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三十三章 小升初

第三十三章 小升初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兄弟们,第10了,快冲起来!
  
      小升初!小升初!
  
      似乎一夜之间小升初成了一件大事,当然,张晨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自然也不是被说教得最多的一个。
  
      临近考试的几天里,他已经听过了不下百多次了。
  
      白鹤小学五年级这一届参加小升初的学生足足有58人,原本是有59人的,但是唐庆果然仍旧跟另外一个时间点中的情形无二,在考试的前几天便主动早早地退了学。
  
      自从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实施后,小升初考试更多地变成了一种升学的形式,哪怕你就是考零分估计学校也会有得上。
  
      但是对于那些尖子生和老师而言,小升初却有更多的选择,即使是在偏僻的坝头乡,小升初也成了县城各大重点初中挑选和抢夺尖子生的重要标准和渠道之一。
  
      尽管段春元和王月秋卯着劲似乎要在班上找出两个能够一鸣惊人的尖子生,但是张晨却仍旧过着自己的恬淡生活。
  
      梅雨已去,盛夏未至。
  
      这无疑是一年中的好光景。
  
      6月的天,坝头乡里,笔直的水泥路面令人不由自主的惊叹,倒真是赶上了好时节。
  
      两旁路基上延伸出去的土方上,每隔五、十米便有着一颗秧苗,种下不过小半个月的时间,已经越发地显得精神。
  
      96年的坝头,尽管仍旧穷得只剩下人,但在张晨看来,却是那样的令人神迷。
  
      没有机器轰鸣和发动机喧嚣的旷野里,笔直的水泥路不像是跑马地,倒更像是一条灰白色的天际线,成了满足坝头人贫瘠的心理的精神品。
  
      当然,张文林很得意,不是因为他在股市里挣了钱,而是张坝公路的工程结尾段,一块写着他的名字的公路碑已经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一场瓢泼的大雨来得突然,也来得令人欣喜。
  
      豆大的雨滴低落在水泥路面上,将已经粘附在路面上的泥土淋湿,使其变得松软,再冲散,被冲进两旁的土方,在那里停止堆积。
  
      水泥路变得更加灰白了,白得就像是一条晃眼的线条,从被湖水环绕的张湾往外延伸,一直延伸到坝头乡街头。
  
      路旁的田地里,泥土松软湿润,庄稼的涨势极好,自然也令人欣喜。
  
      忙碌的村民时不时的直起已经弯了许久的腰身,往公路上望了一眼,似乎那就是希望所在。
  
      沿着弯曲的公路,张晨浑身上下,除了口袋里装着的一张老人头以外,就只剩下两支“小豆芽”的圆珠笔。
  
      在白鹤小学门口的小店里,意外发现这个时候小豆芽竟然已经出现了,张晨格外惊喜。
  
      自然也少不了任性地买了整整一圆桶,虽说小豆芽不是什么质量上成的玩意儿,但是奈何却占领了大多数学生的心。
  
      一只小豆芽,这可是换不到的真爱。
  
      抛出手中的股票,张晨的心也就静了下来。
  
      大盘在随后的两天中并没有大的变化,不仅如此,出乎意料的是似乎有些回暖上涨的趋势。
  
      在抛完的第二天,徐朝阳便给张文林打来了电话,处于为客户服务的崇高信念,他仍然坚持建议张文林再次满仓进入股市,但是张晨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看起来似乎很诱人的做法。
  
      即使这两天一来,大盘整体都有再次打破平稳,重新进入上涨快车道的趋势,但是张晨已经从细微的信息中嗅出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老张家的第一桶金已经完全进入了股市中,张晨自然不会让它成为最后一桶金,而是要生出第二桶金第三第四甚至第五桶金。
  
      较之于徐朝阳这个陌生但是很热情的“接线和操盘人”,显然张文林更相信儿子张晨的判断。
  
      这天正是周六。
  
      也是张晨正是参加小升初考试的日子。
  
      由于小升初时全市范围内的自主命题考试,所以只在乡一级的行政区划内设立考场,坝头乡下辖各个村的小学五年级,自然也要到乡里统一参加考试。
  
      考场便是设在坝头初中和坝头中心小学内,张晨是坝头初中11号考场。
  
      白鹤小学带队的老师正是王月秋和班主任段春元,负责坝头初中考场学生的是王月秋。
  
      在离考试还有大约半个小时的时候,他才不紧不慢地将准考证一一分发下来,再次叮嘱了一番后,才让学生们散开进入考场。
  
      尽管这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相对正规的考试,但是张晨实际上已经经历无数遭,自然也是轻车熟路地走进位于二楼的考试内。
  
      此时离考试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教室内只摆放着三十张桌子,张晨进去时发现自己赫然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参加小升初的学生大都是十一二岁的少年少女,偶尔见得到年岁大的,但是张晨的身量绝不算矮小。
  
      大半年来的刻意锻炼和充足的营养,除了仍旧比较瘦削以外,张晨的个子已经逼近一米六了,虽然不能跟张海林那个大块头相比,但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教室里那绝对是鹤立鸡群。
  
      不仅仅如此,锻炼的好处就是力气的明显增长,虽然不用干体力活,但是仍旧感觉的出来。
  
      张晨一进门,讲台上那个负责监考的年轻女老师眼前便觉得一亮。
  
      虽然长相算不上俊朗,不过十一岁的张晨更多地继承了母亲刘爱平的摸样,细长的丹凤眼不似常人那般显得小,反而很耐看,五官结合起来已经初步显现出了一丝俊秀的模样。
  
      最令人侧目的倒并不是还远远算不上帅气的模样,而是远超同龄人的那种沉稳的气势,即使是不止一次见过优秀的学生,但是于飞凤还是不免多看了刚刚走进教室的这个男孩子一眼。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于飞凤自然不会太过于关注一个被她监考的学生。
  
      张晨并没有注意到监考老师落到自己身上的眼神,刚刚落座后不久,第一次提前五分钟的铃声已经响了起来,意味着监考老师可以检查准考证了。
  
      果然,这是教室外走进一个中年男性老师,跟那位女老师简单地说了几句话两人便一前一后检查起准考证来。
  
      “哎,你是哪个小学的?”
  
      张晨正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小豆芽,身边的一个小胖子就凑过来问道,心里不禁有些好奇,这小胖子看着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胆子还不小。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小学生还是对老师很敬畏的,尤其是在乡下,一些基本的动作根本就不叫做体罚,家长都主动要求老师揍孩子,自然不会存在后来城市里那种奇葩的教师体罚孩子的纠纷。
  
      “白鹤小学!”
  
      “我是中心小学的,待会不会的题目给我抄抄!”
  
      张晨有些愕然地看着小胖子,这胖子还真是够生猛的,见他朝自己狠狠地炸了眨眼,张晨只好当做没看见,此时于飞凤已经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不要说话,准考证拿出来放在桌子角上。”
  
      “张晨!”
  
      于飞凤轻轻地念了一句,又看了张晨一眼,这才往小胖子那边转过身去。
  
      张晨却是趁机憋了一眼那个生猛小胖子的名字。
  
      “高林鹏”。
  
      上午考的是数学。
  
      整个教室里静得只剩下笔尖在纸张上写划的沙沙声,监考的老师仿佛幽魂一样在整个教室里游来荡去,张晨头也不曾抬起,他知道那个女老师似乎刻意往自己这边走了几遭。
  
      也不知道是在刻意“照顾”他还是发现了那个生猛小胖子有小动作,张晨也只能怪自己晦气,极有可能是刚才小胖子高林鹏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被她看见了。
  
      小升初的数学试卷并不难,与平常的满分100分不同,这张试卷满分150,题量适中,但是张晨扫了一眼,似乎最后留着的两道附加题竟然也有十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不过10分却有两个题量的附加题,应该就是百崇的几所重点初中甚至市里重点初中挑选苗子的重要标准之一。
  
      小学毕业程度的数学题对张晨来说自然不存在多大的阻碍,两个小时的考试时间刚刚过去一半不到,张晨便已经只剩下最后的附加题。
  
      张晨并没有发现,此时站在他身后的于飞凤已经被这个叫做“张晨”的少年惊到了。
  
      整张试卷,第一面于飞凤之前已经看过,除了最后一道题走开没看到以外答案都正确,翻过来的这一面张晨已经做完,这一次于飞凤看得很仔细,全部都正确。
  
      也就是说,即使那道没有看到的6分的题目做错了,这张试卷也有144分,即使考量到一些细节,那也肯定在140以上,这还不包括附加题的分数。
  
      虽然附加题的分数并不会算在总成绩里面,而是单独作为一个考量的分数标准。
  
      但是最让于飞凤吃惊的,却是最后一道题,这显然是一道超过小学水平的高难度应用题,市里出题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竟会将这样一道题放在小升初的试卷上。
  
      恐怕最后结果出来,能够完整地做出这道题所有步骤并得到正确答案的学生屈指可数。
  
      尖子生!
  
      于飞凤立马就在心里做出了判断。
  
      作为老师她知道每个学校都有几个尖子生,张晨的表现让她十分确定,眼前的这个少年肯定是白鹤小学的尖子。
  
      不过直到考试结束将试卷放在桌子上离开教室,张晨都没有注意到于飞凤脸上的神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