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八章 帮小舅撑门面

第十八章 帮小舅撑门面

    桃园队跟张湾一样,背靠大山,四面都被白湖的水面所环绕,白湖的面积太大,两个相距五六里地的大队,在白湖湾边上也不过占很小的一部分湖线。
  
      不过桃园队更占着地利优势,除了靠近湖水之外,在桃园的后山上,延绵着十好几里地的山林,山不高,但是面积却极大,丛林密布,虽没什么大型的食肉野生动物,但是野猪野兔却不少见,更别说满山的木材和野味了,说是遍地是宝也不为过。
  
      老刘家正是背靠着这片延绵的山。
  
      胥容显得有些拘谨,跟老刘家的人都见过面后就静静地坐在客厅里,刘家三个儿子常年都不落脚在家里,三个女儿的婆家倒是都在附近的村子里,不过今天除了老刘夫妇,就只有大女儿刘爱平母子俩了。
  
      “晨子,你怎么没去学(音与“贺”相同)堂里?”
  
      刘叔平显然是想打破家里有些怪异的气氛,父母和大姐都知道了自己带胥容回家的原由,比想象中要好,父母并没有红脸,大姐也里外夸了胥容几句,话音随即就转到了“年纪到了,也该生孩子了,就是对不住人家姑娘,连婚都没有结”之类的圆场。
  
      这也让他暗自舒了口气,他知道自家大姐处事一向有主意,家里的大事也做得主,老父母想来也不会扫了大姐的性子,不过家里的气氛还是显得有些怪。
  
      好在张晨也不笨。
  
      “小舅舅,你是不是晕车糊涂了,今天星期六,我不上课。”
  
      “他不是晕糊涂了,是脑子发糊涂了,爱平你去把饭菜再热热。”
  
      从进门开始没说过一句话的老刘总算是说了句话,刘叔平对自家老子怵得紧,直到他听到这句话心底才真算是定了几分。
  
      刘家的门风与胥容看到的并无二样,家里的人都很好!
  
      这是胥容在老刘家住过一晚后的想法,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些,这毕竟是自己以后要长期相处的人和地方,尽管条件比不上他们那边,但是却没有让自己格格不入。
  
      还有远处一眼望不到边际线的湖面,跟苏北那边靠海的位置竟有些相似,有如此景象也不至于往后会过分想家。
  
      刘爱平也难得在坐完月子后回娘家住了一晚,小闺女比较让人放心,整晚除了尿过两次床都没哭闹过,这无疑是最令人舒坦的。
  
      刘叔平回家待的时间并不会太久,一早起来他就跟老刘说了此事,回家的目的是让胥容见见父母,见完了自然就要到苏北胥家去一趟,按理说这一趟是要老刘陪同一起去的,但是家里开春实在是太忙,来回的时间就得好几天。
  
      所以张晨就撺掇着自家老娘给小舅舅挣个面子,挣面子无非就是花钱的问题,老张家虽说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是从去年到现在也有了些家底,给弟弟撑个腰的底气刘爱平还是足的。
  
      只有胥容不清楚刘家人在商量些什么,她在从上海跟刘叔平回百崇前就给家里去了电话,父母都不怎么高兴。
  
      女儿出去平白无故就跟人好了,更难以令人接受的是还没经过父母的同意就为别人怀了孕,胥家老夫妻对刘叔平的印象无意中就差了很多,随即问了一下男方的条件,声音更是尖锐得紧。
  
      事已至此,要说什么不答应的话那定然是不会的,但是刘叔平要想去苏北丈母娘家得到几分高看,却没那么简单。
  
      老刘家的条件并不好,张晨很清楚,如果不发生什么变故,小舅舅的婚姻会很坎坷,倒不是婚姻多不幸福,而是小舅妈胥容一直都没有跟家里相处好。
  
      从即将出生的那个小表弟出生后,胥家人尤其是小舅舅的岳父跟岳母,整整十年都赌气没有跟女儿联系过,期间仅仅是胥容的妹妹和弟弟去过上海几次,也仅仅限于看看小外甥。
  
      从出发点上,这件事情小舅舅肯定是做得不对,但是站在自家人的角度上,张晨自然知道小舅舅也是有心无力,之所以没去苏北那也是因为事先没有预计到小舅妈胥容会未婚先孕。
  
      “爸,这样吧,你明天带胥容和叔平去苏北,这第一次上门怎么也得去一下,要不然叔平怎么过得去,家里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回头让文林来帮忙。”
  
      刘爱平自然知道小弟是希望自家老头子去一趟,再怎么说也是儿女结婚的大事,不能轻率,田里的庄稼没了可以来年种。
  
      “文林哪里有空,乡里的事情关系到下面七八万人,忙都忙不过来,你别让他过来。”
  
      张晨看外公的脸色微微有些动容,心里一动就明白了原由。
  
      而一边上胥容尽管语言上有些生僻,但是大致还是听得懂意思,闻言一面有些担心未来公公会让叔平独自去苏北,一面又好奇那个未来姐夫到底是干什么的,竟然还牵扯到乡里的事情。
  
      在她看来,能够代表乡里出面办事情的人,即使是在她们那边那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听刘家老爷子的话,那位未来大姐夫似乎还是主持全乡的一项大事,显然这位未来大姐夫恐怕也是有些身份的。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外公没去,但是现在张晨却看得出来,这其中经济因素可能占了大部分,老刘家的经济条件在桃园那肯定是中等偏下,小舅舅自身的条件也一般,而小舅妈胥容家的条件比老刘家肯定要优越一些。
  
      如果父子俩去苏北的话,那花费肯定少不了,头一次上门哪能空手,而且还是儿子娶亲结婚的大事,即使是少那没个万儿八千块钱也拿不出手。
  
      但是老刘家这些年六个孩子,大舅舅叔华上大学结婚,二舅舅离婚时为了获得女儿的抚养权花了一万多,还有两个姨出嫁,这花费绝不会少,不说剩下结余,估计老刘家欠账都有,就更就不提万儿八千了,千儿八百看是都难拿得出。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这句话说得着实不错,虽然外面传言大女婿家挣了大钱,但是老刘头一想到女婿文林要独自出资修一条乡级公路,心里就忐忑得紧。
  
      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跟女儿提要钱的事情,按照他的性格也断然做不出跟自家已经出嫁的女儿女婿要钱的举动。
  
      好在张晨猜出了原由,他私底下拉了拉自家老娘的袖子,使劲眨了眨眼,刘爱平一看就知道自家这小子又有什么坏水,心里一动就拉着儿子去了后面的灶房。
  
      “爸,我做饭去!”
  
      母子俩到灶屋里,刘爱平才关上灶屋门朝儿子问道:“有什么事说?”
  
      “妈,外公不是不愿去,是家里没钱。”
  
      刘爱平也早就习惯了儿子的妖孽,一听这话立马就明白了儿子的意思,脑子里再一想,可不是这样,孩子他姥爷那性格自己做女儿的竟然没看出来,着实是走了眼。
  
      “外公要是不去,小舅舅一个人去苏北肯定会出问题,妈,我看还是咱们家出钱给小舅舅结婚吧,家里那些钱现在也没有急用。”
  
      刘爱平闻言眉头皱了皱,倒不是她不愿意出这些钱,家里的存款有多少她也清楚,也知道是怎么来的,说破了这笔存款有很大部分是半大儿子出主意才攒下来的,但是家里毕竟要修一条路,那要花多少钱现在还说不准。
  
      张文林和张晨并没有将细节告诉她。
  
      “给钱没问题,但是家里修的那条路-”
  
      “妈,那条路花不了多少钱,估计修完还能给家里剩不少。”
  
      见儿子似乎下定了决心,刘爱平也不拿他当半大个小子看,这小子这半年来歪主意多,还都歪打正着,但是胆子也大得吓人,从那次冲进火里就变了个人似的。
  
      “那中,等我回去跟你爸商量一下。”
  
      “妈,你再跟爸商量就来不及了,小舅舅明天就走,外公就是今晚决定了那还不得收拾收拾东西,既然要去,那就包车去,让小舅舅风风光光的。”
  
      张晨的跳跃性思维把刘爱平吓了一跳,包车去?她想都不敢想,从这里包车去苏北,一个来回没个两千块钱都别想,两千块钱那得做多少事、能买多少上门彩礼。
  
      “你别瞎说,包车去那得花多少钱,不如留着买点东西。”
  
      “妈,要去就一家人包车去,这样外公和小舅舅脸上也看得过去,结婚的事也好谈。”
  
      张晨一本正经地说道,一时忘了自己的身份,刘爱平心急起来也忽略了家里这崽子才不过11.
  
      定神想了半响,刘爱平虽说有些肉痛,但是自家的幺弟结婚,其他的姐妹兄弟能力有限,也只能自己出把力,心下当即就下了决心。
  
      “叔平,你吃完饭去前头队上给你姐夫打个电话,叫他在乡里租辆车,明天送你和胥容去苏北,爸,你也一起去,别让叔平和胥容回去难做人。”
  
      吃饭的时候,刘爱平放下手里的筷子就说道,自家姐夫家的事情刘叔平比老刘还要清楚,年前还没去上海的时候就听人家说姐夫家去年起码入账二十万。
  
      一听这话,他估摸着这事不假,毕竟还是自家的姐姐亲,一听这话脸上立马就笑开应了下来,不过随即看到老头子脸上的神情,那笑就挂不住了。
  
      “爸,这钱我出,你就不要操心了,下午收拾收拾,明天就走,去苏北带个儿媳妇回来。”
  
      一家人闷不做声吃完了饭,张晨偏偏吃饭拿起筷子敲了敲碗,还没扔下筷子就被刘老头在头上敲了个爆栗,痛的都咧起了嘴。
  
      “吃饭都没个正样!”
  
      “嘶!”
  
      张晨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一时得意忘形忘了自家姥爷的规矩,见不得孩子吃饭敲碗,坐没坐相,站没站样。
  
      刘叔平打完电话回来,还没说起租车的事情,却给张晨带来个天大的好消息。
  
      由于乡里修路,白鹤小学前面那一排房子要拆出来把路拉直,所以学校有几天上不了课,需要把教室换到原来留下的一排老屋子里去,那老屋子有些时日没用过。
  
      学校里怕不安全,要花几天功夫请石匠拾掇拾掇,这样一来学校就得放假了,由于双休学生都回了家,不好通知,所以村里直接发到了各个大队上。
  
      张文林却是村里的干部直接通知到了,刚好刘叔平打了电话过去,就顺便捎了过来,顺便让他把张晨给带乡里去。
  
      刘叔平也只当姐夫想儿子了,倒没往深想。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