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十九章 倍儿有面子

第十九章 倍儿有面子

    第二天一大早,张晨就跟着去了乡里,乡政府招待所前面闲置的院子里,张文林一身要出门的打扮站在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前面。
  
      “姐夫你也要出去?”
  
      刘叔平老远地,一进院子门就看到张文林。
  
      “爸,我这次要跟你们一起挤过去了,不过我从市里要换车去上海一趟,回头你和叔平回来让李师傅把车在市里拐个弯等等我。”
  
      原来张文林的施工队还缺十来个人,原本五十个人是够了,不想有几个不是白鹤村的汉子事后又推了这事,所以张文林打算去上海找几个村里的熟人回来。
  
      见儿子张晨也跟着来了乡里,心里就生了带他去上海看看的心思,张文林这大半年来越发觉得儿子很聪明,心里早就萌生了带他出去见见世面的想法。
  
      这次学校里放假他也来不及跟家里商量这事,只是昨日里让叔平把张晨带到乡里来,反正来回顶多也就个四五天的时间。
  
      “带他去做个什么,小孩子不要这么喜欢撵路。”
  
      老刘听大女婿这么一说也吃了一惊,孩子还小就这么宠着将来还得了,张晨原本听到自家老头子竟然要带他去上海,一张脸笑得比花也差不了多少。
  
      一听他姥爷这话,脸上顿时就急了。
  
      “爸,爱平一个人在家带个小的哪有时间管他,我带着也放心。”
  
      张文林这么一说老头子脸上虽然有些不大乐意也没再说什么,随即就招呼着上了车。
  
      一行五个人张文林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三个大的一个半大的小子在后面坐着倒是也不是很拥挤,只是张晨坐在他姥爷边上难受得紧。
  
      不敢乱动不说,脚都没地儿放。
  
      这年代有个桑塔纳坐已经算是顶尖的待遇了,这是包的乡里招待所的车,张文林也不白坐,花了两千块钱把乡里这车包了五天,路费油费自付。
  
      他知道老丈人和小舅子去苏北是办的啥事,这事万万不能少了面子,家里的存折也是随身带着,一早就从自家的存款了取了小两万块钱,一上车就塞给了老爷子。
  
      在万把块钱就能起一栋好楼的年份里,两万块钱绝不是一个小数字,摊开外包的油纸,两匝崭新的蓝绿老人头着实也有些吸引人的眼球。
  
      即使是刘叔平一手的好手艺,在96年要挣两万块钱,没个两三年省吃俭用都不容易。
  
      所以胥容一看到未来公公手里的这些钱,心里越发地有些诧异,刚刚上车见过张文林后她就打量过这个未来姐夫。
  
      人很精神,个子不是老长却很壮实,虽然离她一开始想的国家干部形象差了很多,但是就是这么个人,能弄到一辆桑塔纳的小轿车不说,两万块钱随随便便就拿得出来。
  
      尽管不注重老刘家有多大个本钱,但是胥容也是个心细的人,谁不希望自己未来婆家的人条件好些。
  
      见到有这么个大姐夫在撑着,她原本有些忐忑每个着落的心也定下来许多,只是有些恼,刘叔平竟然醒来没跟她说过家里还有这么一个“能耐”的大姐夫。
  
      她哪里知道老张家发家也就这么一年间的事情,别说她了,就是老刘家老爷子和刘叔平都不知道老张家到底存了多少积蓄。
  
      车出了百崇后,此时由于通往省城的高速公路还没有开通,所以只好沿着省道一路开往市里。
  
      不到三个小时,张文林就带着张晨下了车,换乘公交去宜安车站,张晨也记得下午5点左右有一班从宜安到上海的列车。
  
      这时候从宜安到上海要花的时间远远不止12个小时,父子俩也没打算去刘家老二叔华家里,只是找了家馆子随便弄点吃的就在车站等车。
  
      在张家父子俩下车后,开车的李师傅大江南北的跑过不少路,去苏北盐城的路自是不在话下,由于是自己开车,所以并不急,晚上一行人半途在南京下车休息了一宿。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出发,这一开就是五个多小时,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快要十点的时候才进入了湖城地界。
  
      胥容家并不在市区,而是在郊区下的一个叫做胥家镇的地方,姓胥的人并不多,但是胥家镇却是个例外,这里几百户人家几乎家家都是姓胥。
  
      出了湖城市到胥家镇的车程只有一个小时不到,在过了十点半后,胥容才开始指引开车的李师傅往一条人烟越发少起来的沙石路上走。
  
      路两边都是一望无际的田地,一眼望不到边际,甚至放眼望去连座房子都看不到,唯有前方远处隐约可见的一处建筑较为密集的小镇边际线。
  
      老刘和刘叔平哪里见过如此平坦和密集的田地,一路上惊叹连连,整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吃的,如此多的田地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难以想象。
  
      随着前进的路越来越宽敞,人烟也渐渐多了起来,远处的小镇已经清晰可见,那辆桑塔纳沿着沙土路驶上一条柏油路后,眼前的情景瞬即就变得热闹起来。
  
      “李师傅,一直往前开,然后在前面那个岔口往左拐--”
  
      顺着胥容的声音,又开了近十分钟后,一行人便看到在一处较为偏僻的沙土路旁,四周都凌乱地矗立着一栋栋两层高或者一层的新老房子。
  
      桑塔纳在一栋半旧不新的两层小楼前慢慢停了下来,还没完全停稳,胥容便一把推开车门蹿了出去。
  
      门前站着的一对年纪约莫五十不到的夫妇老早就注意到了这辆车,本以为是哪里来的干部和外人家,却不料那车竟在自家门前停了下来。
  
      胥洪平脑子里一动就想到了这可能是自家的未来女婿上门来了,一把拉住了身旁的妻子,还没开口就看到车门推开,自家女儿就已经跑了出来。
  
      “爸,妈!我回来了。”
  
      “哎呦,胥容回来了!”
  
      “姐!”
  
      “二姐!”
  
      两个身量逼近一米八的年轻人看到胥容就一脸兴奋地跑了过来,却是胥容的两个弟弟。
  
      “他们家有哪些人来了?”
  
      胥洪平早就得了信,只是应了一声,就被胥容拉着往来人走了过去,刘叔平也拉着刘老爷子和开车的李师傅下车走了过来。
  
      “爸,这是叔平,这是他爸爸,这是李师傅。”
  
      “--”
  
      一行人进门后,胥爸爸也暗自把刘叔平打量了一番,尽管心里有些不高兴,但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除了个子不高以外,谈吐举止都看得舒心。
  
      不大一会儿,胥家门外陆陆续续就已经来了好几拨人,里里外外都是邻里的熟人,胥家女婿上门的消息显然是不胫而走了。
  
      老家的父辈捧着茶杯说了不短的时间,刘叔平几乎上整个过程都是在听自家老爷子一直道歉,而胥家老爷子并不怎么善言,一直是胥容妈妈在一边帮口。
  
      言语间虽然客气有加,但是刘叔平听得出怨言还是有的,他有些庆幸地看了一眼在一旁如同一个木头似的李师傅,心里随即就想到今日如果不是李师傅开车送过来,恐怕结果会更糟糕。
  
      “小容啊,你这是找了男朋友吧!”
  
      “-”
  
      “胥容啊,那男孩子怎么看着比你矮?”
  
      “婶子啊,我们差不多高!”
  
      “哪一个是他爸?”
  
      “那个坐着喝茶的是给我们开车的李师傅。”
  
      “呦!”
  
      “嘶!好人家啊,还有司机开车。”
  
      胥容自然不会去解释李师傅不过是客串来上门的司机,胥家女婿开车来上门又成了胥家邻里的谈资,胥妈妈耳边上听着邻里啧啧的称赞声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此时在里屋里,胥家爸爸和她两个弟弟时不时跟刘家父子说着话,下首却是站了一个个胥家屋前屋后的汉子和婆姨,众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家里的琐事。
  
      “刘家亲家,我们家小容这孩子从小就听话得紧,嫁到你们宜安这么远的地方,家里不放心啊!”
  
      刘老头点了点头应和,脸上的肌肉笑得都有些僵硬。
  
      胥家早就知道了这个未来女婿家里的条件并不怎么好,所以一早其实就安排了家里几个亲近的本家人挑刺儿,但是门前的那辆桑塔纳却让他们有些不解。
  
      自然也有人怀疑刘家不知道哪里找了辆车来撑门面的,尽管胥容的口风很紧,但是仍然有人出来挑刺儿。
  
      按照他们这边的风俗,男方家里有房给钱才会嫁女儿,胥容未婚先孕本就令胥家老夫妇心里横了根刺儿,但是却碍于颜面不好直接提彩礼的事情。
  
      两人未婚先孕省了无数的程序,这头一次上门,还是这种情况,刘家父子自然也有了这样的准备,却不料刘家父子一个都没开口之际,旁边的李师傅却是放下茶杯说开了。
  
      “哈哈哈,这个婶子说得在理,女儿嫁的远,父母不放心,你们这里是好地方哪,但是刘师傅家里的条件我清楚,崭新的楼房盖了没几年。
  
      刘家的大儿子是**毕业的大学生,如今在城市生活,他家老二也是个有作为的人,老小,也就是叔平,人你们也见了,说句掏心窝的话,哪里称不得好。
  
      就更不说老刘家的女儿女婿了,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这头一次上门还没定亲两个孩子就有了娃,这事我们有责任,来得急准备得不充分没买什么东西,老亲家要体谅体谅。”
  
      只见他敞开嘴说完便朝着刘叔平示意了一下,刘叔平一看这眼色就晓得了意思,往包里掏出一个纸包走到了胥洪平面前。
  
      “伯伯,我跟胥容做得不对,但是我往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她,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您收下。”
  
      胥洪平略微迟疑了一下就接过油纸包放在面前的桌面上,油纸包得并不紧实,刚一放到桌子上就摊开了来,隐隐露出厚厚的一沓老人头。
  
      众人见此心里不禁有些吃惊,更有些人小声说了出来。
  
      “怕不是有上万还多吧!”
  
      “看来胥容还真是找到了好人家!”
  
      “这小伙子不错啊!”
  
      要说胥洪平心里不震动那肯定是假的,虽说他们家的条件并不差,但是真正能这样拿得出一两万块钱却不简单,自家的这栋楼盖起来花了一万出头,这还是家里多年的积蓄。
  
      大女儿去年出嫁的时候彩礼也只有五千,加上一些彩礼恐怕也不会超过八千块钱,未来的这个二女婿这点心意恐怕不下于万儿五千了。
  
      心里竟隐隐已经认可了刘叔平二女婿的地位。
  
      那个开车的李师傅话里透露出了不少信息,未来亲家家里的条件极有可能要比想象中要好,三个儿子还有女儿,两个大的肯定已经成家了,小的成家还能拿出这样一比巨款。
  
      显然也不是一个贫下中农的家庭,想到这里,心里的那一丝不悦也缓缓消散了不少。
  
      话点到为止,刘叔平自然不会去点明有多少钱,见未来岳父接过了自己送的油纸包就走了回来,正当众人以为他会坐下时,却发现他竟然又掏出两个红包来。
  
      只见他又转身走到胥容的两个弟弟面前。
  
      “这是我和你们姐姐给你们的一点心意。”
  
      胥家传和胥家友两兄弟去年家里大姐出嫁时已经有过一遭,自然不会陌生,去年大姐夫给的红包里可是整整装了五百,见自家老娘没有反对就起身接了过来。
  
      老大胥家传当即就拆了开了,崭新的票子只怕有上千,心里不由得惊了一下,看来这个未来的二姐夫真的下了重礼。
  
      兄弟俩的动作自然瞒不过身后邻里的婆娘们,这一看又有人在私底下小声叫了起来。
  
      “小伙子真舍得啊!”
  
      “兄弟俩一人一千的重礼!”
  
      “这彩礼拢共不少啊,都快两万了!”
  
      这一记重礼出手,众人齐齐熄了声再也没了意见,刘叔平也暗自舒了口气。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