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二十二章 张文林的魄力

第二十二章 张文林的魄力



    (情节中的数据和事例会带有虚构情节,剧情需要会可能发生时间数据的改变,不喜勿喷!)

    国泰证券中心!

    在交易所的客户室内,张晨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家老头子填好一张张手续单,拿到开户的代码卡片,随即到隔壁的银行里存进一万块钱。

    其实张晨也很吃惊,自家老头子第一次竟然就敢存一万的干货进去,这可不是银行,而是股市,入市需谨慎的道理这时就已经提出来了。

    要知道,96年一万块钱某种程度上购买力极有可能不下于二十年后的十万了。

    父子俩回来后,便随便找了处位置坐着也不说话。

    张晨看得出来老头子有些紧张,拿着卡片的那只手微微有些抖动,第一次总有些兴奋。

    父子俩紧紧盯着不远处的屏幕,张文林并没有操作购买,张晨知道自家老头子是在学习,但是他心里其实已经选好了两只价格在五块左右的股票。

    这两只股票是后来全年走高的那十几只神股之一,尽管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涨,但是他知道在4月初也就是后天绝对会翻倍。

    不过老头子没动,张晨也不会轻率出击,一着不慎说不定老头子就不会让自己在边上咋呼了。

    “爸,要不今天别买了,都块两点半了,3点就买不了了。”

    “别吵,让我看看!”

    张文林慢慢看出了点门道,等真的开了户把钱打进卡中他反而显得很平静,不再如一开始那样患得患失,而是心里慢慢地发掘着自己那一套看盘的规律。

    其实一开始炒股的人没有人带都这样,最先只知道看大盘,然后看个股的买入卖出价,然后会关注短期、长期的价位,最后才会慢慢对比一些其他的。

    往往这个过程都会持续一段时间,一直到慢慢形成自己的看盘方式,但是张文林却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他只是在心里做着自己认为理所当然的利弊分析。

    要说挣钱,那是瞎话,这种做法,不赔钱就万幸了,但是张晨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张文林下水,只要下水了他就能引导自家老头子挣钱,所以他根本就不关心张文林会选择哪一只。

    慢慢地,下午的时针已经指到了两点半的位置。

    但是张文林仍然不动声色,丝毫没有要入手的迹象,张晨自然也不会着急,明天买才是他最好的选择,今天的走势即使是他知道未来的走向也根本就不清楚。

    股市变动分秒之间,别说重生一遍,就是重生三五遍也不敢说知道随便哪一天的行情,更别说那么多股票了。

    张晨自然只隐约记得其中最为出色和具有“传奇性”的那几只,而他选的那两只是唯一记得的一进入四月就会疯涨的。

    其余的即使是在整个96年都涨了基本甚至是十几倍,但是基本上都是在四月之后的事情,有些大涨更是要等到10月之后,所以现在也就没什么好图谋的。

    “爸爸-”

    张文林豁然起身。

    张晨还没叫出来,便看到他大踏步往交易窗口走了过去。

    这时候能够自己买电脑炒股的人其实还是少数的,多数人都是人工服务。

    只有少数高端的客户是通过电话来操作,所以张晨看到张文林起身往交易窗口走过去,其实就明白了老头子恐怕真的要下手了。

    心里猛地一惊便赶紧冲了过去,他清楚张文林肚子里有多少水,这可是第一次,要是赔得太厉害,说不定他以后就不敢买了,那自己咋呼了老半天可就白费劲了。

    “爸爸,你想好买哪个了?”

    “嗯,就买这个和它,我看它们会涨!”

    张晨闻言往张文林手指的那两只扫了过去,这一看就愣住了,一只正是自己看好的长虹股,另外一只却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名字。

    往显示屏上赶紧扫了一眼行情,长虹还是不动声色,不温不火地6块上下浮动,另外一只却已经接近8块了,这时候八块多的股价还是不低的,都够买好几斤肉了。

    就在他打量显示屏时,张文林已经要了交易单,还没等他拿过来详细看看,这可是96年的股票单,张晨后世也只在网上看到过。

    没想到就是眨眼的功夫,老头子竟然已经刷刷填过了,张晨看得直发愣。

    “爸爸,那可是一万块钱,你都买了?”

    “买了!”

    “万一亏了呢?”

    “那以后就再也不买了,也省的你整天咋呼!”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张晨闻言立马有些忐忑了,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老头子恐怕看穿自己在打的什么主意了。

    一把从老头子手中抢过那两张交易单,果然,长虹股份的买了1000股,不到6千块钱,另外一只也有500股,加起来刚好逼近一万。

    一眨眼一万块钱的资金就都进了股市的汪洋中折腾去了,这要是赔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张晨并不是舍不得那一万块钱,而是一旦亏了恐怕再要撺掇让老头子买股票那就难了。

    不买股票,老张家估计也就只剩下修路造房子一条路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现在只能祈祷这两种股票千万要争气。

    当天下午收盘的时候,两只股票仍然不温不火,张晨算了一下,加起来小赚了不到一百块钱。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后。

    辗转反侧了一整晚,父子俩的精神都不怎么好。

    匆匆吃过饭赶到证券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9点半之后了,此时大屏幕上一片飘绿的数字让张晨心底有些发寒。

    果然,长虹已经跌到了6块以下接近5块的位置,而那只陌生的股票也已经逼近7块五了。

    须臾之间,两只股票竟然亏了接近两千块钱。

    股票涨跌是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张文林也不是那种浮躁的人,自然不会表现出明显的波动,但是即使如此,张晨还是有些忐忑。

    这一天父子俩整天都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展开过话题,一直到下午收盘的时候,两只股票仍然亏损接近两千。

    “爸爸,要不你打个传呼给小舅舅,让他们先回去。”

    离开学上课还有三天,在路上要耽搁一天半,所以如果明天回去的话就能在宜安顺车赶回去,但是如果明天不回去的话,就只能转车,到时候恐怕要到最后一天。

    所以张文林其实也已经萌生了第二天一开盘就卖掉股票买票回去的想法。

    但是令他吃惊的是儿子张晨反而没有白天那么紧张,反而越发地随意起来。

    明天就是4月的第一天。

    4月首日,张晨如果记得没错,股市开盘那只股票就会大涨。

    张文林却是已经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明天不管亏多少都会卖掉股票,然后回家,一时之间父子俩竟都安心睡了下去。

    昨天折腾了一整天,一觉醒来时竟已经是上午8点多快9点的样子。

    按部就班地吃完饭,收拾好东西,张晨见老头子将行李都随身带着,退了宾馆的房间,也不作声,他知道,唯一的转机就看今天的行情了。

    出了宾馆,父子俩慢悠悠地转到证券中心,此时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

    月初开盘入市的人很多,但是张晨却老远就看到今天似乎气氛有些不一样。

    刚一靠近大门,里面突然哄地传出一道声浪。

    “又涨了,涨了!”

    “7块了7块了!”

    “这只也涨了,马上就要冲破9块了!”

    “我要加仓!”

    “我也再要500股!”

    “--”

    涨了!

    张晨一听见声音,心下便已经大定。

    父子俩赶忙冲进大厅,此时人已经很难挤进服务台了,但是面前的大屏幕上,赫然已经飘出了一片大红色。

    “爸爸,你看,长虹股份,已经7块了。还有那个,9块了已经。”

    张文林老早就注意到了自己买的那两只股票。

    “一千,五百,加起来就是1千5。”

    一夕之间不仅仅翻盘了,还涨了这么多,没有涨跌停板制度的股市实在是太过恐怖。

    “你看着包,我赶紧去把他卖了!”

    张晨一把抓住冲进人群的张文林,身子还是太弱,差点被他老子拉倒在地。

    “爸爸,你等会,现在人挤得进去吗,今天肯定还会涨的,你看这么多人买进去,等他们买完你再去卖,就是跌了也不会太多,盘子在那里,买跌不买涨,卖高不卖低。”

    尽管张文林听不懂儿子说的是啥,但是也稍稍镇定了下来,果然,到了中午收盘的时候,股价仍然没有怎么变过,没涨但是也没有跌。

    但是上去买入的人却极多。

    见服务窗口已经没什么人,张晨便凑到老头子耳边。

    “爸爸,你去服务窗口那里等着,下午开盘一走高你就卖掉,下午可能会跌的。”

    张文林对儿子的话半信半疑,但还是照做了,没办法,一上午下来他发现儿子对股票比他懂得还要多,也不知道这小子上哪里看来的。

    他还没傻到分不清是非的地步,自然不相信张晨在电视上看来的解释,随便找个人,别说看几个晚上,让你看十天电视,看看能不能把股票弄明白是咋回事。

    张文林身体长得很结实,一个人杵在服务窗口那里也不动,离开盘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兄弟,我们换个位置,一百块怎么样?”

    “兄弟,跟我换,两百!”

    “我跟你换,五百块,立马走人!”

    那几人见张文林丝毫不为所动,只好一脸无奈或鄙夷地走了回去找其他人。

    “开盘了!”

    下午一开盘,果然,大部分股票就像疯了一样往上涨,张文林就那么愣愣地杵着,旁人递单子买入他也不动。

    “爸爸,快卖掉!”

    远处张晨突然喊道,张文林由于是在窗口底下,也看不到大屏幕,以为股票开始跌了,当即便要卖掉,谁知道身后的人竟然一窝蜂把他围了起来。

    “兄弟,你长虹的都卖?卖给我吧,我每股比盘里多一分。”

    “卖给我,我多1分5!”

    张文林有些发愣地看着四周众人,他没想到竟有人要买,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谁能多出1毛,我爸马上买,两只都卖掉!”

    张晨一嗓子喊道,四周立马就有人掏钱,此时大屏幕上长虹的已经涨到了8块5,8块6了,另外一只也已经突破10块了。

    一阵手忙脚乱,等那人开口说买的时候,张晨立马说出了大屏幕上的数字,随即看也不看,便加了一毛钱算出了总数。

    1万4千零50!

    这是张文林最终拿到手的现金,而不是刚开始那样存入的银行,还有另外给的50块手续费,也就是说,两天不到,1万块钱的本钱竟然挣了整整4000块。

    这无异于后世一夜之间从股市里挣了五八万块钱。

    看着手中厚厚的一踏钞票,张文林一时惊得竟是愣住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