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三章 扔个炸弹

第十三章 扔个炸弹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老张家承包鱼塘挣了钱,乡里肯定会有想法,这是老早张家父子就有了深刻的认识。
  但是这钱,肯定不能都还给乡里,第一个吃螃蟹,总不能自己辛辛苦苦挣的钱又往水里扔。
  但是修路这事,张文林绝对不知道。
  关于修路这件事情,张晨早已经想到了,如果果真把钱交给乡里修路,到时候会修出一条什么样的豆腐渣路恐怕难以预料。
  不过既然胡德平竟然还在坝头乡任职,那恐怕就不一样了。
  胡德平既然能够在二十余年的时间里从一个科级干部爬到部委级别的大员,甚至在当时还风头无二,这就说明至少在能力方面是没问题的,而且这个人也没什么劣迹,不说有多清廉,至少在修路这件事情上,他绝对是一个合格的负责领导。
  对于胡德平来说,张家送这样一个大礼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进身之阶,将来如果他真的跟前世一样能够进入高层,不求能够帮多少大忙,但是这份情他也要念着,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胡德平在匆匆忙回到乡里后,便默不作声地抽身出了这个漩涡,任由乡里的那些个老家伙去折腾。
  往张湾走了一遭后,他就清楚了张家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尤其是那个小子,心眼多的是。
  在张文林所谓的上海治病行没有回来之前,乡里拿这件事情也完全没有办法。
  但是就在张文林在桃园队足不出户隐匿在内时,乡里已经有人在传言乡政府要强行收回张家手中的承包权了,不管这种传言到底是谁挑起来的,总之张家的好日子似乎就要到头了。
  张晨仍旧每天早上起来往河坝上一溜儿跑,回来就蹦蹦跳跳大半个时辰,身子骨已经结识了不少。
  自我感觉个头都长得快了些,11岁的男孩子还没到发育期,张晨显得也不高,刚刚1米六不到的个头其实也算不得矮个子,但是跟张海林一比,那就不行了。
  这小子得了他老子一副好身体,长得高高壮壮,整天跟在张晨后面做个跟屁虫,似乎这是一份很有前途的职业,但是张晨知道,这既有张文明夫妇俩叮嘱的缘故,又有张海林心里那一点点崇拜心理作祟的缘故,并不是每个半大小子都敢冲进火堆里救人的。
  年前的最后两天,张晨仍旧独自在张文明夫妇的帮衬下出了一趟货,随着网格箱里的鱼除了留下不到千斤,鱼塘里的存货已经告了一段落。
  但是随之而来的争议也渐渐让张湾队上的某些看客开始幸灾乐祸,甚至村里和乡里已经有人公开在筹钱准备从张家手里接手承包白湖湾,也不知道是谁在里面推波助澜,但是张晨并不在意,这股子震荡越骚动越好,就怕到时候没人捧场那还真下不来台。
  “什么?你爸爸打算把鱼塘都卖了?不承包了?”
  一大清早,石秀红就咋呼着叫了起来,从张晨嘴里听到这么一个消息说是晴天霹雳也不为过,老张家承包鱼塘是她石秀红争面子的前提,这没了鱼塘他们家夫妻俩个要做什么还真没个着落。
  “秀红婶,你别急,爸爸让我告诉你,我们家早先承包的那块不卖,你和文明叔还要在我家做帮忙。”
  听了这句话石头秀心里才淡定不少,但是无论如何也管不住她那张嘴巴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也就是年前的最后一天,几乎全队甚至远到村里村外都晓得了张家老大准备卖白湖湾。
  这是一个很轰动的消息。
  老张家承包白湖湾发了财,虽然这里面的鱼不是他养的,但是这说明这里面养鱼是有搞头的,别的不说,花个万把块钱承包几年,搞得好的,一年挣个三四万块不在话下,起栋两层的楼房也才两万块钱,养三年鱼,收成只要不太差,家家户户都得住新房子。
  一时之间,动了心思的那绝对不是一个两个,等这消息传到乡里的时候,乡政府已经放假了。
  乡里准备重新签订合同无非就是想张家多出点钱,真要打起官司来,张家虽然有证据,但是乡政府也绝对吃不了亏,自古以来都是民不告官,张家也不会拿鸡蛋碰石头,但是如今张老大要把鱼塘卖掉,乡里这才开始急了。
  鱼塘卖的钱那肯定不会给乡里的,这样一来,张家的鱼塘也卖了,钱他张文林也收了,还有乡里个什么事,所以在年后的第四天,也就是正月初四,乡里的干部就再次下乡了。
  这一次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副乡长刘明和乡里书记乡长一肩挑的王胜,坝头乡的乡长前段日子办了病退,这一来,乡里的刘明副乡长和胡德平就冒出头,坝头乡的事情不好整是百崇县上上下下都知道的。
  这个乡经济落后不说,地方保护主义严重,本土实力太强,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副乡长下来队上不待见的原因之一,从外面派一个乡长那肯定不行,最终估计还是从乡里提拔。
  刘明当副乡长已经很久了,相比较而言,胡德平是外来户,而且年轻,学历高算个屁,学历再高也得熬资历,所以在原来的乡长病退之后,刘明就动了心思,这次下乡也是他撺掇着王胜来张湾解决白湖湾问题的。
  刚好这天张文林已经连夜赶了回来,张晨已经从父亲口里得知他老娘给他添了个妹妹。
  这次带路的仍然是何刘宝,只不过这次他貌似比上一次要神气不少。
  “文林哪,回来了?你媳妇没什么大问题吧?”
  一路小跑着,何刘宝见是张文林站在门口,脸上那两小眼睛眯的都快看不见了。
  “何主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别听他们嚼舌根,我媳妇儿没什么事,已经回来了在娘家,过几天就回来。”
  听张文林这么一说,何刘宝心里那点不对劲的想法也烟消云散了,这时后面乡里的干部们已经走了上来。
  “你就是张文林同志吧,这时乡里的王书记,这时刘副乡长。”
  张文林自然认得刘明,刘明本就是本地人,王胜在乡里做乡长何和书记多年,虽然没见过,但是此人也不像一般的干部高高在上,从一身衣着就看得出来。
  要是不注意,还以为这个有些土里土气的人是哪里的老农。
  “王书记,刘乡长,来来来,屋里坐,这刚回来,家里也没怎么收拾,乱得很。”
  一群人进了屋,刘明也不客气,就径直点名了来意。
  “文林啊,这次乡里王书记下来,一是看看下面的工作,给村里拜个年,二是想了解一下白湖湾的情况。”
  紧接着王胜就开口了。
  “文林同志,之前乡里刘副乡长跟你签的那个合同我看了,没什么不对,乡里也没有打算不让你承包白湖湾,但是价钱要改一改。
  这白湖湾是虽然以前是你们张湾队上的私产,但是现在是乡里管着,我王胜也不是要回来自己用,但是你占乡里的便宜就是不对,我也没得几年好干,不怕得罪你,但是白湖湾的合同要重新签,你看怎么样?”
  张文林原本以为乡里的干部这次下来还会弄些手段,但是怎么也料想不到这位王书记就是蛮干,摆明了态度承包可以,价钱要加,而且理由合适,是为了给全乡要钱,不是给他自己。
  但是又不能不承认,这个老书记说的话他反驳不料,幸好他儿子早就料到了不一般的情况,钱他是不会出的,但是这白湖湾也可以不承包。
  略微思索了一番之后,他就直接开了口。
  “王书记,这事我早先也不知道,承包过后占了乡里便宜我也过意不去,但是要加钱那就不是一千两千的问题,一口塘少说也得万儿五六千,我去年虽说挣了点钱,但是光是买鱼苗就花了二十万,里里外外的开支也有近十万,手上的余钱根被就没多少,就指望着来年塘里开渔回笼些款子。
  但是既然乡里现在有这个提法,您王书记也亲自来了,我也不好不表个态,继续承包我是包不起了,这钱我不赚了,我打算把白湖湾除了早先我家承包的那一口以外都卖出去,买鱼苗的本钱我也不要,都捐给乡里。
  但是,这钱不能给乡里用,我打算自己成立一个施工队,修一条从乡里到队上的水泥路,各个村里出人手,我出钱买材料付一部分工钱,乡里多少年没修路,要修这条路各个队上也没意见,王书记您看这样行吗?”
  张文林一说完,不光是王胜,旁边的刘明何刘宝都一脸震惊的互相瞪着眼,不能说张文林这个想法不令人震惊,这简直就是坝头乡数十年未有的大事。
  坝头到张湾的路有哪一任乡领导敢提修字,这不光是乡里财政困难问题,就是协调各个村都难,如今他张文林竟然想干这事,但是转即一想到钱不用乡里出他们脑中就愈发地转开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