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三十章 大佬的关注

第三十章 大佬的关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兄弟们,新的一周了,冲了这么久的新书榜,已经第14名了,但是小白在榜的时间也只剩下最后一周了,到底能不能在最后一周上去,大家多支持一点,有推荐票的就给《首富》吧!
  6月末。
  张文林半个月前以白鹤村村委书记的名义撰写了《“村村通”项目计划申请书》,并且由胡德平代为递交到了县委会议进行讨论。
  按理说胡德平不是县委领导,根本就不足以给常委会递交讨论问题的,但是胡德平的背景也绝不是一个小小的乡长那么简单。
  胡德平的父亲是黄江市有名的书法家,最重要的是他有个好姑父,胡德平的父亲还有一个妹妹,而姑父黄钺成正是宜安市的市委副书记、市长。
  如果不是这样的关系,当初胡德平也不可能被分配到宜安市下的百崇做副乡长,尽管在下面历练了好些年,但是胡德平为人很坚韧,这么多年一次都没跟姑父黄钺成谈过职务问题。
  这也是黄钺成极为喜爱这个侄子的原因之一。
  所以当听到家里的工作人员告诉他,说是有一个叫做胡德平的年轻人在家里等他时,黄钺成也可谓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这小子在坝头埋头干了五六年都没动过,前段日子听说百崇的县委任命他为乡党委书记代理乡长时,黄钺成还高兴了一会儿。
  这次任命完全是胡德平个人努力的结果,他在中间完全没有干涉,甚至在宜安市内知道胡德平和他关系的人也几乎没有。
  平常胡德平根本就不会踏足过宜安的市委大院,这一次来还是头一次,黄钺成吃惊也是应该的。
  一进门。
  黄钺成就看到胡德平坐在客厅里跟他姑姑在说笑着。
  这小子好歹也三十左右了,更是堂堂一乡之长,但是在黄钺成夫妇眼里,无疑还是个小辈。
  对自家兄长这个唯一的儿子,也是自己唯一的侄子,胡双娇从小就疼爱得紧,就是自家那小子,老黄家的独孙,胡双娇都没宠得这么厉害。
  黄钺成爱屋及乌,自然对胡德平也是另眼相待,就更别说当初他黄钺成还是一介书生的时候,老岳父和大舅子就没嫌弃过他任是把妻子嫁给了自己。
  如今地位渐渐高了,但是黄钺成也越发地忙碌起来,每年除了过年前后能去黄江看看大舅子外,常年也不多见,即使是在自己眼皮底下,但是黄钺成也没有见过胡德平几次。
  “你这小子还知道我家门是朝哪边开的嘛!”
  “哪里,姑父你说笑了!”
  见是姑父黄钺成回来了,胡德平也笑着站了起来,以前他见到这位高居市长之位的姑父时还有些忐忑。
  但是自从到坝头乡历练了数年,尤其是从去年坝头张家横空出世到他出任乡党委书记之后的这段时间里,胡德平可以说就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沉稳大气,整个人也从以前的那种学究型干部角色中转变了出来,变得睿智了许多。
  黄钺成能做到地级市市长之位,见过的青年人才那绝对是有如过江之鲫,但是眼前的胡德平在他看来,却是不得不令他侧目不已。
  沉稳!自信!而不张扬,显得极为睿智!
  这完全就是一个老练又不失年轻人热情的干练之才,是什么导致胡德平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蜕变,黄钺成很好奇。
  他知道,一个年轻人在机关要想出头,就必须磨练出来,但是相当一部分人一辈子都领会不到这种境界。
  显然,现在的胡德平已经初步领会到了一些为官做事的手段和能力,否则也不会被百崇的县委破格提拔为一把手。
  “好小子,总算是长大了!”
  黄钺成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桌子上,伸手拍了拍胡德平的肩膀,口中略有深意地说道。
  胡德平自然明白姑父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现在并非毛头小子,而是管理着一个拥有七八万人口的乡镇的领导。
  “前些日子才听到你出任了乡党委书记,也算是熬出了头,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
  作为市长,黄钺成自然深谙其中的道理。
  胡德平作为一个外来户和年轻晚辈,骤然从副乡长一跃成为乡党委书记,恐怕意见多的人还不在少数。
  如果不烧上三把火恐怕这个一把手就是个烫手山芋了,这个时候胡德平不呆在乡里反而往他这里跑,难道是已经出现问题了、
  他却是不知道胡德平的上位完全就是压倒性的优势所致,几乎没有什么阻碍,而且有老张家的支撑,一旦张坝公路竣工,可以说胡德平的权威就再也无人能撼动半分。
  不用等到那时,就是现在胡德平上任之际,何刘宝被审判判刑,强势转交白湖湾的管理权以及亲自查处和监督各个行政村以及大队的自治选举问题,这几把火一烧,胡德平的权威也已经树立得极为稳固了。
  “老黄你这叫什么话,德平难得来家里一趟。”
  见丈夫似乎有些言外之意,胡双娇当即就横了他一眼,她倒是错怪了黄钺成。
  “姑父,乡里基本上也没什么问题了,这两个月基层干部重新换了一批,目前乡里几个副乡长都各司其职,当前最紧要的问题就是乡里的公路,工程有张文林同志负责,我比较放心。”
  虽然胡德平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这番话就表明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以黄钺成的身份自然看得懂。
  一听这话,他就知道很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胡德平不仅仅不是来找自己稳固地位,反而是地位已经稳固了,什么叫各司其职,那说明几位副职已经威胁不到胡德平的威望。
  不过听到张文林的名字,黄钺成还是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听过。
  “张文林?是不是就是地方传言你们乡里捐资修建一条乡级公路的张文林?”
  黄钺成突然想起来有个从下面来得县政府一把手曾经跟自己闲聊时提过这么一回事。
  “姑父,就是他,不过姑父你可说错了,这事可不是传言,张文林同志的确是独立捐赠,出资给乡里修了一条乡级公路,现在已经6月底了,据我估计,再过一个多月这条公路就要竣工了。”
  “哦?还真有这么回事,看来下面的同志工作做得不够仔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闹成了传言,具体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黄钺成顿时来了兴趣。
  96年能够独立而且愿意出资以个人名义修一条公路的人可是不多,即使是一条乡级公路,没个五六十万恐怕也修不出来,这可是相当于二十年后某个村民突然捐出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给给公家修路。
  胡德平闻言也就挑了些简要的说,顺带着把老张家发家的情况也说了一遍,随即更是提到了村村通的事情,黄钺成听过之后点了点头。
  这个张文林虽然承包白湖湾的时候有些取巧,但是那也不能就此判断他是占了公家便宜,白湖湾年年都放在那里,并非他张文林霸道不让别人承包,而是没人看出来这其中有利可图。
  张文林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捡到了便宜,那就是他个人的运气,按理说这事实坝头乡做的有些过分,但是就是他黄钺成,也有些佩服张文林的气度和眼光。
  拍卖白湖湾的承包权,给乡里一个台阶下不说,还能舍弃大这么大一笔财富给乡里修公路,此人若是一步步踏实走,将来必成大器。
  “那你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所谓的村村通计划了?”
  黄钺成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村村通的重大意义,不要说胡德平,就是他到了正厅局的层次,也认为这个计划简直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想法。
  只是他有些惊讶,想出这么一个令人震惊的想法的,竟然是一个农村的村委书记,这简直就有些令他哭笑不得,如果连村长都有这种水平,恐怕坝头乡早就翻身了。
  “嗯!这是张文林同志写的计划书,姑父你看看!”
  说完,胡德平就起身从自己带来的文件夹中取出一本不过三两页纸的文件。
  黄钺成有些好奇地打开一看。
  好字!
  他发现这份文件竟然还是手写的,一笔漂亮的小楷,看得倒是并不吃力。
  张文林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只有高中毕业,但是张家逝去的老爷子可是老文化人,张文林从小书没念多少,字却是从毛笔练到钢笔,虽然外出打工这么多年没怎么写过字,但是这份笔力还在那里。
  “好!我看这个法子行,这样,你回去先跟那个张文林合计合计,让他在白-”
  “白鹤村!”
  “对,就是白鹤村,让他先在白鹤村各个大队之间试试,这个事情不可能一下子铺得很大,如果白鹤村有了成效,你可以通过百崇跟我汇报,到时候可以扩大到你们坝头乡,我也好跟上级打报告。”
  原来,在这份计划书里,张文林写出了自己,其实也是他认为的儿子张晨跟他胡诌的尝试办法。
  也就是先在白鹤村小范围尝试,毕竟现在的技术力量很多东西还做不到位,但是在一个村里嘛,就不成问题了,村村通的内容很多,张文林随便列举了公路相通,信息相通,水电相通,黄钺成就想得更远。
  只是此时,他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子要见见这个张文林的念头来,如此令人惊讶的一个人,竟然还是一个农村的支部书记,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他是一个大队长。
  因为张文林的村支书一职都是火速提拔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