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五章 翻滚的浓烟

第五章 翻滚的浓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第二更!小白拜谢了!求个推荐收藏冲榜!
  约莫傍晚不到的钟点,张晨便回了家,老娘留在棚子屋里跟老头子恩爱去了,他不用操这份心,只是在脑中反复浮现出记忆中的那幅即将发生的惨烈场景。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正是今天晚上张湾队上张海林家里起了大火,十月份乡下人家田间地头的干柴都已经拉回家,要不就是靠着壁墙堆起来堆成柴垛,而且晚上的秋风又吹得厉害,一点火星子就足以引起大火。
  张海林家在村口不远处,附近没什么屋子,正好对着风口,后来大火足足烧到第二天早上才慢慢熄灭,家什什么的一丝不剩,但是令张晨忐忑的是原本一个皮实的孩子,张海林那小子竟活生生在火里烧成了灰。
  在属于上辈子的记忆里,自这一天海林被烧死后,海林的老子,也就是跟自家老头子出自一个族谱的张家老幺,张文明夫妇自此之后便像丢了魂一样,180多高的壮实汉子不到几个月就瘦成了柴杆,文明家的婶子石秀红也变得疯疯癫癫,看见半大的小子就叫海林。
  尽管知道这火是起来了,但是究竟这火是怎么起来的,到后来都一直没人搞明白,张晨自然也不知道。
  他仍记得的仅仅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整个大队都被一阵喧闹声吵醒了,随后就听到惊天动地的哭叫声和噼里啪啦的干柴烧着的炸裂声。
  抬眼看了一眼家里那架挂在壁上已经老掉牙的摆钟,时钟已经指到了九点半,额头上不由得冒出了一层细汗,这事张晨也没个主见,大火面前别说是他,就是成年人也没辙。
  他总不能跑去海林家说你家今晚会起大火吧,这话要是说出来,在农村里就是咒人家破财死人,海林他老子不揍你就怪了,更别提那个一向嗓门全队最大,心眼儿最小的石头秀。
  海林娘心眼小是整个大队都有名的,典型的泼妇性格,逢事就扯开了嗓子骂,所以村里的娃私底下都叫他石头秀,搞不好正是她这性格才惹来了火灾,反正后来村里人都这么说。
  但是张晨不管如何,他是见识过这一对可怜的人后来的情况的,不管怎么样心里是不容许这事在发生的,可怜人自有可怜事,但是却不是现在。
  “不管了,先去看看!”
  往身上套了件拉链的外套,大火面前穿什么都不行,穿外套是因为这东西到时候真着火了好脱,脚下穿了双厚底的硬胶鞋,张晨锁上门就推着铁环往村口跑了去。
  这时候推铁环还是极为流行的比赛活动,只是大半夜推铁环这还是头一遭,拿着也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在村口转了过去,初一十五的月亮圆,虽不是初一十五,但是初二的月光也足以银光洒满地了。
  令张晨心惊肉跳的是,还没拐到海林家那五间屋子跟前,远远地他已经看到海林家的屋后面已经起了火,火势迎风而起,眨眼就覆盖住了三间房子,那起火的地方正是灶台烟囱口边上的柴垛。
  原来这火竟是烟囱里的火星子引起的,怪不得海林那小子会烧死在火里,原来第一个被点着的就是他睡的房间,张文明夫妇住在前屋里,等到火烧起来的时候才冲了出去,而这时候火被风一吹已经吞没了海林的房间。
  “不得了了!”
  “文明叔,起火啦,起火啦!”
  “嘭!嘭!嘭!”
  “文明叔,起火啦!”
  张晨疯了一般扔了手中的铁环和钩子就叫唤道,半大小子亮堂的嗓门不小,在静得发凉的月色里显得极大,张文明夫妇还没醒来,前头队上的几个屋子里就已经拉起了灯,随即就听到几声大叫。
  “不得了,文明家起火了!”
  “救火块救火了!”
  “这是作什么孽啊,文明家发大火了!”
  “--”
  乡下穷,这年月里张湾有电视看的人家只有少数几户人家,张文明夫妇整了那么一会儿就早早地睡了,刚入睡的人都睡得死,等张晨足足拍了好两下门板这才醒过来,随即便听到外头喊“起火”了。
  夫妻俩一睁开眼拉着灯就看到门缝和屋缝里直冒烟,听到耳边起火的字眼,整个人顿时就清醒了过来。
  “娘啊,这是我家起火了!”
  “海林,快去看海林!”
  “嘭!”
  “哇---爸爸-妈—咳!咳!”
  猛地一声,似乎是屋顶上的衡量和瓦片砸落下来的声音,随即就听到儿子海林的哭叫和咳嗽声,烟太浓了,不要说在里屋的海林,就是文明夫妇现在都被呛得难受。
  拉开房间的门把大门打开,就看到张晨在外面拍门,心下顿时涌出一丝感激来,若不是文林哥家这半大小子,今晚全家就得烧死啊。
  “文明叔,快去救海林!”
  “嘭!”
  又是一道炸裂声,此时弄堂里已经是一片火海了,队上的人也已经赶了过来,手里拿着脸盆木桶,甚至还有粪瓢的往火上泼水,但是这泼天的火哪是这点水能浇灭的。
  “秀红,文明和海林呢?”
  一边上,石头秀脸色惨白地已经吓瘫了坐在地上,这女人平时可恶得紧,这会儿却是没了主见,整个人都丢了魂似的被文明拖了出来扔在地上也不管她就往火里冲找儿子去了。
  见这女人犹如一滩烂泥,也没人去搭理她,各自拿着东西从水井里取水灭火去了。
  此时的火势已经烧红了半边天,整个里屋已经看不清样子,张文明就像疯了一样站在弄堂前冲不进去急得四处乱窜,嘴里不住地叫着儿子海林的名字。
  队上的男人也都在设法进去,但是裹着淋了水的被子进去还不到片刻就退了出来,火势太大着实进不去。
  另一处,海林的屋子里发出的叫声已经几不可闻了,若是任由这样烧下去,海林恐怕就跟上辈子没两样了。
  “别拦着我,你们别拦着我,我要去救我儿子,我的心肝哪!”
  突然,瘫坐在地上的石秀红像疯了一样往火里冲,旁边的人一把抓住给拖了回来,随即就在那里大喊大叫,一点都不糊涂,天生的母性总算是在这最后一刻战胜了恐惧。
  “你进去作死啊这是!”
  “秀红啊,娃没了可以再生,你进去人就真没了啊!”
  “这火太大了,进不去啊!”
  “文明,张文明,我跟你讲,你要是救不出我儿子我就一起死了算了,呜呜!我的儿啊!”
  石秀红顿时便哭的天昏地暗,队上的女人们此时也忘了她平日里的小家子气,可怜起来,海林那娃要真烧死了,谁也不好过。
  此时张晨却绕过了众人往屋边上的柴垛跑了过去,此时的柴垛已经烧得崩塌了下来,里屋的墙壁被烧得漆黑,有的地方已经变红,但是这间屋子正是海林住的。
  前屋已经进不去了。
  “不能急不能急,一定能进去一定能进去!!”
  嘴中不住地念叨,窜起的火苗烤得人睁不开眼,张晨却没有跑开,反而推到了墙边上的一个大木桶,那是挑粪用的大桶,半个人高,装个半大小子进去一点也不费事。
  钻进木桶,后交一点,那木桶竟径直往弄堂里滚了进去,不大一会儿就没了影子。
  “晨子,你做什么,你这娃是作死啊!”
  “啊?文林哥家的晨子进去了!”
  “不得了啊,你们快救人啊,文林家的晨子也进去了!”
  “这娃作死啊,这要是烧死怎么办是好啊!”
  不管外面众人如何叫嚷,张晨猛地从已经烧起来的木桶里钻了出来,幸好外套还是好的,进来之前他已经把身上都淋湿了,此时屋子里并不暗,火势很大,照得通透,就是看不见东西,满眼都是烟,眼泪直流,嗓子里跟冒火似得干疼。
  “海林,海林!快醒醒!”
  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边的海林,脸上漆黑,双目紧闭,皮肤干得厉害,一看就知道是被烟呛住昏过去了,此时火势已经覆盖了整个房子,房顶上好大一个窟窿,除了床边上的这块地,到处都是火。
  “咳!咳!”
  “咳!咳!咳!”
  “完了完了,这下救不出人自己也要被烧死了,真是作死啊!”
  张晨看着四周腾起的火苗,用浸湿的袖口捂住鼻口,一手拉起海林,突然靠近灶房的那面土墙突然塌了下来,砸中了靠近墙壁的一口水缸,溅起不少水。
  “天不亡我!”
  大火此时其实已经将灶房里能烧的都烧得差不多了,墙壁漆黑,瓦片和木头都掉了下来,也只剩下一口水缸靠近风口,张晨踢开烧着的柜子,伸手试了试水,水竟然只有一点点温热,原来这缸正好在灶台外侧靠近风口的地方,远离那柴垛,风把火苗都吹远了,丝毫没烧到缸上。
  费尽力气把海林拖进了水缸里,随即自己也跳进了去,水面温热,这水底却还有些凉,被火苗烤得发干的小腿顿时变得清凉起来,拿着灶台上的大脸盆盖住缸口,把海林的头撑起来不让水淹着,张晨就这么挺了过去。
  渐渐地,灶房的火势慢慢变小了,隔壁的里屋也塌了下来烧得一丝也不剩下,四周除了仍旧在冒烟的土墙,整个灶房里就只剩下一口被一个烤得发黑的脸盆罩着的水缸。
  张晨连头都不敢抬起来,那脸盆有些烫,只好把头埋在水里,鼻口仰起来吸气,把海林靠子自己怀里,万幸的是这水终究没有被烤热,只是有些微烫,要不然就真成了温水煮青蛙了。
  此时,外面已经乱作了一团。
  文明和石头秀的娃子海林还没给弄出来,文林家那娃子竟然又跑进去作死了。
  一时间,队上的老老少少都慌了神,赶紧有人往白湖湾跑了去,这是总得叫文林两口子知道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