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三十六章 大房子和好时机

第三十六章 大房子和好时机

    老张家的房子开工了。
  
      经过慎重的考虑和全家投票,当然事实上是张文林一个人拍板做出的决定,张晨没有任何投票权。
  
      眼下造新房子成了老张家火烧眉毛的大事。
  
      老张家的那三间祖传的房子愣是没有坚持到7月就塌了方,家里留下的一应物事一夜之间就被埋在了土砖墙下面。
  
      张文林也懒得打算去扒拉出来,那些个瓶瓶罐罐,老旧的衣橱早就搬走了,剩下的都是些可有可无的老物件。
  
      值钱的东西没几件,有感情的自然不会留在那里,只是刘爱平念叨了好几天,让人耳朵有些生厌,最终还是挨不过说道去扒拉了一回。
  
      结果东西着实没几件,张晨倒是找到了一个品相不错的铁环,滚铁环这时节可是时髦玩意儿,就是张晨也不免玩了一上午。
  
      自从他的成绩出来之后,张晨的名号在队上简直就是一个传奇,那绝对是响当当的。
  
      不说老张家,就是整个白鹤村,十八辈儿祖宗里数下来,也没出过一个考出这种成绩的娃子,自然是家家户户口上挂,谁家的孩子不听话,就拿“张晨”的名号出来说道。
  
      如今老张家有了近400万的巨额存款,造一栋房子自然不在话下,张晨也乐得看到自家老子去折腾。
  
      只是刘爱平一个人被瞒在鼓里,丝毫不知道老张家在短短几个月内资产又增加了好几倍。
  
      由于张文林是白鹤村里的书记,所以自然不会带头侵占村里的田地去造房子。
  
      老张家的老房基还给了队上,换取了白湖湾边上不远处的一块荒地,这块地离新修的水泥路不到百米,在村子的西面,白湖湾的东边上。
  
      靠近西侧和南侧是队上的唯一一片枫树林,中间也掺杂着不少的松树和栗子树,北侧和东侧则是白湖湾和一望无际的白湖。
  
      这块荒地有近4亩地,往东走不过百米就到了围出白湖湾的大坝,老张家的鱼棚子就在这一块,出了荒地下坡不到一公里,就是白湖的浅滩,整个地势是往下的,但是张晨知道,98年洪水那会儿,整个张湾,除了这块地没淹,其余的靠近白湖的田地都被淹了。
  
      所以这块地用来造房子,张文林也还比较满意,刘爱平还专门花了百多块钱请瞎子摆了卦象看了风水地气,虽说不是上乘的宅基,但是也算得上是兴旺之地了。
  
      刚刚进入八月,荒地上就已经是一片忙碌了。
  
      张文明长的人高马大,也有一手的好手艺,自然被张文林收入了白湖湾工程队。
  
      5个工程队中,张文明就负责其中的一个,他手下的工匠都是当初修路时留下来的老师傅。
  
      上个月刚刚结束了一单生意就被张文林叫回来给老张家起房子,工钱自然也是按照工程队里的价格算,就连材料都一水儿按照工程队的标准来算。
  
      按照张晨的说法,自家花钱造房子不让自家工程队赚那就是傻。
  
      老张家的新房子不是什么两层的小楼,而是一栋占地不小的乡村别墅,工程队预算毛坯房建成都要花上不少于10万,如果加上拉电,修路,拉院子,装修,怕是不下于20万。
  
      原本知道起一栋房子要这么多钱的时候,刘爱平死活都不同意,直到张文林气不过直接把自家存折拿出来后,刘爱平才傻了眼。
  
      看着存折上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刘爱平一整晚都没睡好觉。
  
      在得知这钱的来历后,刘爱平气得三天都没吃好饭,敢情他老张家父子俩就把自己当了外人。
  
      不过气归气,在知道自家竟然有这么一大笔钱后,刘爱平也就懒得理会了,房子也得以顺利开工。
  
      张文林在县里租了一辆挖土机全天候工作,平整土地,打地基,一直到8月中旬的时候才完成前期的工作,8月的天气极热,但是也有好处,不下雨耽误不了工程。
  
      而且这块地就在树林子东侧,前面是大白湖,整日里凉风习习,做事也不怎么显得燥热。
  
      不要说张湾了,就是白湖湾里养殖户,家家都看着老张家的房子会造成个什么样子。
  
      工程队并没有拉红砖,造房子的材料都是从县里的采石场拉来的大青石,一车车的青石下去,地基起得很快,有钱办事自然来得痛快,砌墙的青石打磨得没有什么棱角,工匠动起手来自然保质保量。
  
      而且这房子是工程队老板家里的,就是怎么也得卖力干,再说了张文林出的工价比工程队的标准还要高出百分之十,每天的伙食不是自家鱼塘里拉的鱼就是从乡里拉回来的鲜肉。
  
      老张家造房子这件事还是引起了一阵小轰动的。
  
      毕竟工程队的工人即使不会刻意去宣扬,但是那一车车的材料在那里,都是顶好的青石,这年月谁家造房子用的起那种东西,哪家不是红砖砌墙,青石打基的。
  
      用青石砌墙,委实太奢侈了些,就是整个坝头乡,这都是头一遭,虽然羡慕与背后吐口水的人皆有,但是老张家发迹了倒是实话。
  
      乡里人也不傻,老张家修路花了多少钱心里门儿清,不但如此,就是工钱上也没短过一分,还额外发了奖金。
  
      上次死人事件,老张家更是独立支付了好几万的赔偿款。
  
      即使是承包白湖湾挣了钱,但是恐怕也经不起这么折腾,所以张文林炒股挣了钱的消息自然也有意无意透露了出去。
  
      当然,这年代在乡下谈炒股还是个新鲜事,听听也就算了,绝不会像后来那般整天谈论谁谁谁炒股挣了多少钱,老张家到底有没有炒股,挣钱没挣钱,也自然不会有人去追问。
  
      但是,远在上海的徐朝阳却有些傻眼。
  
      看着眼前一片震荡的大盘数据,徐朝阳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面前的电话就没有放下过。
  
      能让他如此手足无措的,自然不会是一片大涨的好形式,恰恰相反,张文林清仓退出后,接连的一个礼拜仍然平稳毫无起色。
  
      正当徐朝阳认为调整期已过,大盘即将上扬的时候,突然就震荡起来,随即便犹如过山车一般疯狂往下跌。
  
      即使是前面涨幅超过数倍的低价股,在价位仍然不高的情况都连续跌了近一周的时间,在没有涨跌停制度的情况下,一些高价股甚至在一周之内直接切半。
  
      徐朝阳看着那满屏幕的唱衰数字,心里可想而知。
  
      “难道他真的提前一个礼拜就判断出大盘会大跌!!”
  
      徐朝阳有些吃不准,只能怪张文林的做法实在是太妖了,几乎所有人都在认为大盘在调整后悔继续上扬的,但是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走掉了,而且毫不拖泥带水,甚至连再次进入的机会都完全没有考虑。
  
      徐朝阳仍然记得那天电话中张文林说的话。
  
      “最近一两周内我想观望一下!”
  
      一两周!
  
      徐朝阳反复在心里念叨这句话已经不下十遍了。
  
      最令徐朝阳震惊的还不止如此,而是后来那个听起来像是小孩子的声音。
  
      他当然听得出来张晨话中的意思,对方竟然想买大盘跌,但是竟然不清楚国内不能操作大盘指数,这完全就是两种极为矛盾的现实。
  
      在徐朝阳看来,如果对方真的能够将大盘判断得如此准确的话,绝对是期货或者股市中的高手,但是事实是对方似乎连国内的证券期货市场都了解得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
  
      徐朝阳很困惑,也很想见见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有如此判断能力。
  
      8月中旬未到。
  
      此时股市已经是一片风声鹤唳了。
  
      鉴于此前大盘一直持续不涨的姿态,虽然这一次疯长了数月,但是经过了这么一遭之后,再也没有多少人认为股市能在接下来的半年里走高。
  
      无论是舆论动态还是政策倾向,股市都具备了熊市该有的环境,证券所的业务渐渐也变得没那么火爆起来。
  
      老张家的新房子开建后,父子俩也有了时间抽出手来关注股市,尽管老张家早就清仓了,但是这一波大跌的走势仍然让张文林心有余悸。
  
      这要是晚上一点,估计就要赔本,经过这么一遭,自然对儿子张晨更是另眼相待了。
  
      大盘最终在连续跌了两个礼拜后才开始缓缓止住下跌的趋势回复平缓。
  
      就在徐朝阳反复纠结的同时,张文林总算是拨通了专线,这一连十来天,自从大盘开始下跌开始,徐朝阳就让人把给张文林开通的专线接到了办公室。
  
      “您是张先生?”
  
      张文林很诧异,对方的语气似乎有些异样,不过也仅仅是在心里有些疑惑而已。
  
      “对。”
  
      “张先生您有什么需要?”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一样,徐朝阳缓缓放平语气恢复正常,但是张文林接下来的话还是令他大吃一惊,原本波澜不惊的内心再次剧烈震动起来。
  
      “我想满仓买进这三只股票,你记一下,今天下午开盘就可以买进。”
  
      果然。
  
      张文林按照儿子张晨选的数据,将琼民源等三只价格已经逼近不到5块的股票满仓买入。
  
      将近400万的巨款,满仓后老张家足足持股近80万股,即使是在资金雄厚的股市,这也是一笔不小的交易。
  
      但是令徐朝阳震惊的并不是交易的数字,作为证券分所的负责人,即使是比这个更大的交易量他也见过。
  
      他所惊讶的是对方所选择的时机,在所有人都急着解套出来的时候竟然选择大资金进入,如果对方不是疯子那就肯定是天才。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