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七章 小舅妈上门

第十七章 小舅妈上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已签约,求推荐收藏,收藏过看过《首富》的亲们都点击一下,把推荐票给小白吧!
  元宵节后,张晨便去学校报道。
  五年级最后一年的时间,在张晨的记忆里显得有些遥远,不过看到讲台上,班主任段春元一本正经地叮嘱,要好好准备小升初的考试时,心里仍不免有些感慨。
  由于义务教育制度的实行,事实上小升初考试已经没有了多大意义,但是张晨知道,乡下的小升初考试,对于百崇县来讲,却是城里那些重点中学抢夺尖子生的最好时机。
  这个时候还没有什么就近入学的政策出现,所以百崇县的第一实验初中和第二实验初中在网罗全县的尖子生时可以说是手段尽出,几乎每一年下面乡镇以及村小学的尖子生都被这两个学校搜罗走。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进入新世纪的头一个十年的时候才慢慢好转,但是私底下仍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微小的动作。
  对于白鹤小学这种乡村一级的小学校来讲,能够有学生考上第一实验初中或者第二实验初中,那是一种荣誉,所以学校的领导也好,班主任也好,对于这样的目标总是坚定不移。
  但是张晨却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作为一个重生者,尽管第一实验初中和第二实验初中有着更加优越的环境,但是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影响都很微小,恰恰相反,坝头初中不仅仅有着他所有的初中记忆,更是他事业起飞的重要一环。
  所以看着段元春在讲台上描述未来的那幅美好场景时,张晨的心思却已经飘到很远了。
  96年春节过后,有一件大事也是注定会发生的。
  就在开学后没多久,在三月末的时候,张晨果然被老娘刘爱平带去了邻村的桃园队,一连十几天来,张文林都在忙前跑后地联系人手,做测量等工作。
  乡里由胡德平负责联络各个村和大队,在确定线路后就会同时开挖路基修路,由于资金充足且是每个大队负责一段工程,所以这条路预计在年底就能够通车。
  张文林拉起来的施工队也有近五十号人,不仅仅如此,还找了专门的老会计负责材料和财务,运营起来也有了些建筑公司的雏形。
  刘爱平之所以急着回娘家,是因为张晨的小舅舅,也就是她的弟弟刘叔平带女朋友回家了,从电话里她似乎听出来弟弟有些话没讲透。
  老刘家刘爱平是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三个弟弟,刘叔平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兄妹6个只有最小的刘叔平尚未婚娶,所以在听到弟弟说带了女朋友回家后,刘爱平显得有些意外。
  毕竟弟弟刚刚过完年才出去没多久,从上海回来一遭花的钱可不少,向来就比较节省的弟弟叔平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断然是不会这么做的。
  老娘不知道什么事并不代表已经经历过一遭的张晨不知道,在96年初的时候,小舅舅叔平去上海打工不到一个月便回家,当时张晨一家子由于闺女出世并未像现在这样风轻云淡,所以并没有操什么心,但是现在张晨知道,小舅舅回家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女朋友,也就是未来的小舅妈未婚先孕了。
  胥容是苏北人,苏北多是一片开阔地,地势平坦,透过车窗,她很少见到外面这种群山连绵的地势,所以很好奇。
  但是好奇心总会被心底那一丝不断泛起的烦躁和焦虑冲散,未婚先孕对于一个刚刚二十周岁的女孩子来讲还是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问题,尤其是在还未见过双方父母的情况下。
  从高中毕业后就到上海打工,已经整整4年整,和刘叔平认识也已经三年了,对于这个个子只有一米六五,还不及自己高的清秀男人,胥容打心眼里喜欢,尽管从不问对方的家世,但是从他的言谈举止上就看得出家教很严。
  两人一年前瞒着家里开始生活在一起,意外发生的结果就是在年初的时候突然在医院里查出已经怀孕近三个月,这才急匆匆地决定要回家,为了取得家里的支持,刘叔平毫不犹豫便带着她回了老家。
  在回家之前,他便给家里的大姐打了电话,对未婚先孕这件事,如果没个人在中间调解一下,恐怕回家后会徒增些烦恼。
  张晨知道自家外公的脾气,所以倒是很赞成老娘去给小舅舅撑腰,这个时候未婚生育其实是件平常的事情。
  “叔平,你家里有些什么人给我讲讲!”
  在从上海开往百崇县的长途客车上,由于不是繁忙的季节,所以人并没有出现人压人的情形,别看平时一人一铺,但是每到繁忙季节,坐长途车那就是受罪,甚至有些女孩子在车上被人半夜**的事情也不少发生,这是社会在发展过程中的阵痛。
  此时在长途车靠后位置的一排卧铺上,刘叔平一脸疲倦地靠着玻璃窗,看着窗外,在他身边半坐着一个面目清秀,略显丰腴的女孩子。
  胥容长发披肩,脸上俏皮地长着几颗雀斑,眼睛很纯澈,但是眉宇间布满的忧虑之色清晰可见,这一对小夫妻显然都对这个出现在意料之外的孩子有些措手不及。
  “--”
  刘叔平跟胥容挑了些重要的,简要说了一下自家的情况,两人以前也有谈过这些问题,但是并不透彻,所以胥容才会这样问。
  “你大姐和大姐夫家有几个孩子呀?”
  胥容显然对刘叔平口中显得极为敬重的大姐很在意,眉头微微皱起就问道。
  “大姐和大姐夫有个男孩子已经十一岁了,去年除夕刚生了一个女儿。”
  “那不是超生了?”
  胥容一下子轻呼起来,惹得另外一排的乘客都看了过来,刘叔平也被吓了一跳。
  “算是超生吧,不过我们那边这种情况多,没哪一家只有一个孩子,最少的也有两个,孩子生下来总不能不要吧。”
  胥容闻言也不说话,对于这种情况她也并不陌生,在上海有很多年纪大一些的工友都偷偷生了两个孩子。
  长途车在快接近上午11点的时候终于开进了百崇县城,96年的百崇县不仅不发达,而是稍显得落后,破败的老旧房子到处都是,夹杂着新造的楼房,露面上的柏油已经脱了一层,有些地方坑坑洼洼积满了雨后的黄色污水。
  哐当!
  长途车的轮子似乎刚刚压过一个水坑,哐当声响敲在心头,胥容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喜的神色,相较于苏北自家所在的城市,这里要差上不少,但是她看重的是人。
  在长途车站下车后,刘叔平带着胥容匆匆忙上了一辆开往坝头乡的小班车,这条从百崇县里通往坝头的路路况更差,颠簸了一个小时候后才在坝头汽车临时停靠点停下。
  这一路走了一天一夜,就是个铁人也有些扛不住,胥容的脸上已经显现出一丝不自然的苍白之色,刘叔平捧起她的脸,拿起身边的矿泉水瓶让她喝了口水这才背起行李包沿着一条黄土路往回走。
  此时从乡里通往下面各个村还没有车拉客,除了自家买了摩托车或者自行车的人家,大半都是靠一双腿来来回回。
  胥容虽然在上海呆了4年,但是也不是娇滴滴的富家小姐,近一个小时的脚程尽管让她有些眩晕但是终究还是走到了桃园队,一进村,两人远远地就看到一口水塘的对面,一栋两层高的小红楼静静地掩映在新芽吐露的枝条后面。
  老刘家这栋新楼起了刚刚两年,是张晨的二舅舅刘叔林在93年的时候为了结婚回家起的新房子,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在95年初的时候,二舅舅就离了婚,那个女人除了带走一应家具之外,便只留下了一个一岁左右的小表妹。
  由于三个女儿都已经出嫁,老刘家的大儿子叔华大学毕业后在市里安了家,所以这栋新房其实就是两个小儿的家产了。
  张晨和刘爱平在上午早些时候就已经到了老刘家,吃过午饭后等了半响还不见人回来,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才远远看到两个人影从塘坝上往自家走了过来。
  凝神一看,前面那个年轻人不正是自家小弟叔平。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