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六章 大势已成

第十六章 大势已成

readx();    “109号!”

    胡德平口干舌燥地喊出手中的数字,接过身边乡里的干事递过来的水杯,也不管烫不烫狠狠地灌了一口进嘴里,水温有些微烫,但是正解渴,有些干哑的嗓子润了润感觉顿时好了许多。

    尽管喊了这么一上午,嗓子已经将近冒烟了,但是他脸上却露出一丝难掩的喜色,一直喊道109号,所有的担心都已经没有了。

    已经喊过的百多个投标人没有一个人放弃投标的机会,二十五个海碗中最少的也有三个纸团了,到目前为止,仍有近三十个人没有投标,即使是按照平均值来算,一口塘子2万5,那加起来至少也有近70万的承包费,修一条路,那是远远够了。

    但是,所有的鱼塘可能都只是以平均价成交出去吗?显然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所以胡德平也难抑心中的喜悦。

    不仅仅是胡德平,在场的众人只要稍微懂得其中道道的人几乎都已经暗自为张家叫了声好。

    即使是平时并不喜张家的人,也暗自叫了句“好运气”,张晨看着脸上笑意不减的老头子,心里淡定了许多,这次拍卖不仅关系到张坝公路能否顺利施工修好,更关系到老张家的未来,容不得他不在意。

    直到此时,他才稍稍安了心,接下来就看这个了不起的奇迹能够走到哪一步了,有如此际遇,老张家势必不会成为那个仅仅是昙花一现的乡村土豪。

    “128号!”

    “129号!”

    “138号!”

    投出自己心理价位的人越来越多,而结果揭开的时间就越来越短,在场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些不淡定,尽管能够掏的起几万块钱的人都是有些家底的,但是谁都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够中标。

    随着最后一个标落进海碗中,胡德平便挥手让在场几个乡里的工作人员和派出所的几名民警将海碗都收拢围了起来,随即一个个被放到摆在坝头上的四方桌上。

    这次负责监票的也是胡德平,对于乡里的副乡长亲自负责这件事情,在场的人还是比较信服的。

    胡德平稍微润了润嗓子,目光扫到合作社的人已经拉开了阵势便走到那桌子边上,张文林由于是卖方,出于公正所以并没有出现在他旁边。

    几个民警手持警棍隐隐将四方桌围在中间,乡里的办公人员开始按照序号将海碗一个个排列好。

    “现在我宣布开启投标情况,由出价最高的人中标,中标人拿着自己投的标到合作社那边交钱签承包合同。”

    “一号塘,中标价是3万9千9百,中标人石勇。”

    哗!

    胡德平的声音刚一落下,人群中就猛地炸开“嗡”地一声,1号塘的底价是三万,位置最好,但面积并不是最大的,显然众人也没料到竟然会拍出这么高的价格。

    随着一号标露出水面,已经有人开始自怨自艾起来,一号标这么高的价,后面中标的价格会不会也很高成了所有投标人的心思,但是还没等众人缓过神来,胡德平等石勇跟合作社对账,与张文林签合同的间隙,就已经开出了二号标的结果。

    “二号,一万五千五百,中标人,张国方。”

    “哗!”又是一阵惊叹。

    这一次却不是因为价高,反而是因为价格太低的缘故,2号标的位置也不差,只是面积小一些,下的苗少些,底价1万5,但是谁都没想到,仅仅是出价增加了500就拿到了标,这让中标的张国方有些宜兴冲冲。

    “国方,你小子怎么就比我高了100,你娘的是不是偷看老子写数字了!”

    “哈哈哈,老子运气好!”

    的确是运气好,仅仅是高出五百之数就能中标,即使是剩下的人都不得不感叹运气好,那些刚刚担心自己出价太低的人再次打起了精神。

    胡德平抬眼看了一眼不远处签合同的张文林,顿了一下,为了维持秩序,所以他并不会一窝蜂地报完结果,而是等张文林和中标人签完合同才会报第二个。

    合同都是早就由乡里打印装订好的,事先由张文林确认保管,信用社的人负责对账和公证,而拿到合同的承包人也不含糊,顾不得看剩下的就匆匆而回了。

    “24号,3万3千5百---”

    “25号,2万7千5百---”

    随着最后两个标的得主被揭开之后,胡德平紧绷的神情这才舒缓开来,整整一上午心情忐忑,就是铁人也会觉得累。

    信用社的负责人此时正在进行最后的统计工作,而张文林也已经将所有的合同发放签订完毕,只等信用社最后的统计结果出来,白湖湾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他也不由得吁了口气。

    此时河坝上的人也已经开始退场,信用社统计出来的数字只会由乡里和张家负责,这些钱虽然张家会捐出来修路,但是毕竟它还是张家的,乡政府并没有所有权。

    直到半个小时后,核对了几遍的结果才送到张文林和胡德平手中。看着手中的数字,即使是见过更大额的数字,胡德平也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了刘明几句。

    7十8万3千5百!

    若不是刘明那个混账屁股决定脑袋,这笔钱就是乡里拿到,能解决不少困难,但是转即一想,这笔钱如果不是张家操作恐怕也不会出现,而现在张家拿到这笔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张坝公路,作为这条路修建的负责人,他是除了全乡百姓之外最大的受益者,即使是张家得了些名声也落实不到实处上。

    这笔钱肯定不会全部落到那条即将施工的水泥路上,多余的胡德平也没有其他什么想法,张家肯把这笔钱中的大部分拿出来修路,只怕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了,如果让他们再把剩下的钱拿出来,恐怕即使是他也不会答应。

    所以在张文明拿到信用社的存折之后,胡德平便带着乡里的人员在派出所那两辆已经破损得厉害的桑塔纳开路下离开了,随行带着的是合作社的人员和两袋散发着各种味道的纸币。

    看着存折上一连串的数字,张文林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老张家这次赌一把还是成了。

    七十多万的存款,修一条乡镇级别的乡村公路绰绰有余,能够花掉五十万就顶天了,加上自家的存款,老张家的家底直逼百万,在96年新春不久后的时间里,百万存款的实现让张文林一时之间愣了愣神,在这个节点上,能有百万存款的那都是了不起的有钱人。

    “爸,你别发呆了,白湖湾承包出去了风险就小了,但是你要赶紧组织人手把路修起来,这条路是我们家走向康庄大道的保证,你可得上心点。”

    张晨不忍看到自家老子被百万存款给吓死,禁不住说了句,却不料张文林一把拉住儿子的肩膀,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揍了两巴掌。

    “老子清楚得很,人不大心思倒是不少,下次再背着我胡搞就揍死你。”

    知道老头子对自己私底下跟胡德平接触放风将白湖湾承包出去很不满,张晨摸了摸被打的屁股蛋子,还别说,老头子下手不轻。

    事情告了一段落,张晨也要面临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