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八章 一网拉出的新生活

第八章 一网拉出的新生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第二更了,小白需要推荐需要收藏!
  与没有章法相比,老张家的鱼塘显然要干净利落很多,四周都是沙石路,一条宽近六米的水坝从村口的黄土路通向白湖湾中心,四周都有固土的白杨和柳树。
  河泥堆起来的路基四周,用胶丝网隔开拉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网格箱,这些网格箱就是准备用来装养不同种类的成鱼。
  尽管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往年从陈鱼,但是鉴于迟早都需要用上,张文林也就随着儿子的想法拉起来了,只是等到后来他才知道这东西起到了大作用。
  雨后的十一月一连几天的晴天,大坝上的泥土都被晒得干巴巴的,风都能扬起灰尘,收音机里的天气预报员在讲可能还要干上小半个月,张文林也就动了拉几网的心思,哪怕不在放过鱼苗的那几口水塘里也行,再不济也能拉几条野生鱼自家吃。
  水里有好几条那种不过三四米的小船,宽不到一米,可以来回从坝上开挖的船槽拉到不同的水塘里,张文林还有张文明夫妇将两条小船拉到西边的一片水塘里,随后就开始下网。
  似乎在经历过火灾之后,张晨这个半大的十岁孩子突然就有了很大的话语权,不说别人,就是张文明夫妇那肯定是听他的,谁让人家救了自家一家性命呢。
  “爸爸,文明叔,网拉得太浅了,再深点,能挖起泥巴最好。”
  没养过鱼的人其实不知道,大鱼都沉在水底,尤其是在这种大水湖里,差不多在这时候都悠哉地游在淤泥面上,稍稍一冷就钻泥巴。
  张文林一开始懒得搭理那小子,谁家的网拉鱼要挖起泥巴,那不是拉鱼,那是在拉泥巴拉仇恨,不过一网下去,等拉上来的时候,果然没什么料子,就几条两三斤重的鲢鱼,几只河虾,蚌壳和河螺倒是不少,这还是运气好,网撒的大。
  “算了,这里面估计也没什么东西!”
  “爸爸,你听我的没错,把网再压深点。”
  “文林哥,要不就听晨子的再拉一网,也不费什么事,顶多就当吃饱了力气没处撒。”
  石秀红在一边也点了点头。
  “那老子就按你说的拉一回,拉不起鱼看我不抽死你。”
  张文林说完又把小船撑回水塘中央重新下网,这次在网上加了近三分之一的鹅卵石压脚,渔网一下子变得很沉,还没扔就一连串地往水里滑了下去,两条小船分开撒网,石秀红在中间压网脚。
  等到差不多覆盖了整个水塘近百米宽的时候,就把船划上了岸,原本是五六个汉子干的活,如今两个人拉网着实是吃饱了力气没处儿撒,石秀红乘着小船在水中央打杆子,防止网翻起来。
  两人拉了将近一个小时网这才拉出一半,一般人可干不了这活,此时张晨也有些紧张起来,这一网要是还没有鱼,那可就亏死了,这大片水塘说不定就因为自己这小翅膀一扇连鱼都没有了。
  但是显然他想错了,就在两人气力将尽的时候,突然那渔网网住的水域里猛地蹿起一道道波浪线,虽然没有跳出来,但是吃这口饭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十斤重以上的大鱼。
  这种划水,不是大鱼绝对拍不起来的,果然,还没拉起手中的网索,嘭地一声,水里就像是炸开了花,鱼在水中的气力极大,有时候人都控制不住。
  看着网里翻滚起来的水花和鱼白,张晨笑开了,自己毕竟还是猜对了,张家也赌对了。
  原本快要散架的两人见到水中的情形,顿时干劲又起来了,感受到手中的网索被鱼冲得一阵阵抖动,心里那叫一个兴奋,拉网的速度都不由得快了几分。
  “哇,这么多鱼,这么大!”
  “文林哥,晨子说得对,这鱼还真沉在下面了!”
  “嗯!”
  张文林并不说话,只是嗯了一声,心里却乐开了花,他知道自己那个突变的儿子真猜对了,这片白湖湾里果然藏着不少存货,按照这一网的情况看,恐怕这么大一片湖能有不少。
  三万六包三年他娘的值了。
  “快快快,别紧了,别让鱼跑了!”
  “秀红,快把网拉起来!”
  水中,石秀红撑着小船跟网走,听到男人喊赶忙用手中的绳子把网拉起来系在船帮上,由于下面有鹅卵石,那网倒没有浮起来而是紧贴着岸边的淤泥。
  一鼓作气把网拉到岸边平坦之处,在水里围成一个大圈,几个人把网扎好就进水捉鱼,一边收网一边把大鱼都抓上岸,张晨和海林也没闲着,挽起裤腿就下了水。
  “好家伙,这条鱼怕不是有二十斤了吧!”
  把一条肚子浑圆的黄鲤拉上岸,看着这鱼庞大的体积,张晨都不由得暗自吐了口口水,后世湖水被污,哪里见得到这么大的家伙。
  由于是网拉得鱼,倒是没有死的,所以简单过了称之后就被倒进了事先准备好的网格子里养着,一连拉了三天网两个水塘子,张文林粗略算了一下,各种鱼加起来怕不是有五千余斤,还有没拉干净的,估计也有个几百斤。
  接近二十个水塘子,十万斤那是往少里说,加上自家养的,这一片水里至少能起十五万斤成鱼来,还不包括虾蟹,以前年年大水,这白湖湾倒是要便宜了张家。
  休息了几天后,张文明夫妇也在鱼塘附近搭了个棚子,夫妻俩商量了也不回去干活,家里养的猪也卖掉了,鸡鸭都捉到这里来养,新房子里什么家什都没有,还不如在这里养鱼。
  主要是张文林也不亏待他们,除了给的那五千块钱,还答应年底至少一人发一千块钱的奖金,其实按照张晨的说法,发两千都少了。
  按照96年一斤猪肉几块钱,起一栋四间两层外加装修也不过一万出头的物价水平,五千块钱并不算是一个小数字,相比较于20年后的物价,就是翻二十倍等于10万那也是往少了算。
  趁着天晴,又拉了几网,果然每一网都有鱼,如果不是当初拉的那些个网格子,现在鱼都没处儿放养,后来还扩大了几次,一直到11月底的时候,两个水塘子里足足养了好几万斤的各种鱼。
  12月初的时候,坝头乡以及邻近的几个乡里都出现了一种宣传单,上面无非就是写明了张湾老张家开塘卖鱼的信息,各种鱼的价格明码儿标上概不还价,比市场上都要低一些,而且是按批量算,买得越多优惠越多,唯一的要求就是提前预定,当场付钱拉货。
  成批次的预定鲜鱼还是个新鲜事儿,一开始传单发出去好几千张也没个动静,等到了十二月中的时候,十里八乡有人家里的红白喜事慢慢开始来张湾预定,名声渐渐传了出去。
  等到阳历96年1月份的时候,由于接近年底,买鱼的人越发地多了,每天排队买鱼的人多得不得了.
  张湾张家买鱼的好处就是只要你预定好了数量、种类,按照约定的日期来拉就一定有货,不用等,一天就安排固定的几波人从来不多也从来不少,而且周六周日还有休息。
  到了年底附近河面封冻的时候,张文林此时跟小半年前已经不一样了,那种自信恢复了说话儿嗓门大中气足,媳妇儿爱平已经被送去了娘家待产,村里人都不知道,但是日子一长也不是个办法,只能使劲往后拖,等生产了就好说了。
  那二十几快水塘里的鱼已经拉了一半,数量出乎意料地多,似乎早前低估了,一直到1月中旬的时候,已经足足卖出了近8万多斤各种成鱼,刨除传单、请人的工资,还剩下近30余万的现款存在合作社里。
  最重要的是,不包括剩下的水塘子,仅仅是网箱里就还剩下近两万多斤的鱼,还有几千斤的鱼虾和王八,乡里早先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一度私下里找过张文林,碍于他手中的合同也不好把事情闹大。
  至于张家到底挣了多少钱,除了张文林父子以及张文明以外,也没人清楚,但是估摸着十万块钱是有的,乡里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却埋下了一个火引子,说不定哪天就会爆发出来。
  1月底的时候,张文林用一天一百的工价雇了整个张湾大队所有能够出力气干活的男人和年轻女人上鱼塘狠狠地拉了三天的鱼,把剩下的鱼塘子拉得只剩下三口,足足拉起来近五万斤的鱼分门别类地放养到网箱里。
  由于张家的价格公道,卖鱼也卖得方便,名气一时之间竟起来了,近到乡里,远到白崇县,来买鱼的人都不在少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