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七章签订承包合同

第七章签订承包合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长假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张文林父子就骑着家里的那辆唯一值钱的家当—凤凰牌自行车往乡里赶。
  这次到乡里,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承包白湖湾里其他的水塘,除了支给文明家的五千块钱,家里满打满算把能凑上的全凑上还剩四万块左右,要想承包下来,还差了不少,不过张晨却给老头子出了个主意。
  “什么?承包白湖湾?你等等,这事是乡里刘副乡长负责。”
  负责接待的是乡里的一个小干事,父子俩等了不到几分钟,就看到一个头发梳的雪亮的年轻干部走了过来,大约三十来岁,看着比自家老子还要年轻几分。
  “你是张文林?你就是那个冲进火里救人的张晨?”
  闻言张晨笑了,敢情这位还认识他们父子俩,熟人好办事啊,看来今天出门的时间选得好。
  “您是?”
  “这位是乡里的刘副乡长。”
  “您好您好,刘乡长,我是张文林,这就是我家那崽子,这次来乡里是为了承包白湖湾的。”
  刘明并不过三十余岁按理说已经在基层做到副乡长级别已经极难得了,但是在刘明看来,自己还缺一个翻身的机会。
  张文林父子的事最近在乡里传得很厉害,坝头乡虽然有十几个行政村,但是村里村外毕竟不大,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传得快。
  白湖湾他也知道,而且还研究过,这地方搞养殖绝对有前途,但是不管乡里怎么宣传,前些年都没人敢承包,白鹤村的张文林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但是结果还没出来,只是他没料到这第一只螃蟹还没吃到嘴,张家父子就来要剩下的螃蟹了。
  这螃蟹能不能吃到嘴还是个问题,但是不管如何,有人承包总比没有好,承包费再低那也是钱,比荒废在那里长草要强得多。
  “白湖?我记得你已经承包过一块吧,怎么又要来?”
  “是这样的,刘乡长,我打算把剩下的水塘都承包下来,来年好养鱼苗,有些打算养些水草给鱼吃,现在饲料养的鱼不好卖,还是吃草的鱼好些,我承包的那块太小了,我觉得反正也没人承包,所幸都包个几年,养点草也好。”
  张文林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正是张晨告诉他的办法,无非就是压价,白湖湾有价值不假,但是现在还没人知道有价值,即使涨价也是以后的事情,他也不多占乡里便宜,先承包过三五年,后面加价钱。
  不得不说,这一番话还真就说到了刘明心坎上,这白湖湾放在那里已经有些年头了,不是没人承包过,往年承包都赔本,湖水太多,在水中间拉网养鱼,年年赔钱,后来就没人做这事。
  这一起好几年好不容易有个张文林,他也不想扫兴,钱少也是肉,乡里的财政本就不富裕,这东西承包出去再不济也能多几万块钱。只是张文林这话说的令他有些尴尬。
  白湖湾竟然是承包用来长草的,如果不是有钱没处花那就是脑子烧坏了。
  但是这跟他没关系,人家花人家自己的钱,他做自己的事,拿自己的政绩,客气了一番就把父子俩请到了办公室。
  “你都承包下来的话,费用可不低,你打算要几年?”
  张文林故意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
  “如果乡里给的价格好的话那我就承包个三五年,如果太高的话就只能一两年了,我本来的继续都扔进鱼塘了,这次承包也是往亲戚朋友借了钱,如果不是为了养那一塘子鱼,也不会承包。”
  “这样啊!”
  刘明闻言心里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说多吧,这白湖湾全承包出去一年怎么也的一两万,如果多了吧,人家只承包一年,那往死里算也就万把块钱。
  “你看这样行不行,乡里的价格原本至少要两万一年,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们这样算,如果你承包三年以上,那我们就以一万五一年的价格承包给你。”
  “一万五?”
  张晨暗自在心里念了句,这个价格并不高,至少比自己预先想的差不了多少,但是这个价格三年就是4万5,而老张家只剩下三万,就是想承包也不行。
  果然,张文林脸上露出一丝“事已至此那就算了吧”的神色,一看就知道负担不起这个价格,
  刘明见此心里知道果然对方承担不起,他也理解,乡下人谁家能拿出四五万块的现金,这事又不能赊账,张文林能花几万块钱折腾鱼塘已经不错了。
  “怎么?嫌多了,那你们觉得要多少?”
  “一万二!”
  张文林还没说话,就听到一边的半大小子张晨突然说道,张文林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吓了一跳的神情,似乎想说什么,刘明哪里会给他机会,赶忙就说道:
  “1万2?这个价格虽然有点低也不是不可以,那就这样吧,你们要几年?”
  他也不啪别人说他是占小孩子的便宜,他却不知道此时张文林父子心里早就笑开了花,父子俩这一出双簧唱的还真不错。
  “刘乡长,您看我只租一年行吗?”
  张文林怕刘明返回,有些忐忑地说道,张晨已经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爸爸,这个价钱正好三年,我们家一共就剩下3万6千块钱,一年1万2,三年刚好3万6.”
  少年人的话总是很天真,刘明闻言也不好笑的过分,但是心里却知道了这是张文林的底线,如果不是自己说的及时,恐怕张文林还要少一点,不可能把家里的存款全用完的。
  出了乡政府,拿着三年的合同,张文林心里笑开了花但是也有一丝忐忑,这次等于是堵上了全部身家,万一不成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万幸是家里的钱都花出去了,塘里还有一塘鱼在。
  张晨其实也在心里算过一笔帐,按照他还记得的大致情况,这白湖湾里的存鱼少说也有十万斤以上,鱼种不同价格也差很多,但是这里面有的东西绝对值钱,例如王八和大闸蟹,还有河虾以及一些珍贵的鱼种,价钱高,好卖。
  百万回账应该不在话下,而且来年,他已经想好了,撺掇自己老子要科学养鱼,这时的养殖业还是很有前途的。
  一入秋后,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已经到了11月,张晨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生活,鱼棚子里老娘呆的时间越来越多,因为身子已经有些显出来了。
  海林家的新房子也造好了,稍微装修了一下就搬了进去,新房子一成,海林家的人也对张晨家越发充满了感激,但是张文林承包白湖湾的事情整个张湾大队里也没有几个人知晓,只有队上的老书记和队长才知道这件事情。
  这段时间忙着在鱼塘周围打转,一家人也没去过白鹤村过去的刘杨村,张晨外婆家就在刘杨村的桃园大队。
  白鹤小学里,张晨的五年级念得毫无趣味可言,整天跟着一帮十来岁的小孩子上课,他也显得有些无奈,而且白鹤小学的老师都是门前屋后的熟人,没几个不认识。
  白鹤小学五个年级就五个班,但是有七八个老师,95级的五年级有接近五十号人,班主任段春元负责带语文和思想品德,数学老师王月秋负责带数学和自然,体育课和音乐课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农村里基本上没什么活动,无非就是唱唱歌打打乒乓球。
  “张晨,你上黑板把这道题做一做。”
  神魂正在云游天外,张晨突然感觉脑门一痛,随即就看到数学老师王月秋一脸不高兴地看着自己,刚刚赫然就是他手里的粉笔头砸了自己。
  目光落到黑板上看了看那道题,颇有些难度,对于五年级的学生来讲,会做的估计不多,知识虽然简单,中间的弯弯绕绕多了些,张晨也没客气,他知道如果自己做不好,保守估计今天恐怕也少不了要被掐耳朵。
  三两笔勾勒出一个简单的路线图,总路程,个体速度,单个距离等等标上,随即便在一边的空白黑板上列出了详细的解题步骤,王月秋扫了一眼,心里也有些小小的诧异。
  毕竟张晨的成绩一直都不怎么拔尖儿,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这个题目做出来还如此详细,极不简单,即使提前见过这道题目,能做得如此清楚那也要一定的能力。
  “王老师,我做好了!”
  “嗯,下去吧,以后上课不要走神!”
  一节数学课就这么无聊地过去了,张晨一如既往地下课后倒头便睡,体育课上男孩子都在打弹珠和兵乓球,女孩子一律跳绳,他却一个人围着那土不拉几的操场跑圈,如果细心数一下竟能跑近半个小时。
  双休前的期中考试张晨无一不是在最快的时间内做完交卷,然后跑回家,跟在他后面的就是张海林,这小子试卷做得飞快,成绩本就不差,自从那次张晨把他从火里救出来后,似乎就成了他的跟班。
  “晨子,今天下午去哪?”
  “捉鱼。”
  “捉鱼?你家开塘了?”
  “嗯!”
  原来张晨家那块水塘里的鱼养了快一年时间,老头子本来想捞一网试试网,但是张晨死活不同意他捞自家第一块水塘里的,反而要在其余的水塘里下网。
  其余的都是些没下过鱼苗的,即使有陈鱼那也不会太多,但是张晨知道这里面的存货可多了去了,现在合同签了,他也就不用等到来年,今年就可以把那些水塘里捞个干净。
  这次起网张晨并不想老头子惊动太多人,而是打算让张文明夫妇和自己老头子单干,用小网拉,拉一批卖一批,先打点名气出来。
  经历过后世的促销手段,张晨自然不会让自己老子挑着担满世界里去卖鱼。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