落到了刘爱平身上,原本并不紧张的日子却也变得忙碌起来,张文林则日夜都呆在白湖湾的小棚里,除了刘爱平时常送点米菜去以外,极少回家。
  这个时节偷鱼的钓客和私家的渔网极多,稍有不慎一晚上就能损失百八十块钱甚至更多,所以张晨知道父亲几乎难得回来几次,就更别提管他的学习了,除了年末大检查,几乎从不过问考得怎么样,自然这也造成了他整个小学都在打酱油的结果。
  这个酱油一打就是好多年,直到家中出了变故之后,他才慢慢变得沉默寡言,成绩突飞猛进一直到考进名校喝了洋墨水。
  饭后,张晨拒绝几个玩伴打弹珠的邀约,一个人静静地窝在里屋里,接着并不明亮的日光翻看着以往四年的成绩单和书本,心里经不住有些想发笑。
  那一个个熟悉的红叉和圈圈刻满了整个童年,在他的记忆里,似乎自己从未在学习上获得过夸赞。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只不过是误了学习吧,就是天才也有打盹的时候。”
  张晨心里只能这样想道。(小说《乡村首富》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d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