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五章 事发和拍卖

第十五章 事发和拍卖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正月初七过后没几天,张晨和刘爱平母子俩就从桃园赶回了张湾,由于正在月子里,所以也没有怎么露面,但是老张家媳妇儿生了个闺女,家里添了口人的消息还是传了出去。
  在这个节骨眼上,计划生育还闹得厉害,老张家在这个时候生了个闺女那是叫顶风作案,队上的人远近都是邻居,倒是当面都夸了句闺女生的好看。
  但是在白鹤村里,这事却闹得有些不可开交。
  “他张文林摆明了就是骗老子,什么去上海看病了,我看就是藏月子去了,这事不能就这样,他这是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
  “好了,老何,你歇一会儿。”
  “我歇什么歇,老子不整死他就不叫何刘宝。”
  屋子里顿时便陷入一片死静,白鹤村书记兼主任何刘宝气冲冲地坐在那张老式的办公桌后面,嘴里吧嗒地抽着黄烟枪。
  白鹤村里的几个大队中,姓张的人尤其多,其次就是姓彭和姓李以及姓石的人居多,何刘宝做村里的主任和书记,其实并不得人心,在老张家违法计划生育生了个闺女这件事上,他知道他如果要整张家,那是痴人说梦。
  村里生二胎的人比比皆是,计划生育无非就是增加了生孩子的难度,躲躲藏藏的总有些,确切地说还不少,但是也不可能真把人怎么样,顶多是罚款抓人拘留。
  张老大在张湾队上尽管前些年家境不好,但是为人也忠厚,跟村里也没矛盾,就更不说如今了,凭他一个村主任要想干翻他还不够。
  何刘宝说这种话也不过是气话罢了,所以村里倒并未当做一回事,但是却不料这一次何刘宝是动了真怒。
  还没到正月十六开学,所以张晨在家也乐得逍遥。
  老张家年后鱼塘里的事情不多,没开春鱼塘里也不用怎么放料,网格箱里的大鱼每天都能被人提走一些。
  自家那口塘子里的鱼养了也足足一年还多些时日,不怎么用操心,白湖湾那些鱼塘拍卖的日子就定在了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而拍卖的地点不在别处,就在白湖湾坝头上。
  拍卖的规则也不难,张晨也懒得折腾让人叫价,而是让自己老子准备了几十个白瓷海碗,一溜儿摆开放在坝头的长板凳上,准备了十几条长板凳。
  乡里来监督和负责公证的干部一早就到了坝头上,原本以为不过五十几人的场面,却不料最后足足来了两百多号人,光是打算买塘的就不下一百多,其他的都是乡里和各个村里的人,这还不包括在外围看热闹的村民。
  由乡里确认后,白湖湾二十八块鱼塘,除了老张家自家留下的那口以及老早就经过乡里确认保留给张湾队上承包使用后,还剩下二十五口。
  这些鱼塘的面积都不小,沿着四周的围坝分布,一眼看过去也只看得到朦胧的灰色边际线,乡里的干事把鱼塘都标了号。
  当初老张家下苗的情况也印好,各口塘子都不一样,起价也不同,不过最低的都标到了两万,好的叫到三万二三万五。
  这次拍卖乡里的派出所来了六个公安,合作社里也来了五个人,其中两个人负责点款子,一个人负责记账,另外两个人是负责钱款安全的,张文林也不打算把钱存进自家账户。
  他打算现场由合作社的人点好数目,当场发出存款单,看到钱,这路修起来各个村里也出力,这次乡里的各个村都有人来,一方面是为了公正,一方面自然也存了看能卖多少款子的心思。
  这钱敞亮了露出来,无疑能让他们吃个定心丸,路肯定是能修起来的。
  胡德平一大早就来了张湾,这次拍卖乡里按照当初张文林的意见由他负责,胡德平这一阵子跟张家联络的多,也很熟络,尤其是知道这次拍卖和修路无疑是张文林父子送给自己的一个机会,所以也很慎重。
  等打算拍卖的人统一登记好后,胡德平也不迟疑,这次拍卖事关张坝公路能不能修好的问题,所以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但是看来的那些人提的款子,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些底,这时候敢提着几万款子出来的人不多,但是这一次来拍卖的人都显得很有把握,几万的款子兜在包里很利落。
  “都静一静,我是乡里的副乡长胡德平,这次拍卖白湖湾的鱼塘子就由我来负责,大家不要吵,先听我讲讲规矩。
  都是乡里人,规矩也不弄那么多,面前这二十五个海碗就表示二十五口塘子,按照编码算,大家先抓个出价的号码,自己想好了就在纸条子上填个数字,捏成纸团放到标号的海碗里。
  所有人都出价后由乡里负责拆开公正,出价最高的那一个获得鱼塘的承包权,大家排好队,先抓出价的号码。”
  胡德平这边刚刚说完,那边乡里来得两个三十左右的女办事员就拿出来一个投票用的箱子,里面正好有一百多个纸条,等想要出价的人都抓走后,又拿出来百多分十份材料。
  这些材料都是各个鱼塘的面积,位置,虾苗情况介绍等信息,今天来承包塘子的人即使不识字也带了参谋,所以也不怕看不懂。
  半个钟头不多也不少,够拿定主意,即使有三两个人串联好买一个那也捉摸不透一百多号人的心思,所以倒不怕出现漏拍或者低价的情况出现,十里八乡的人也不尽是都认识的。
  胡德平抬手看了看手腕上那块还是毕业的时候家里长辈赠给自己的手表,心里并不急躁,反而显得很平静,他很清楚,这一连串的机会,若是自己把握住了,年内就会跨过那道已经拦了自己几年之久的门槛。
  半个钟头转瞬即逝。
  对于讨论的人来说这远远是不够的,但是胡德平已经开始计时了,每个出价的号码不能超过两分钟填数字。
  过了一分钟那个拿到一号号码的人还不见出来,不要说胡德平,就是在一旁看着的张晨都在手心里捏了一把汗。这一分钟十足像是过了十个小时甚至更久。
  就在胡德平即将宣布时间结束的最后十几秒里,只见一个有些陌生的中年男人一脸红润地将一个小纸团扔进了一号碗里。
  “石老三,你他娘的要跟我抢一号塘啊!”
  “老三,没看出来你心思不小啊!”
  “石老三?”
  听到周遭众人的叫声,张晨脑子里不由得想起眼前这人来,石老三是张湾过去,白鹤村最外边的一个大队的村民,在印象里好像正是此人默默无闻地杀出来,从自家老子手里接手承包了原本自家的那口塘。
  没想到这一次他果然又令人大吃了一惊。
  一号塘是位置最佳的一口鱼塘,价格自然也最高,底价三万六,但是里面也有超过一万五的鱼苗,一年一万二的承包价,稳赚不赔,但是最终出价多少能拿到手还是未知的。
  叫做石老三的投标后就走回了人群,周遭的几个人显然都是认识的,只不过从脸上的表情里看得出对他作出这样的选择也都有些吃惊,张晨见状心里便定了几分。
  越是如此自家老子成功的机会自然也就越大,怕就怕都统一了意见,虽说可能性不大,但是难免会阴沟里翻船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