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二十七章 村支书换人

第二十七章 村支书换人


  新书榜15位了,大家再顶一把!
  沙坝死了人!
  昨天被打的那个小伙子一口气没抢救过来已经走了!
  天一亮,张文林一大早赶到乡里,还没见到乡里的党委书记王胜就已经得了这个消息。
  只觉得心里一阵突兀,随即就在心底暗自叫了声糟糕,这事终究还是闹大了。
  原本不过是何刘宝借着修路引起纠纷的小事,出手的人肯定也是气头上而不是蓄意杀人,但是偏偏一锄头砸到了人家脑壳子上,这就是不死恐怕也要脑伤风成痴呆。
  既然死了人,这事也就闹大了!
  一时之间,张文林甚至有些忐忑起来,出了人命关天的问题,恐怕县里马上也会有动作,这条路还修不修的起来他心里顿时也没了谱。
  此时在乡政府的办公大楼里。
  党委书记王胜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不少,耳际的发根都白了一撮,脸色也变得铁青。
  此时他正坐在办公桌后的靠椅上,两只手不住地揉着脑袋两侧,昨天下午赶到百崇人民医院时,人就没了。
  在他即将退休之际,还突然给他来了这么个意外,一想到是何刘宝那个混账东西搞起了这么件破事,王胜就想骂人。
  但是现在骂人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人死了肯定要追究责任,这个责任不光是打死人的村民,何刘宝的责任跑不了,他王胜作为坝头乡一把手,在这件事上肯定也要承担责任。
  人死的消息是县里强行压了一晚,到今天早上才传出来,王胜连夜带着较为知情的胡德平,还有坝头派出所刘永军到县委跟县里的领导对这件事做了简单的汇报,回来时已经是临近凌晨了。
  “王书记,张文林来了!”
  办公室的科员小王小声在王胜而边上说道。
  “你让他进来,小王你再去给我打点热水过来,我洗把脸,这一晚上没睡觉,老了扛不住啊!”
  “好的,王书记!”
  小王转身走出去跟站在办公室外走廊上的张文林点了点,随即就拿着一个铁脸盆去了开水房。
  王胜虽然脾气大了一点,为人也土里土气的,但是在乡里的威望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为人正派从来不搞什么猫腻。
  对乡政府的办公人员平时只要没犯错,也是和和气气的,所以这栋办公楼里极少有不喜欢这位老书记的。
  天气已经渐渐有些闷热。
  张文林松开衣领上的第一颗扣子,也顾不得那么多的形象,把手腕上的衬衫扣子解开,把袖子给挽了上去露出结实的小臂。
  推开门就走进了办公室。
  “王书记。”
  “文林同志来了,坐坐坐!喝水你自己倒,这人老了,熬个夜现在都站不直身子,就不给你服务了!”
  张文林笑了笑,似乎对王胜的秉性也是司空见惯了,自然也不在意堂堂一乡之首的随意作风。
  相反,张文林也不是个文雅的汉子,虽然是高中毕业生,还在农场上读了两年技校,但是张文林在建筑行业漂了十几年,整天跟泥巴砖头打交道,自然也是个莽汉。
  王胜这股子土鳖的作风倒是让张文林也轻松得紧。
  “没事,您休息会,我自己来!”
  就在张文林倒水的间隙,科员小王已经端着一盆有些温热的水走了进来。
  “书记,热水我端过来了,要不您先洗把脸?”
  王胜摘下鼻梁上的老花镜,也不晓得他顺手从哪里掏出来一条半就不新的毛巾,用温水洗了把脸,脸上的气色也好了不少。
  等小王把脸盆端出去后,张文林这才给王胜办公桌上的水杯里加了热水坐下。
  “文林同志,我昨天晚上已经跟县里刘书记和汪县长汇报了乡里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修好张坝公路是今年我们乡里的头等大事,任何人任何事情都不能耽误修路。
  现在情况你也清楚,人昨天就死了,这件事我负有责任,但是你张文林没有。
  刘书记和汪县长已经指示了,你是咱们乡里乃至全县第一个愿意捐资修路的,这是好事,是你的贡献,县里和乡里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停你的工。
  这样吧,路你接着修,不仅仅要修,还要修的更快更好,让那些个混账东西看看乡里的决心,绝不仅仅是他们串联起来胡搞八搞就能让乡里退步的。
  另外还有件事情,这次白鹤村的何刘宝肯定要担责任,他那个支部书记和村长的担子肯定是要放下的,不拘留就是顶天的运气,你们白鹤村这几年就没有点生气。
  我看这样,回头乡里开个会研究一下,特殊情况特殊办理,白鹤村的支部书记到时候就让你挑挑担子,我听说你80年在淮阳农场入了党,现在还是党员吧?”
  王胜的语速很快,张文林中间一句话也没插上,陡然听到这么个消息一时还有些发愣。
  白鹤村是个不小的行政村,村委书记在这个念头可不是个好干的活,原本队上让他做队长就有些勉强,让他做村支书那不是让他出洋相嘛,顿时心里就急了。
  “王书记,这可不行啊,我就是个修路造房子的,哪里懂村里这些事,您还是换个人吧,这事我真做不了。”
  但是哪里知道王胜已经打定主意让他干了,以王胜的强硬作风,这事还真没得商量。
  但是这也并不是王胜一时心血来潮的结果,这件事情他在张文林来之前,就已经跟乡里的几位副乡长打了招呼,统一了意见,如果没有统一内部意见,想来王胜也不会如此笃定要张文林做白鹤村的支部书记了。
  在何刘宝做村支书的这几年里,白鹤村年年收尾的时候都是排倒数,这在坝头乡里也是个不小的笑话。
  白鹤村人口多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什么优势,相反却成了拖累,白鹤村由于整体上都靠近白湖,所以土地面积少,人均就更少了,份子都被平均到湖面上去了。
  但是这湖面不能吃不能喝,除了长些水草以外,就是偶尔能够撒几网,而且年年洪灾的时候白鹤村都是头一号受灾区。
  这样一来,年复一年,白鹤村几乎年年都掉在最后,成了乡里的老大难题。
  何刘宝的去留问题也就成了乡里举棋难定的一个事情,罢了吧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不说,选个人也是个难题,不罢吧白鹤村肯定是年年上不去了。
  如今何刘宝担了责任,乡里也就有了打算,张文林虽说没有过村干部的经历,但是一个高中毕业生的水平也不低,再加上张文林的年岁经历也够了。
  早先老张家的老头子,也就是张晨的爷爷,在去世前也是资格极老的老党员,做过红小兵,张文林自己也是有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资历完全没问题。
  最重要的是,王胜也考量了白湖湾的去留问题,如今的白湖湾可不是以前的水洼子能比的,这一年下来的承包费都足够修半天路的。
  但是乡里已经答应了,张坝公路一竣工白湖湾就要交还张湾队上成为私产,乡里肯定是不好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的。
  但是以张文林如今在张湾的威望,如果让他做白鹤村的村支书,不说别的,到时候白湖湾在他手里肯定是要扩大到白鹤村的。
  不得不说王胜很有一手,如果张晨知道肯定要大呼妖孽,因为在进入两千年后,坝头乡就会升级为镇。
  坝头下辖的行政村也进行了整个,大队取消掉统一成了行政村按照户号记名,而白湖湾的管理权自然也就成了白鹤村的,虽然历经了波折,但是终归还是合并了。
  “文林同志,这事由不得你,你也是白鹤的一份子,现在何刘宝出了问题,这村里总要个人出来担这份担子,你也看到了白鹤村委的情况,老的老做事的少。
  现在乡里选定你来做这个支书,不是什么好事让你做,是相信你这个人的品行,要不这样,你先做着,过两年选举的时候你要是不愿意干就让位。”
  张文林闻言沉思了片刻,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今老张家负责修路,按照和自家儿子一起做好的打算,老张家这几年肯定是留在乡里不出去的。
  王胜的这个想法也不是不可以,先做两年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开开慧收一下提留,最多处理一下纠纷,再说了村里还有其他人,乡里也明白自己的主要任务是修好路。
  想到此处,张文林便点了头答应了王胜。随即他摇身一变,便成了白鹤村的临时代理书记。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