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四十三章 大方姐夫

第四十三章 大方姐夫

    ps:看《乡村首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刘叔平住的地方并不远,从飞扬服饰开车过去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平时刘叔林都是走过去的。

    但是自从刘叔平跟胥容订了婚之后,刘叔林就去的少了,毕竟不好总去打扰老三跟弟媳妇,人家两口本来就忙都忙不过来。

    刘叔平和胥容依然住在一间租住的不到10个平方的出租屋里,而且还是二楼,胥容已经怀孕将近8个月,10月份就要生产了,他也打算下个月就把胥容送到医院里去一个月,直到孩子生下来。

    整个上半年胥容其实在怀孕5个月后就没有上过班,靠他一个人的工资肯定是不行的,只是幸好在来之前大姐爱平偷偷塞给他5000千块钱,那5000千块钱他一直存在折子里没动过,就等胥容住院用。

    尽管日子过得有些拮据,但是胥容并没有怨言,上次苏北老家之行,老刘家给足了胥容这个未来儿媳妇面子,胥容虽然没有嘴里出来,但是心里仍然很感激。

    对于刘爱平这个未来的大姑子,胥容打心眼里就很喜欢,在离开家之前,大姐给了叔平5000千块钱她是知道的,也念在心里。

    后来随着刘叔平慢慢跟她讲了大姐家的情况,她才知道老张家竟然还有这么“传奇”的经历。

    尤其是刘叔平到村里传言姐夫家挣了不下50万的时候,即使是胥容再镇定都未免有些震惊。

    这次去苏北胥容家里上门定亲的时候,大姐夫一个人就给了叔平这个舅子三万多块,加上大姐给的5000已经快4万块钱了。

    “叔平,过来帮把手把衣服晾起来。”

    难得放一次假,胥容大着肚子现在有些行动不便,刘叔平早上起来拾掇了一早上,把家里的被单衣服都搜罗出来一股脑地泡进肥皂水里。

    大件的衣物他自己都洗好,一些简单的衣物胥容坐在软凳上还是能洗干净的,只不过起身比较麻烦。

    平日里放假的时候他也会半搀扶着把胥容扶到下面的院子里走走,一天到晚窝在屋子里并不好,但是上班的时间太忙,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整天陪在家里,所以刘叔平还是想早些把胥容送到医院里。

    两人租住的屋子是一栋并排有七八间的排楼,一共三层高,下面是一个院子,是院子其实除了两侧前面并没有院墙,正前方不到十米就是马路,下面都是理发店早餐铺的门面。

    他们住的这一间是二楼靠近最边上的房间,大最多不过十来平的样子,虽然有些拥挤,但是两个人还是可以将就着过的。

    而且在老家,大姐爱平已经跟老刘过了,年底老幺结婚的新房子她也不会吝啬,娘家人没钱她这个做女儿的给弟弟起一栋房子的能力还是有的。

    尽管是自家姐姐,但是刘叔平愣是没给答应,胥容也不好些什么,但是不管如何,自家有这么一个大姐,那比不管用的一百个都强。

    晾好衣服,刘叔平拾掇了一下屋子里,正打算出去倒垃圾,楼下刘叔林的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叔平!刘叔平!”

    “叔平,听声音像是你二哥,你快出去看看!”

    胥容比刘叔平反应还要快,刘树林有一段时间没来了,老刘家的几个兄弟姐妹里,她见过的就只有二哥叔林和大姐爱平,对老刘家的这个二哥印象也是蛮好的。

    刘叔平跑出去趴在栏槛上往院子了看了看,还真是二哥叔林,只不过这车是谁的。

    “二哥,你上来吧!”

    兄弟俩也不用客套,见是刘叔林他招呼了一嗓子就转身回去了,刘叔林见老三在屋里,就下了车,随即张文林停好车几人也下了车。

    猛地见到一群人走进屋子,刘叔平的震惊可想而知。

    “大姐夫,你怎么来上海了?”

    “哈哈哈,晨子你怎么跑来了,你妈来了吗?”

    “大姐夫,二哥!”

    “舅妈!”

    胥容如今听到张晨叫她舅妈也不脸红了。

    “这位是?”

    刘叔平和胥容猛地看见徐文娟这么一个高得吓人的女孩子都是一楞,这是徐文娟第一次见刘叔林的家人,原本就有些不自在,被这么一问顿时就有些脸红了。

    “我是-”

    “她是未来二舅妈!”

    “哈哈哈哈!”

    张文林听到儿子的话不由得大声笑了出来,这一路来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叫做徐文娟的女孩子喜欢二舅子不假,二舅子叔林也不反感对方,但是两人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被儿子这么一捣弄,两人从现在才算是真的看对眼表明心迹了。

    这一路来张晨时不时就拿徐文娟打趣,弄得刘叔林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以前他倒是从来没有发现自己这子竟然还有做红娘的天赋。

    徐文娟穿着平底的凉鞋站在张文林身边,甚至还要高出那么一,至少有一米七五的样子,除了刘叔林还真没人比她高,胥容本来就比刚刚勉强算得上165的刘叔平还要高一,这已经算得上是高了,但是站在徐文娟一起,那就明显看得出来矮上一头。

    “二嫂,你长得也太高了!”

    胥容见大姐夫笑得厉害就大致猜到了些,竟然也跟张晨似得,不轻不重地叫了徐文娟句“二嫂”,这一下子不仅仅是张晨笑了,就连徐文娟自己都索性放开了笑了起来。

    “可别这么叫,他还没答应要不要我!”

    徐文娟竟然一改之前羞涩的样子了一句,就连刘叔林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二舅舅,你到底要不要啊,二舅妈都得这么明白了。”

    “我你一个学生是从哪里学的,心我回去告诉你妈,不剥你一层皮。”

    哈哈哈!

    屋子里的几人顿时都笑了起来。

    “胥容都9个月了吧,叔平你怎么还不把她送到医院里去。”

    张文林瞅了一眼胥容的肚子这才想起来问道。

    “我打算下个礼拜送她去,医院里下个月可以破腹产。”

    到正事,张文林也不含糊,毕竟是自己家里的亲兄弟,老张家就他一个独生子,张晨他爷爷奶奶时候就走了,如今除了老刘家的这群兄弟姐妹,张文林也没什么兄弟姐妹,自然是比同胞的还要亲近。

    “这样吧,我和晨子今天住一晚明天可能就要回去了,下午我们一起去吃顿饭,你们现在把要带去的东西收拾一下,吃完饭回来我送胥容去医院,快生产了,不要糊涂省那钱,这次来上海你大姐专门叫我来看看你们。”

    完就从包里翻出一张银行卡来,并没有交给刘叔平,而是给了胥容。

    “这张卡里有五万块钱,密码是叔平生日最后六位,马上孩子出生用得上,这是你大姐和大姐夫给你和孩子用的钱,不用听叔平的,胥容你接着,不够用了年底回家再找你大姐要。”

    不等叔平拒绝,张文林就塞到了胥容手里,五万块钱在他看来也只是很的一个数字,都是家里的兄弟,给多了反而起副作用,但是给几万块钱给弟媳妇和孩子用那是应该的。

    “嗯,谢谢姐夫!”

    一边上,徐文娟看到张文林如此大方也是有些诧异,在她遇到的这么多人里面,不要是姐夫,就是亲兄弟都很少能做到这一。

    五万块钱着实不是一个数字,即使是飞扬机修车间的师傅,一年省吃俭用下来也只能余下万块钱,五万块钱,自己拉横机要好几年才能攒的下来,即使有也不可能生个孩子就都花掉。

    但是随即一想到刚在的那辆车,徐文娟心里又平复了许多,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很多差别的。

    即使是刘叔林,家里有个这么有钱的姐夫,平时谁又看得出来呢,徐文娟甚至想到如果今天是自己怀孕,恐怕他这位大姐夫同样不会吝啬,想到这里,就是她自己都不由得有些脸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