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三十七章 打工恋情

第三十七章 打工恋情

    沪城。
  
      96年浦江以东虽然已经展开了高速的建设,但是此时仍旧看得到大片的田园风光。
  
      二十年后满目都是高楼大厦的天际线隐约之间还看不到影子,有的也只是稀稀落落的新区建筑群,偶尔看得到远处的东方明珠一枝独秀。
  
      在新区靠近浦江以西的一侧,由于毗邻老的城区位置,经济状况相对而言要好上很多,进出口贸易在这一片集中得较为密集,类似于服装加工之类的轻工业极多,所以外来的务工人员多在这一块集中。
  
      在金源镇上,有一家名叫飞扬服饰的外贸羊毛衫加工企业,说是加工企业,不如说是一间生产厂房。
  
      老板加上员工不过百十来个人,会计出纳,加上几个车间的工人,外加四个负责伙食的中年阿姨。
  
      机修车间是除了厂长办公室之外最重要的车间,当然,机修工也是最重要的工种,工价最高,要求自然也不低。
  
      别看百十个工人,但是机修工却只有一个老师傅两个徒弟三个人,平常的横机工工资每天满打满算不到百块钱,但是机修工的日工资却到了一百出头。
  
      刘叔林一直在想办法进入机修车间。
  
      老刘家三兄弟,老大刘叔华大学毕业分配留在了宜安市一家国有企业中,老二和老三都在沪城打工,老二叔林原本是石匠的出身,后来却进入了服装行业。
  
      兄弟两虽然都在服装行业讨饭吃,但是却不在一个厂里,刘叔林好胜心强,在毛衫厂自学了设计工艺,自从知道机修工的工资高之后,就在设法进机修车间做学徒。
  
      只是可惜僧多粥少,详尽机修车间的人何止他一个。
  
      “刘叔林,你手怎么那么快呢!我这一上午还没你一半工。”
  
      8月的天气暴热。
  
      复合板搭建起来的厂房里,几乎没有什么隔热措施,如果不是那两台老旧的空调一直在转的话,室内温度恐怕早就已经到了38、9度。
  
      嗡嗡的手动横机声彼此起伏,虽然不至于满头大汗,但是人却有些躁动。
  
      在靠窗的角落里,一个身高一百七十八左右,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棉背心,背后已经湿透,露出结实的胸腹。
  
      只见他手上的动作异常地快,而且出错率显然要比周围的工友低,车间内的横机工近乎都是20左右甚至是十八十九的年轻人,而且女孩子占了大部分,以他这样的年龄呆在厂房里拉横机,刘叔林也算是一个异类。
  
      老刘家兄弟三个,就算刘叔林长得最魁梧,老三叔平甚至刚过一百六的身高,老大也不过一百七左右,而且两人都偏瘦弱,只有老二从初中毕业就在泥浆里讨生活,打熬出一块好身板。
  
      不同于老大和老三,刘叔林的性格偏向于内敛,平日里话不多,性子也温和,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幅应该算得上帅气和善的模样里面却藏匿着一座火山,火爆的脾气令人也很头疼。
  
      说话的是一个20左右的年轻女孩子,身形高挑,站在刘叔林身边都不显低。
  
      徐文娟进厂刚满一年,刘叔林比她进来其实还要晚几个月,不过从他一进来开始,徐文娟就注意到了。
  
      年轻的女孩子没结婚,喜欢看长得帅气的男孩子也不奇怪,以徐文娟的身高和模样,一般的男孩子她甚至都没考虑过,而且她也有高中文化,自然眼光就高了那么一点。
  
      在老家潞城,21岁的大姑娘连个对象都没有自然是个大问题,徐文娟虽然口里说得不急,但是眼见着自己身边的一个个都有了伴,心里自然也有些急躁。
  
      刘书林长得是没的说,这么久相处下来,也看得出为人很实在,其他的工友下班后总要去外面逛逛街,溜溜冰什么的,只有他一个人留在车间里看设计图,学工艺。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同样不怎么喜欢热闹的徐文娟却注意了很久,她知道这个男孩子似乎跟别人很不一样,心里渐渐地也就滋生了一些好感,时间一长,好感自然就变成了眷恋。
  
      放佛一天不见心里就空荡荡的缺了些什么,但是刘叔林的年纪显然比身边的人要大几岁,按理说这个年纪肯定是结了婚的,徐文娟跟刘叔林并不熟,自然有些忐忑。
  
      万一对方真的结过婚了,那就没她什么事了。
  
      “你也不算慢了!”
  
      说完这一句刘叔林头也没抬起来,继续盯着眼前的织针,仍旧不停地摆动手臂。
  
      徐文娟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样子跟个怨妇其实也没多大区别,只是刘叔林不曾看见而已。
  
      但是在两人对面不过隔着一排横机的地方,徐石龙却有些吃味,他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徐文娟看上了那个刘叔林。
  
      要说熟悉,徐石龙跟徐文娟肯定更熟,当初两人一起进的厂,平时也没少交流,最重要的是两人都是从潞城来的,一个镇上甚至一个村里的老乡。
  
      离得近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徐文娟从小就长得好看,性子又好,在老家说媒的都踏破了门槛,徐石龙又是差不多大的,自然也看在眼里喜欢在心里,只不过可能是一个村太近了的缘故,徐文娟对他却是半点喜欢的感觉都没有,更多的只是一种“乡”情。
  
      原本徐石龙徐文娟一起五六个老乡进了这间厂,其余几个人要不就是有了对象要不就是徐文娟看不上的,徐石龙也就动了心思有些窃喜,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他的长相也不差,身高也够了,而且还有这层关系在里面,日久天长,徐文娟就是磨也给磨出感情来。
  
      但是好景不长,不到几个月,自从刘叔林进厂后,徐文娟的目光似乎就压根没有离开过他身上,一直关注的徐石龙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徐文娟动了心。
  
      “文娟,晚上我们出去吃饭然后玩玩吧!”
  
      这天正好是周五,接下来两天是8月份唯一一个双休日,不要说徐石龙,就是满车间里除了刘树林以外,恐怕都盼着早点下班出去疯。
  
      如果是往常,徐文娟肯定也不会推辞,毕竟徐石龙一嗓子喊过来,车间里的工友尤其是一个宿舍的都听得见,大家肯定会一起出去玩玩,但是徐文娟眼角的余光扫了头都不曾抬起来的刘叔林,心里一动,竟然鬼使神差地没答应。
  
      “你们去吧,我还是好好休息一下,这几天累死了!”
  
      徐石龙一听这话心里那叫一个气啊,周围的人自然也看出点门道,都知道徐石龙在追求徐文娟,顿时就起哄造势,徐文娟却像是咬定了不出去,众人也没辙。
  
      但是徐石龙知道,徐文娟不出去完全就是因为刘叔林,手中啪地一声,把刚刚织了一半的毛衫毛片一把扯了下来就气哄哄地走了出去。
  
      徐文娟也知道徐石龙生气了,但是她一咬牙却没有动,不过脸上却多了几分红润的颜色,旁边的工友见两人不欢而散也就不再起哄,顿时整个车间便只剩下横机摆动的嗡嗡声。
  
      5点半下班后。
  
      刘叔林仍旧跟往常一样,匆匆吃完饭后,又原路返回车间。
  
      自从进入毛衫行业后,他花了别人两倍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学习拉横机之外的工艺和设计,甚至机修都自学过一些。
  
      老刘家的生活条件并不好,刘叔林结过婚,也离过婚,比大部分这个年龄段的人都稳重,不说别的,老刘家那一栋新楼就是他一砖一瓦挣回来的。
  
      老三叔平出来的时间比较晚,也就这两年能给家里一些补贴。
  
      刚一走近车间,刘叔林还没有推开门,眼前就一黑,随即一个人影就已经撞进了自己怀里,一股子幽香吸入鼻中,经过人事的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味道。
  
      立马一把推开怀中的人影,低头一看,正是徐文娟,只见她脸色通红,没等刘叔林说话就扭头跑了出去。
  
      徐文娟对自己有意思,刘叔林是知道的,但是经历过一次失败的相亲婚姻,而且还有了女儿,他不敢再轻易去涉足,即使老刘夫妻已经三番二次叮嘱了这件事情。
  
      “嗯?”
  
      走进车间后,刘叔林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放毛料的台子上竟然多了一个白瓷盘子,揭开一看,才发现是堆得满满的果盘,心里一动,就想起了刚才的情形。
  
      “徐文娟--”
  
      嘴里轻轻念叨了一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