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四十八章 找校长买地

第四十八章 找校长买地

readx();    坝头乡初中。

    快一个月的生活,张晨彻底回归了朝六晚五的生活,初一的新生爱学习?那必须是不会的。96年初三毕业班在参加中考之前还有预选考试,所以几乎除了一早就打算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的学生外,几乎所以想考高中和中专的学生都很拼。

    坝头初中有一项即使是张晨都很有些不习惯,但是却很有效的早操规定。

    每天早上不到6点半,确切地说是在六点整的时候,起床铃就会没命似的使劲儿敲,大有不把人叫醒决不罢休的气势。

    而后在三十分钟内,全校所有的学生都必须穿戴洗刷完毕到铺满黑灰色煤渣的操场上列队集合,接下来广播里就会万年不变地响起一句荡气回肠的号召。

    “现在开始做第七套广播体操--时代在召唤--”

    听到这里,张晨就会不由自主地往队列的最前方看过去,因为每每那里,都会站着一个身长体瘦的美少女,虽然并未长开,但是已经有了较好身形的模样。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这套已经跳了几年的广播体操就会结束,转而换成张晨印象里足足跳了整个中学生涯的第八套广播体操。

    为了特意照顾一年级的新生,学校将一年级所有的班级都放在了队伍的最前列,高年级的学生往后排,一年复一年。

    张晨因为大多数时间都会被于飞凤要求站在第一位,所以倒是饱足了眼福。

    作为班长兼学习委员,张晨的任务除了做好起床的榜样之外,跳操几乎大半的时间都是在于飞凤的眼皮底下完成的,所以如果要举行跳操比赛的话,一个月下来,张晨即使拿不到第一,恐怕第二也不成问题。

    住校生空余的时间那绝对是大把大把的,而且张晨放在学习上的时间,不说是全班倒数恐怕也排不上上等。

    尽管一开始就被于飞凤任命担任班长和学习委员,但是他的表现着实不太令人满意,尤其是在唐舒和朱永飞眼里,那肯定是名不副实,即使是于飞凤对张晨的不良表现也略有所闻,但是碍于早先已经跟张晨约定好不要过分干涉他的做法,一切看成绩,于飞凤也只能耐心等待。

    但是这样一来,于飞凤肚子里可是憋着一团火的,只要考试成绩稍不理想,恐怕张晨就要引火烧身了。

    并非好成绩的学生都会让人爱,当然也不是成绩不好的学生都会让人厌,但是在学校,好坏的标准总是那么鲜明直接和独一无二,所以尽管张晨知道自己已经让某些人不喜,但是仍旧没有改变,因为他最近看上了一块地。

    96年的乡中在坝头乡也算是一个人口密集的中心地区了,不仅如此,而且由于之前的乡中位置极佳,所以乡政府跟乡中之间的这一段距离就成了坝头乡最繁华的三条街之一。

    张晨自从开学这一个月以来就一直在酝酿着自己的投资计划,要说在乡中附近投资什么最挣钱,那无疑是游戏厅、网吧和零食店了,但是这几样,无论是零食店还是游戏厅和网吧,不是有心无力就是有条件没打算。

    游戏厅不用说,在96年前后是最为红火的年代,从乡里那一家又破又小的游戏厅就看得出来,这东西绝对是捞钱机器,尤其是对学生而言,那简直就是自动存款机,而且还是不记名存款。

    不过这东西一般人玩不转,张晨就更不用提了,没钱没关系,想都不要想,再加上等到98年前后网吧开始迅速占领市场,慢慢地街机也会被淘汰,这东西生存周期太短了,成本也不小。

    网吧就不提了,这东西张晨一贯不怎么喜欢,即使挣钱也不会靠这个东西去敛财,至于零食店-------

    单纯地不想做,就是这么任性。

    在乡中的院子里,有一栋并排8间两层高的小楼,这栋楼之所以空置,并不是因为是危房或者什么原因,恰恰相反,这是一栋还没有完工的新楼,但是这个时间有点长,建了两年,仍然留在这里。

    如果张晨不出现的话,这栋楼在新世纪之初随着乡中搬迁到乡郊的新址后就会被拆除,但是现在张晨已经看上了这栋没建好的半新半旧的楼房。

    由于乡中是背靠坝头乡的主干道,但是校门是反向开的,一堵两米多高的墙把乡中和乡大街隔开,只有一扇小门出入,这扇小门事实上还是学校的学生砸开的,后来学校见实在是堵不住这才开了扇只够一人出入的校门,连自行车都无法进入,如此娇小玲珑的小门,全校师生也都是醉了。

    但是就在两年前,墙对面的土地户主,竟然起了一栋楼房,正好把这扇门给堵住了,乡中的墙也并不是刚好在街上,事实上翻过墙跟公路之间还有近十几二十米的一块地,以前乡中没盖之前这一片除了乡政府就是耕地。

    也正是因为这是一个三岔口,乡中正好就坐落在岔口上,两侧的墙外就是分叉出去的路,后墙正对着主路,当初只有一条路,后来随着乡里的人家慢慢沿着学校扩建,这才形成了三岔口,也形成后来了坝头乡最繁华的三条街。

    不过此时,这三条路除了后面那条主干道是柏油路,其余的岔路都是黄土飞扬。

    说来也怪,乡中后面的那块地原本乡中没盖的时候的确是一块菜地,后来踩出两条岔路后,这块菜地才成了全坝头乡位置最佳的地皮,菜地户主在这块地上盖楼也无可厚非,这是人家自己的地皮。

    但是随着乡中师生的意见越来越大,那楼愣是没盖成,但是学校和户主都不妥协,最后只得乡里出面调解,让学校出了一笔钱把地买下来,盖的房子学校和乡里财政通过土地和资金进行补贴赔偿,原本三层的楼也只盖了两层毛坯房,就搁那里放着,几年下来,除了对连着校后墙小门的那一间被学生打穿过路以外,其余的地方都长了草。

    这栋楼本就是按照店面的楼型盖的,而且还是没完工的粗毛坯,学校买来除了地皮也没什么用,拆还要浪费工钱,继续盖也花费甚大还没啥用处,总不可能让学校老师去开店吧,所以竟然就这么闲置了下来。

    张晨盯上的,正是这栋两层高的8间毛坯房,别人不知道但他可是很清楚的,再过几年,这块地可就老值钱了。

    虽然坝头乡经济条件并不好,但是这市集终归还是有的,不仅有,而且还比较发达,要知道整个坝头乡就这么一个商业点,所有的交易市场集中在一两条街上,不发达都不行,当然这个发达就目前而言还仅仅是人流而已,购买力并不高。

    三岔口本身只是学区,这个时候还没这一说法,只是随着近两年,乡政府新修,乡中心小学搬迁到三岔口的左侧,农村信用社、供电局纷纷在三岔口对面办了营业点,这才成为坝头中心区。

    二十年后,这里就能够看到坝头镇而不是坝头乡的新区,但是在张晨眼中,这一幕兴许根本就不需要二十年之久。

    在乡中校长办公室里,校长许贵友看着突然敲门而入的张晨还是很吃惊的,毕竟校长在一个学生眼中还是比较“可怕”的,但是显然这个刚进来的学生不属此类。

    “许老师好!”

    没有叫校长。

    面带笑意地看了张晨一眼。

    许贵友放下手里的钢笔,学生来访,校长也是应该接待的,只是他不确定这个学生是不是自己所带班级的,要知道,坝头乡中的师资力量并不雄厚,作为校长的许贵友还亲自带着两个班的课。

    “小家伙你是哪个班的?”

    作为校长,许贵友还是有些气魄的,虽然跟城里的学校校长相比也还是土得不行,张晨印象中并不认识许贵友,不过见他一副农民中的老学究的模样就看得出这个许校长恐怕不难相处。

    “许老师,我是101班的,我叫张晨,我想跟您谈点生意。”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说得就是张晨现在的样子。

    许贵友听得一愣,乍一听张晨的名字他就知道了张晨是谁,当然也仅限于知道小升初第一名的成绩,接下来张晨的那句话倒是把他听得一愣。

    “呵呵!我知道你,小升初考了第一名,不过你说你要找我谈生意?这还是个新鲜事,你说说看怎么个谈法,呵呵呵。”

    许贵友一开始以为张晨是拿了个什么噱头有其他事情,毕竟初中生嘛,还是初一的学生,虽然考了第一名但是成熟不成熟跟考多少分的关系也不见得大,做校长这么多年他什么学生没见过。

    但是接下来张晨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吓了他一跳。

    “许老师,我前几天看到学校后面有一栋还没完工的楼房,想把它租下来或者买下来,我昨天打听到这楼是学校的,所以我就来找您了。”

    “你是说后墙那栋房子?你一个初中生租房子做什么?你家里知不知道?是你家长让你问的还是你小子瞎闹?”

    许贵友接二连三地问了好几个问题。

    张晨也是一愣一愣的,他啥结果都预料了就是没料到许贵友会是这个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