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二十一章 老头子下水

第二十一章 老头子下水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原始资本的积累都是带着血和泪,但是往往第一桶资金的挖掘,都是带着莫大的惊喜。
  
      老张家获得第一桶金看似简单,其中却有着太多的意外,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错误,就不可能获利如此巨大。
  
      当初承包白湖湾的时候,如果不是张晨的坚持让张文林动心,老张家即使能够获利,但是也绝不会像现在这般轻松。
  
      所以张文林对儿子的看法绝对不仅仅是把他当做小孩子那么简单,乡下的孩子早慧并不少见。
  
      尽管并不了解股票的操作,也明明知道儿子只不过是随口一提(他倒是不会相信自家儿子股票都懂),但是张晨的话却触动了张文林的心思。
  
      父子俩离开外滩后,便找到了一家名为国泰证券的证券公司。
  
      96年的中国股市在年初的时候显得有些低迷,但是此时炒股,尤其是在上海,人数已经不算少了。
  
      这间国泰证券公司的营业部稍显陈旧,巨大的落地窗上在此时比较少见,但是进去后里面迎面扑来的各种混杂的气味却有些令人皱眉。
  
      张晨自然知道详细的开户流程,但是他并不想惊世骇俗,而老头子也只是仅仅限于来观望一下,到底会不会涉足这个巨大的金融漩涡里面,张晨还要费些心思。
  
      “爸爸,你看,这里有介绍!”
  
      领着张文林走到一块宣传板附近,上面写着详细的开户流程,张晨则问工作人员要了一张股票交易的基本介绍手册类的东西,其实只有几张纸。
  
      张文林显然对这样一个全新的“挣钱工具”有着莫大的兴趣,只见他这一看竟看了约莫半个多小时。
  
      虽然是临近四月份的时候,但是上海的天气并不是十分暖。
  
      此时的沪指在开年的时候走低得厉害,一度逼近500点的位置,整体形势根本就不看好,但是张晨记得,在3月份接近4月份的时候,中国股市就会开始变成一头疯牛一般疯涨。
  
      根据后来的统计,沪交所在96年所有的股票加起来都不超过600只,但是这一年涨幅超过数倍的股票却达到了百多只,可以想象涨幅有多恐怖。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运气太差,随便买一只股票在96年底的时候资产都会翻上数倍。
  
      但是张晨的目标不仅如此,尤其是在涨停板制度还未实施的最后一年。
  
      此时他手上拿着的正是一张较为全面的股票统计单,上面列清了大量股票的代码和名称。
  
      只见张文林目不转睛地盯着纸上的内容,尽管看不懂,但是他却极有兴趣,因为前面的电子屏上显示着很多名称。
  
      如果不研究股票的k线等走势图,仅仅是看买入卖出数据的话,其实很简单,当然炒股自然不会如此简单,但是张晨绝不会跟张文林介绍这些。
  
      他很清楚,要想让自家老头子下定决心涉足股市,规则越简单可能性越大,显然这要靠他忽悠。
  
      “爸爸你看,这只股票昨天买入的时候是5块2,现在已经涨到6块了,如果卖出去,每股就是赚了8毛钱,10股就是8块,100股就是80,1000股就是800,好吓人。
  
      还有这个,你看一天涨了块两块了,挣钱比我们家养鱼还快。”
  
      张晨一边时不时地点着那通红的一片夸张地说道,而旁边飘绿的那些径直被他忽视了。
  
      幸好两人旁边没有人,否则估计要被这小子给逗死,炒股要是人人都能猜到那只股票哪天涨,那股市都不用开了。
  
      显然,张文林稀里糊涂的也并没有注意到张晨眼里飘过的那丝狡黠之色,而是被眼前这些对他来说还是全新的东西完全给吸引了。
  
      “不光赚还有赔的吧?”
  
      “爸爸,赔的肯定有,但是赚的肯定多,要不然怎么这么多人买股票,要是大家都赔就不会有人买了,股市就开不下去了。”
  
      张晨继续忽悠。
  
      果然,张文林也被一贯的思维唬住了,以他目前对股市的了解,根本就不会想到这是跟寻常的商业规律完全不同的一套法则。
  
      而是按照一贯的思维被张晨给带了进去,就是这个道理,如果大家都赔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人买股票了。
  
      君不见后世多少人被套在股市里出不来,但是张晨知道在96年炒股,绝对是稳赚不赔,而且是在自己知道那些具有代表性的股票的前提下。
  
      只有抓住这次机会,老张家才会真正迈入第一批发家致富的行列,也只有这样,他望父成龙的目标才会实现。
  
      遗憾的是,张晨并没有得逞。
  
      在交易所呆了约莫两个小时后,张文林毅然带着儿子出去,寻了处小店吃过午饭后才回到酒店休息。
  
      酒店中。
  
      张晨趁着老头子睡觉的间隙拿眼瞟了一眼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张文林,脑中开始急剧转动起来,他知道老头子应该是上心了。
  
      只是一时还难以决定,自己还要烧一把火这事才能成,老张家能不能一飞冲天就看今天了。
  
      按照老头子的安排,今晚过后如果没有意外就要回张湾了,早上小舅叔平已经发过传呼过来,后天上午李师傅就到宜安车站等他们。
  
      要想等到回去后再慢慢说服老头子来上海买股票,那几乎就不可能了,就更不说最佳的时期就是现在。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句话一时之间竟让张晨胆子都壮了起来,只见他噔噔地跑下床把电视机打开。
  
      随即正好是一个本市的财经评论节目,电视的声音开得有些大,张文林不用睁开眼都能听得到。
  
      他刚想朝儿子喝一声,随即却是被电视中的声音给吸引住了。
  
      “今天大盘继续上扬,上涨了近两个百分点,按照目前的情况,今后几天的形势也会比较好--”
  
      电视中,那个所谓的评论员张晨并不认识,但是他说的那几句话却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随即紧接着就介绍了几只涨幅较大的股票的情况,果然如印象中一样,在三月末的时候有一些股票已经开始有了上扬的苗头,只是还不那么明显,等到进入四月中旬后,恐怕就会猛涨了。
  
      此时的股票价格大都很便宜,基本上都在几块钱上下浮动,所以一旦上扬,空间其实是很大的。
  
      后来的一些资料显示,像长虹和深发展等等一些股票甚至猛涨了近十倍,而那只神一样的坑货股琼民源则暴涨了十几倍。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1点左右,张文林其实小睡了那么一会儿,但是耳边一直环绕着念股票价格的声音,脑中不时地浮现出上午在证券所看到的那些红色数字,睡意越来越浅。
  
      到最后别说入睡,就是眯上眼都很难,所幸就坐了起来盯着电视屏幕上看。
  
      看了一会,张文林越发觉得心里有些躁动,躁动的源头不是别的,正是那一排排的股票交易价格。
  
      此时张晨已经注意到老头子的一举一动了,但是他仍旧不动声色地在床上把玩着上午新买的那支新钢笔,似乎对电视上的内容完全不感兴趣。
  
      “要不我们去买点股票试试?”
  
      终于,张晨犹如听到了天籁之音一般。
  
      但是他仍旧掩饰住了心中的那份狂喜,不是他太过老成,而是张晨实在是太过谨慎反而失去了判断力。
  
      “爸爸,你不是把钱都给小舅舅了?”
  
      似乎是不经意地提醒了一举,张文林也没说话,而是又说了一句:“我留了一点,先买一点试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