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三十二章 捞钱与大胆

第三十二章 捞钱与大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沪市!
  经历了几个月的大幅度上涨,如今的证券交易所每天都是人声鼎沸,人潮如涌一般。
  不仅如此,最近就连附近卖盒饭的生意都好了很多,每天往交易所里送盒饭的数量都比往日要多上好几倍。
  交易窗口从几个月前就没有空过,几乎每天一开门排队的人就站满了,一直到当天收盘,队伍都不会有丝毫的减少。
  离开盘还有一个多小时,但是证券所的大厅里已经人满为患了,就更不用说各个vip包间了,几乎任何能够进行交易的地方都占得满满的。
  “老王,这一连几天都没啥动静,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说不清楚,但是应该会涨的吧。”
  角落里,两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脸上的显得有些不自然,最近几天股市陡然稳定下来,令他们对当前的形势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在两人不远处,几个年岁要小些的男子正聚在一起。
  “你们说这几天调整完了,是不是要大涨一波?”
  “肯定会涨的,听我们单位老吴讲上周已经调整得差不多了,他妻弟是证券所的,这可是有内幕的。”
  “哎呀,那不得了啊,随便弄点内部消息就发大了,老黄你可不要藏私。”
  “既然会涨,那我待会肯定要加仓,说的也是,前面那么好的形势,一看就是要涨的嘛。”
  “加加,我也加!”
  几个人跟老王两人的满脸愁容可不同,脸上布满红光,显得很激动,但是要想在震荡的股市中捞到大笔的财富,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即使是交易所内部的人员都极难捕捉到正确的交易时机,不过在沪城西岸的国泰分所,徐朝阳却不如此认为。
  徐朝阳不过三十几四十不到的年纪,从最早进入证券行业一来,一直到如今成为分所的负责人,也算得上是事业有成年轻有为了。
  长期关注股市的跌宕起伏和耳濡目染,徐朝阳自然对股市的动向脉络可以说算是几位熟稔了,但是就是他也不敢说在这个分秒都会发生剧变的市场中能够稳赚不赔。
  自然,徐朝阳也从没相信过真的有什么股神存在,无非就是能力强一点,耐性多一点,即使是那些金融大牛和巨头,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不过,就是在刚刚过去的不到几个月中,徐朝阳却动摇了自己的这种看法,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他不再这么认为。
  就在几个月前,大概是在3月末4月初的时候,一个新开的账户从国泰进入股市。
  这个账户首次入市便获得了不小的利润,按理说这么一笔不过几千块钱的交易是不会让徐朝阳注意得到的,但是在随后的4月中旬一直到5月中旬的这段时间里,这个账户的操作却让徐朝阳不得不开始关注它。
  数次干净利落的操作,毫不拖泥带水,仅仅是反手之间,账户内的数字便增长了一大笔,而且账户的主人显然也小有身价,大笔资金的进入一点都不迟疑。
  最令徐朝阳好奇的是,账户背后的人选择的进入时机可以说简直就无法挑剔,极少有人做得更好了,这个账户持有的几只股票中,几乎每一只都是刚刚从最低价的段位入手后,随即就发生了疯长。
  从此时期,徐朝阳便一直密切关注这个账户的异动,不仅如此,他也从客服中心了解到了这个账户的主人的一些信息。
  由于资金的量达到了交易所的贵宾服务等级,所以徐朝阳安排了一条专线专门负责这个账户。
  这天他刚刚来到客服中心大厅,那条专线电话便响了起来,接线员正打算去接电话,却不料徐朝阳却亲自走了过去,他很好奇这位神秘的账户持有人会又怎样的行动。
  最近一连近一个多周的和缓起伏,即使是在股市里泡了如此长时间,徐朝阳也有些疑惑接下来的行情会怎样,等了这么多天,这条专线的客户总算是有了动作。
  “您好!”
  徐朝阳虽然已经升任负责人,但是具体的股市造作还是很清楚的,所以他打算这次自己来亲自操作。
  张文林并没有发现接线员已经换了人,通过电话委托交易他倒并不担心。
  电话接通后,他便果断指示对方将自己账户中的股票全数卖出,徐朝阳显然也没有料想到竟会是这个结果。
  “难道前两次只是运气?”
  尽管徐朝阳很不解,但是既然客户如此要求他也只好按照要求执行下去,但是心里却未免有些失望,毕竟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操盘手,徐朝阳知道,在大盘走势还不明朗,震荡不剧烈的时候空仓并不是一个高明的做法。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有序卖操作,张文林手中的股票已经全部清仓,尽管账户中的数字已经翻了数倍,但是徐朝阳心底对这位神秘的客户却没了早先的看重。
  张文林持有的股票当初买入时有将近90万的额度,经过近3个月的剧烈上涨,现在已经有将近400余万的巨款。
  400万!
  在这个改革开放尚未取得巨大突破,国家整体还不富裕,人民币十分坚挺的年代,这无疑是一笔令人眩晕的巨款。
  96年的400万,在20年后无异于以数千万甚至亿计的巨额财富。
  听到话筒中报过来的天文数字,即使早就猜到了一个大概,但是张文林还是不免有些激动过度,就连握着大砖头的手都微微有些发抖,一旁,张晨却没有兴趣去关注账户中多了几倍的财富数字。
  此时在他眼前的,是一张张被写得密密麻麻的行情表。
  “张先生,现在大盘走势不明,后续极有可能继续上涨,您是不是考虑一下继续购入?”
  尽管徐朝阳已经确定对方极有可能只是运气所致,但是出于职业精神,还是不免提醒了一句。
  但是他哪里会知道,张文林所做的不过是张晨在想的而已,不要说他,就是张文林在得知银行账户突然变成了400万后,心里都有些忐忑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卖,甚至萌发了就此歇手的打算。
  就在张文林沉默不语时,张晨突然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疑虑之色,便变得极为果断起来。
  “爸爸,你让我跟他讲!”
  张文林见儿子脸上陡然变得极为坚毅的表情,一时竟禁不住将手中的砖头给递了过去。
  “您好,我想问一下,现在国内的沪市和深市能不能操作大盘指数?”
  “股指期货?”
  话筒中,张晨的声音刚刚落下,便传来一道惊呼声。
  徐朝阳原本以为对方是不知所措,但是没想到竟然换了一个似乎非常年轻,甚至有些像是童音的人说话,而且对方一开口就让他大吃了一惊。
  作为证券所分所的负责人,他自然知道张晨的意思,但是这是张晨自己的疏忽,不要说在96年,就是在后来,国内都不能对大盘指数进行操作。
  不过显然徐朝阳对此却很有兴趣,而且他有兴趣的不仅仅是对方要操作什么,更是这种令人心惊的想法。
  操作大盘,这可不是一般人会干的事情。
  “对的,我想问一下,国内如果不允许操作的话,那你们交易所有没有渠道操作境外的指数?”
  张晨说完暗自舒了一口气,在沪深两市大盘维稳的情况下,他却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97年的股灾,如果没记错的话,早在96年年中的时候,泰国已经开始了大跌崩盘前兆。
  如果在此时进入做空大盘指数的话,那绝对能大挣一笔,只不过很明显张晨想的太过于理想了。
  “不好意思,目前我们还没有这种渠道,不过您如果想进行这方面的操作的话,我私人倒是可以帮上忙,但是我需要跟您见一面具体谈。”
  听到从话筒中传出的声音,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不过张晨还是微微有些失望,但是随即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
  “行,那这样,下次去沪市我们一定会上门拜访。”
  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和地址好,张晨其实已经猜到了此人恐怕不是一开始的接线专员。
  兄弟们,给小白留下推荐收藏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