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馆 > 乡村首富 > 第四十九章 信老子不信儿子

第四十九章 信老子不信儿子



    ps:看《乡村首富》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你是说这是你自己的主意,你父母不知道?”

    校长办公室里。

    许贵友面带愠色地看着镇定地站在办公桌前面的初中生,眼里脸上满是戏谑之色。

    任教这么多年,许贵友何时看到过这样一个初中学生,竟然光明正大地跟校长谈生意。

    打头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学生是搞什么噱头要跟自己来事,学生打小报告打到校长面前的虽然少,但是也不是没有,乡下的初中可没有那么多规矩,许贵友也是坝头乡里的本地人,谁不认识谁啊。

    除了知道张晨小升初考了全县第一,许贵友还知道张晨的老子就是张文林,老张家修了条路不认识都不行,满大街的人你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愿意花钱给乡里给村里修路的。

    所以说啊,这人还是得做些好事才能扬名,恶名那是被流言吹出来的,好名声才叫舒坦。

    不为别的,就为了老张家的好名声不被这小子败坏了,许贵友都要发一通火,但是他又想错了,自己骂归骂,但是这小子愣是没哭没闹没别扭,还真的说出了个子丑寅卯出来。

    租房子?他看张晨这小王八犊子跟他爹张文林就一个模样,见不得便宜就要占,这块地皮的价值学校难道不知道,学校又不是睁眼瞎,还真当学校是冤大头了。

    但是他又不得不在心里暗自惊讶张晨这小子的心眼,张文林能发财看来也不是碰运气,虎父无犬子啊,看人这儿子就知道,张晨可是把话说到了许贵友的心坎里了。

    这地学校是买回来了,不仅仅买回来了,还是光明正大地闹,闹完了也就弄得人尽皆知了,这还不说,最后还是让乡里出面调解了事,现在整个坝头乡谁不知道乡中“被迫”买回了一块地。

    但是又有多少人现在就看得出来这块地价值非凡,许贵友早年做过生意,他看得出这块地将来一定会升值,但是他敢用学校的名义用吗?

    这个问题是张晨问的,不用说,答案张晨也分析得让许贵友没了丝毫火气。

    这地学校买了但是他许贵友甚至是乡中的任何一个校长都不会不能甚至不敢用。

    为什么?

    很简单。

    乡中要是敢用这块地做生意,恐怕第二天这地的原主就会闹上门来,不仅如此,乡中的名声估计离臭气熏天也不会太远了,学校师生可以因为这栋楼闹,但是闹归闹,那是学校师生的问题,一旦学校闹完了把人家地拿回来做生意了,那恐怕全乡上下谁都会认为这是学校在变着法儿侵占土地。

    这么一个烫手山芋,许贵友心里要是一点都不急那就出了鬼了。

    “许老师,这事儿我爸真不知道,就是我在那里瞎琢磨的,这地我买回来也不干其他的,就是继续盖,把楼盖好,到底干啥还没想好,但是您放心,这事儿我一准儿能办好,要是您不放心,搁那儿不还有我爸呢!”

    瞎捉摸的?

    信你才怪了!

    见识了张晨的滑头劲儿,许贵友自然不会再相信他,这小子算是把他老子张文林那生意头脑学了个十成十了,就是无利不早起。

    但是这事儿吧,许贵友搁心里一想也是那么回事,这地皮你用不得他用不得学校用不得,就是政府恐怕都不敢沾,除非将来学校搬迁。

    说到这里张晨其实刚才就怀疑了,如果不是自己出现了,后来乡中搬迁到镇郊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么回事,毕竟全坝头最好的一块地儿放那里谁都不敢用,这种浪费就远不是可耻那么简单了,简直就该批判判刑坐电椅—等等各种没节操的都用上。

    不过就在许贵友突然意识到张晨不是在开玩笑的时候,脑子里很意外地就想到了张晨背后的那人,也就是他老子张文林。

    不错,这地别人不敢用,乡中不敢用,乡政府也不敢用,但是他敢说,全乡恐怕就一个人能用。

    至于敢不敢他已经不考虑了,没见人家儿子已经站在这里要买地吗。

    这人自然就是张文林!

    这地只有老张家能用,而且时间刚刚好,早几个月都不行。

    老张家之所以能用正是因为张坝公路,为什么这么说,第一点,张坝公路给老张家带来了两个优势,一是让全乡人都要感谢他老张家修了一条可以说即使是放在全县甚至整个宜安市,那都是数得上号的乡级村用公路;其次就是让全乡人都意识到老张家有足够的财力。

    自从承包白湖湾之后的一年里,你看看,张文林先是花了五六十万给乡里修了路,后买了价值四五十万的奥迪车,最近,乡里又到处都在传坝头张家盖别墅的事情。

    这前前后后往少里算,拢共加起来都不下一百三四十万,要说头一次他张文林承包白湖湾挣了钱,那不假,但是如果说是挣了百多万,别说张文林自己,就是全乡人都不相信。

    早就有好事的算过账了,即使张文林头一年占了便宜但是能挣个六七十万就算是顶天了,老张家修路就花了那么多,所以终归来讲人家没占乡里半毛钱便宜,至于老张家到底突然多了这么大的一个家业,说法比较多,一个是炒股挣的钱,一个是挖到了宝贝。

    但是无论哪一个,坝头张家终究是有钱的,不说第一,但是他张文林说第二乡里肯定没人敢说比他多。

    最近乡里又在传坝头张文林要搞事,到底是搞什么事外人也不清不楚,但是白鹤村里的人晓得啊。

    张文林这个村支书合格不?合格,为什么合格,人家修了路不算,前一阵子已经说了,年底10月份开始,老张家会再捐一笔钱,这钱用来干什么?

    还是修路!

    这一来,整个白鹤村都沸腾了,连带着周边的几个村子都眼红,人家搞事那也是好事,你能你也整一个,要是有这么个村支书,他就是天天搞事那也行啊。

    这第二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原来那户人家把地卖给学校后,乡里给他的土地补贴,也就是新划的宅基地,正好就坐落在新修的张坝公路头上,当初张文林修路的时候还在他家租用过灶火。

    这条张坝公路一休,他自然是得益者,如果是其他人从乡中买了那块地极有可能他会闹腾,但是如果做这事的是老张家,那还真不一定。

    所以,这地到底卖还是不卖?在许贵友看来竟然成了一桩难事。

    如果是张文林在当面,或许他会立马松口,谈好价钱就卖,但是现在却是张文林的儿子,这一父一子可是相差甚远的,老张家的家产可还掌握在老子手里,一个初中生买地,钱够吗?

    他这边表情刚露出来张晨就看到了,一见许贵友竟然要崩盘,张晨也急了。

    “许老师,这事我真不骗您,您要是不相信,我让我爸跟您说,您看这样行吗?”

    “这样吧,张晨,如果是你爸亲自跟我谈,那我就代表学校跟你爸谈。”

    一听这话张晨就明白了许贵友的意思,说啥不就是不相信自己一个初中生嘛,二话不说,他立马离开办公室往乡中外面唯一能够打电话的小杂货店奔去。

    张文林最近也比较忙,应该说是很忙。

    自从乡里张坝公路一收工,从沪城回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停歇过,自家那小子离了家倒是清静不少,就是刘爱平念叨得紧。

    股市那边老张家千多万的资金一进去,徐朝阳就答应亲自跟张文林联系操作,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临近十月,股市果然如同当初儿子张晨判断的一样犹如神来之笔陡然直升了上去,涨幅甚至比上个季度还要大。

    千多万的家产也早就翻了数倍了,要是如今来算的话,老张家搞不好真的是土豪了,几千万的资产放在二十年后少说那也是十几倍的乘数量。

    最关键的是现在有钱人少,不像后来那么多,遍地都是土豪,96年,不要说千万,就是满县城找,你都找不出几个百万富翁来,张文林自然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如今老张家的房子第二层也封顶晾晒了一段时间,四周的院墙除了进出的朝向都已经围起来了,移栽过来的树也成活了,当然工地上还是一团糟,最后一层几天前就开始动工了。

    由于是乡村别墅的房型,所以虽然占地面积跟个城堡似的比较大,但是第三层还是装饰性大于实用性,只有少数的一些阁楼房间是可以用做库房。

    做了这么久的村支书,唯一令张文林有些存在感的就是胡德平终究还是给了他一个准信。

    村村通的问题解决了,但是很可惜资金上面没有,按照胡德平转达的信息,那就是资金自筹,这个自筹的概念可就多了,张文林一度都怀疑是不是乡里截留了,然后要自己出血,但是后来在乡里接到来自宜安市的一个电话后,张文林就再也没了这种想法。

    村村通,必然是要上马的,但是怎么个上发,是大马还是小马,这有待商榷,商榷等结果就是白鹤村先弄起来,出效果了乡里再推广。

    只是这样一来,张文林这个村支书可就真的成透支书记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